90后湖北小伙,放弃欧美机会,来新西兰从零开始,教各族孩子唱中文歌

90后湖北小伙,放弃欧美机会,来新西兰从零开始,教各族孩子唱中文歌

在奥克兰的一个排练场里,一群来自不同族裔和国家的小朋友,投入地齐唱中国歌曲《蒹葭》。而这背后,与一位华人的努力有着很大关系,而他的经历,由很多“意外“的故事组成。

“因为一部剧来到新西兰”

这位合唱团的指挥,是中国合唱指挥家魏昌慕巍,他是奥克兰童声合唱团The Cloud的音乐总监。2019年,他辞去欧洲大学的职位,因为一部剧,来到了新西兰。

起初他在波兰格但斯克大学合唱团做助理指挥,当时他的课题研究是一部清唱剧《弥赛亚》,这部剧在新西兰每个圣诞节都会上演,为了更好地理解这部剧,他便联系到了奥克兰合唱团的音乐总监,受邀飞来了新西兰。

新西兰的自然和人文都深深吸引了他,这里的音乐氛围也很浓厚,排练之后,他被推荐得到了坎特伯雷大学合唱指挥博士的名额。他欣然接受,开始了新西兰的学习和实践,魏昌慕巍自己有两个孩子,他希望在自己的孩子也能加入合唱团,但是考察过程中,他没有找到适合的。“那不如自己成立一个合唱团吧”,他做了这个现在想来都觉得疯狂的决定。奥克兰本身就有好多合唱团,而他又是新移民,从招生到运营,都要亲力亲为,并不容易。

“站在中西的交汇点”

聊起The Cloud童声合唱团和自己的教育理念,魏昌慕巍很有自信。“我常常和家长说,如果你的孩子不喜欢The Cloud,那么可能也不喜欢其他合唱团”。

他观摩过世界各地的多个童声合唱团,摸索出来了一套个性化的教育方法。“欧洲的会用沉浸的文化滋养你,美国会用大量风格考验你,中国很严格很登峰造极,新西兰的人文体验十足”,而他则在其中做一个中和,用多角度的方法来教授专业的合唱音乐知识。

魏昌慕巍的招生方式也很特别,他不会“一面定终身”,一般他会让家长先带孩子来排练场,观察孩子们在游戏中的反应,看他们是否对音乐有兴趣,然后给到孩子一些曲目,让他们回家练习,然后再过来,在热身熟悉后再演唱,之后再让孩子回家,告诉家长自己是否想要继续学。

我不想看到孩子当着我面说不喜欢我,这很伤我的感情”,魏昌慕巍很感性很“任性”。他尊重自己的情绪,也真诚且耐心地对待每个孩子。“合唱团不是让孩子聚在一起唱歌的地方,这是他们通往音乐世界的桥梁,是展示自己的舞台”。对于每个在合唱团唱歌的孩子,他看的不只是眼前的成绩,而是在心中默默为他们计划好未来可以走的路,一年多的时间,他在奥克兰3个区有了9个合唱团,现在有200多位小团员,在2023年9月的新西兰Kids Sing(童声合唱)比赛上,这个成立仅一年多的The Cloud童声合唱团就斩获一金一银两项大奖,魏昌慕巍也被评为最佳指挥。

合唱团的运营并不容易,排练一次,场地费就要几千块,还需要提前很久预订,时间冲突时,还要有很多预备方案。与传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不同,他需要“入世地”去处理很多现实问题,例如合同、费用等。工作状态的魏昌慕巍很专注,“不食人间烟火”,排练日他不吃饭,让自己精神高度集中。比赛当日的曲目是《流浪的小星星圆舞曲》,指挥过程中,看着孩子们眼中的光和投入歌唱的样子,那一刻他突然感动到落泪,“是否获奖已经不再重要,我知道孩子们真正享受音乐”。

阴差阳错去了波兰读书

魏昌慕巍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的父亲,是他的第一位钢琴启蒙老师。父亲是个“虎父”,对他很严格,现在提起来他还心有余悸。在父亲的严苛教导下,他的钢琴水平提升很快,但是“不太能体会到音乐的乐趣”。

“还有一点,是我英文不好,那不如去个不说英文的国家,从零开始。”因为波兰是肖邦的故乡,魏昌慕巍对这个国家很有感情。恰好当时波兰但斯克音乐学院来中国招生,他便去考,因为时任学院副院长Marcin Tomczak教授个人是指挥出身,便多加了几项,来测试考生的指挥能力。

魏昌慕巍乐理、音准都很好,Marcin Tomczak直接邀请他就读合唱指挥专业,当时一心想学钢琴的他,没有太放在心上,就直接回了家。到家后他很难过,告诉父亲“钢琴我没考上,但是评委让我学指挥”。他以为父亲会因此失望生气,没想到父亲很是激动,让他快答应,因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心想要成为钢琴家的他,“意外”进入了合唱指挥的大门,成了波兰但斯克音乐学院合唱指挥系第一批中国学生。当时他的英语成绩很差,自嘲“不知道英文有多少个字母”,但是却为了更好地听课,从零开始学了波兰语,现在能够讲一口流利的波兰语。

为家庭放弃难得机会

在波兰的学习,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学院里的课程很丰富,例如大一时会学版权管理等看似与音乐关系不大的课程,但是当他后来自己做合唱团的时候,才理解学院的良苦用心。合唱指挥像是一个导演,需要懂表演也要懂商务,更要做很多沟通、合同相关的工作,拥有全面的知识积累非常重要。

作为专业里的第一批中国学生,他也很争气,成绩出类拔萃,很受老师青睐。本科毕业后,教授给他留了硕士名额,鼓励他继续在此深造。没想到第二次“意外”出现了,当时他回国探望女友,很快女友怀孕,他直接拒绝了这个很多人求之不得的机会。

为世界小朋友种下音乐的种子

虽然拒绝了欧洲的硕士,但是他心中一直燃着一团火,希望再次深造,实现自我的突破。儿子出生后,他和妻子做了个勇敢的决定:重新学英文,考美国的硕士!当年最怕的英文,这次避不开了。

他开始死磕英文,学了大半年之后通过了托福考试,他带着六个月的儿子和妻子奔赴美国赶考。北卡大学的硕士考试有三轮,第一轮通过后,评委会给他三个作品,让他第二天直接现场指挥几十个人的乐团,在这期间根本没时间排练和准备,这很考察综合能力。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顺利通过,进入了第三轮面试,最后顺利入选。

本以为这样就能放下心,舒服地读书学习了,没想到课上受到了“意外的打击”。在做合唱团助理指挥的第一次排练时,教授让他直接去指挥60人的合唱团唱45分钟的歌曲,对于指挥来说40人是一个分水岭,人数不同指挥方式会有很大差异,这么多人的团,他之前很少接触。他硬着头皮上了台,但是每做一个动作都会被老师打断,好像连呼吸都是错的,“五分钟像是一年一样漫长”,感觉糟糕透了。

“60个人等着你排练,你必须记住所有歌词,知道每个声部,走在每个人前面”,教授让他直接“滚蛋”。

这给了他当头一棒,在欧洲读书时老师非常耐心,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一对一给他讲解,而在美国,压力倍增,他成了“吊车尾”。委屈和难过交织,他无奈地下台,请求老师给他机会观摩。就这样,他在门口看了一个学期,每次课后都会回家练习,为了看清楚自己的动作,他架起了摄像机,拍摄下自己的样子,从局外人的角度观察自己。“人有时候需要被打醒”,经过了一个学期的高强度练习,到了研究生第二年的时候,厚积薄发,他感觉自己“无所畏惧,每次下课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每次上完课都觉得自己提升很多”。

而后他顺利毕业,也坚定了自己要走的路——做职业音乐家,继续做合唱团指挥,因为“自己很热爱,也在这件事上花费了时间与精力,不做真的浪费”。

“我想让中文歌被世界听到”

魏昌慕巍很喜欢在新西兰的生活,工作室的柜子上挂着妻子在新西兰喝第一杯咖啡的画像,手臂上也纹着毛利纹身,孩子进入了本地学校就读。他的学生里,除了华人移民的孩子,也有欧裔、毛利族裔、意大利裔等不同国家、族裔的小孩。

魏昌慕巍也会选择中文歌曲给他们排练,小朋友们因此有了学中文的兴趣。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首来自中国最早诗歌总集《诗经》里的乐曲,在南半球被不同肤色的孩童吟唱。很多学生家长和业界同行,都对The Cloud 童声合唱团赞赏有加,特别是当他们看到中文曲目演出时,都连声夸赞。

“魏老师,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很多本地老师和家长这样说,作为一个从小浸润在中国文化体系里多年的音乐家,他有着独特的东方审美,又有一双敏锐的耳朵,可以发现能够让不同文化观众民产生共鸣的曲子,将它带给世界。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他致力于将合唱作为一个桥梁,连接东西,也引导小朋友进入更宏大的音乐世界。“中国有很多优秀的曲目,而且中国也有世界顶级的童声合唱团,为什么一定要唱德语、意大利语、法语等呢,现在的中国音乐很现代,是与世界接轨的,但是还没有被太多人听到”。

文化和谐交融,这个词在歌声中变得具象。魏昌慕巍也在孩子们的成长中,疗愈了当年那个东亚虎父身边学琴的小男孩,用音乐,创造着喜悦,成就着自我。如今在新西兰的他,实现着当初的愿望,二十几年的学习经历,流动在他挥动的双臂间,挥洒向世界的角落里,在小朋友的心中种下对音乐的兴趣。

长白云之下,The Cloud童声悠扬,这位华人音乐家,让中文响彻四方。

如果大家想听关于魏老师的更多故事,欢迎添加他的微信(weichangmuwei):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