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移民

在这里我们为您提供最新的移民信息和资讯,帮助您顺利开启新西兰的新生活。无论您是计划移民新西兰的专业人士、留学生,还是希望和家人团聚的移民申请者,我们的内容涵盖移民政策、签证指南、生活成本、就业机会、教育资源等方方面面。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新西兰移民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新西兰移民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华人毕业生有天然优势”!新西兰法律行业急需华裔血液

新西兰法律

“华人毕业生有天然优势”!新西兰法律行业急需华裔血液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法律服务的需求也与日俱增,“律师”这个职业从每个角度而言都越来越受瞩目。 或许不少新西兰家长和学生都在想:这条道路到底适不适合走、好不好走,薪酬和职业发展前景到底如何,以及作为华人,究竟能否在新西兰法律行业里有一席之地呢? 无论你是一名有意进入新西兰法律界,希望当律师或者从事和法律工作相关职业的年轻人,又抑或是已经有一定社会经验,想加强自己的技能的专业人士,接下来的介绍你都不容错过。 01 新西兰法律专业特点 不少朋友可能都会想:在新西兰念法律难不难,含金量到底高不高?实际上,在英联邦国家的法律专业里,新西兰的法律培训其实是有“便捷”和“实用”两大优点。 一般来说,多数英联邦国家的法律系都需要学生念完学士课程,才能进入法学院继续进修。但在新西兰,高中生可以直接考取大学的法律系,一毕业就能考律师证,或者进入其他法律相关的工作岗位,相当便捷。 而“实用性”方面,新西兰的法律体系相较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会更讲求实用性,会在例如谈判沟通、公文写作、口头辩论、逻辑分析等方面给予学生更多教导和锻炼,为实际就业做准备。 换句话说,当新西兰的法律系学生掌握了上面提到的这

By 汪君尊律师
在国外去世后运回新西兰安葬,需要多少钱?

新西兰生活

在国外去世后运回新西兰安葬,需要多少钱?

如果亲人在海外去世,想要将尸体运回新西兰需要多少钱? 这取决于多种因素,但根据新西兰外交部估计,归还遗体最昂贵的国家是美国和中国。 新西兰殡仪馆协会首席执行官Gillian Boyes表示,将遗体运回新西兰的费用不尽相同,影响因素包括遗体的重量、航空费用以及遗体的出发国家。 “最大的成本是航空费用,这是根据棺材的重量计算的。全世界的棺材都不太一样,最重的加上遗体可能高达200到300公斤。”她说。 例如,东欧国家要求使用镀锌棺材,这比普通棺材重得多。死者的体型也会影响成本。 死者的家人必须自己承担将遗体运回家的费用,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在Givealittle上众筹资金。 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 (MFAT) 的数据显示,截至2024年7月,根据遗体运送的出发国,最贵的要30,000纽币的费用。 外交部估计,最昂贵的地方是美国华盛顿和中国北京,费用约为29,000纽币。 从斐济和库克群岛运遗体回新西兰的费用在8,000到15,000纽币之间,而从澳大利亚运送的费用在7,000到12,000纽币之间,具体取决于所在州和葬礼承办方的费用。 从英国运回遗体的费用最多需要9,00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新西兰华人混血姑娘创造历史,收获78万奖金

新西兰人物

新西兰华人混血姑娘创造历史,收获78万奖金

新西兰华人混血姑娘孙璐璐(Lulu Sun)创造了历史,周日(当地时间)在中央球场以6-2、5-7、6-2的比分击败英国选手Emma Raducanu,挺进温布尔登八强。 这场比赛因多种原因而令人难忘。 孙璐璐成为自1983年Chris Lewis在温布尔登男子决赛中登场以来,第一位在温布尔登中央球场进行单打比赛的新西兰人。 她也成为首位进入温布尔登单打8强的新西兰女性。 这场胜利也让她锁定了37.5万英镑(约78万纽币)奖金。 孙璐璐的妈妈和姐姐Phenomena在看台上激动不已。 本届温网总额5000万镑奖金可以说是创下历史之最,就算一轮游也会有奖金分配。 在这场比赛中,孙璐璐面对15000名观众,表现神勇,以6-2、5-7、6-2的比分战胜对手,这是她本届温网的7连胜。 赛后,孙璐璐对新西兰媒体表示,“之前我进入16强时,我是第二位做到这一点的(新西兰)球员,所以进入四分之一决赛,这是重要的一步,也给新西兰球员带来了激励。” 在本周之前,孙璐璐(Lulu Sun)这个名字恐怕很多新西兰人都没听过。但这个23岁的华裔混血女生,多年前在瑞士网球界已是鼎鼎大名了。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各年龄段究竟赚多少钱?“移民工资可能只有新西兰人70%”

新西兰工作

新西兰各年龄段究竟赚多少钱?“移民工资可能只有新西兰人70%”

对比同龄人,你又是否知道自己的收入究竟处于什么水平呢? 新西兰工资中位数——每周1,273纽币可能可以给你一个最直观的衡量标准。但问题是,这个数据囊括了从低收入人士到商界大佬所有人,所以想要准确了解,还需将数据逐一分开来看。 收入随年龄波动 统计新西兰的数据表明,新西兰人的最佳收入年龄段在40岁至49岁。数据显示,45岁至49岁的人群收入最高,平均每周收入为1,733纽币。但好景不长,中年人收入高峰并不会持续太久,50岁以后人群的收入统计数据就会开始下降。 新西兰的收入数据按照15岁到65岁以上的年龄段进行了分类,以显示各个年龄段的平均税前收入。 2023年的数据显示,40~49岁人群收入最高,达到1,688.5纽币。再具体细分至45至49岁群体时,他们的平均每周税前收入是所有群体中的最高水平。 另一方面,15岁至19岁的年轻人收入最低,平均每周收入为544纽币。 年轻人收入逐渐提升 好消息是,收入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20岁至24岁人群的平均每周收入为972纽币,比青少年收入增加了428纽币,是各个年龄段中增幅最大的。整个25岁至29岁人群的平均每周收入为1,13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中国移民买下新西兰火车站,改造后成小镇心脏:“不是为了赚钱”

新西兰人物

中国移民买下新西兰火车站,改造后成小镇心脏:“不是为了赚钱”

记者: Zibby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3月20日本是个平凡的星期三,新西兰南岛Oamaru小镇上的居民,却都盛装出行,为一辆火车的到来而兴奋不已。 1938年的火车RM-31 Railcar第一次来到Oamaru火车站,不少小镇人民身着维多利亚时期的服饰来到现场,与火车合照留念。 在火车站旁的人群中,一个中国家庭非常亮眼,他们在火车站忙里忙外,张罗着为这个小镇盛事做准备,与小镇上的居民打成一片。 这个华人家庭,不是游客,而是Oamaru火车站现在的主人。 去年他们将这座废弃的火车站买下来,重新修葺,老建筑就此活化,成了镇上的活动中心。 为何这个中国家庭会买下新西兰的火车站? 他们又如何去盘活这个废弃的车站? 带着一系列疑问,“发现新西兰”的记者采访了这个中国家庭,听女主人Tina讲述“华人在新西兰百年老车站”的故事。 复古文化爱好者的“新收藏” Tina一家原来住在基督城,做着一些零售生意。 她的丈夫Jared是一个复古迷,喜欢收藏老物件,202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看到了Oamaru火车站在售卖的消息。 Jared看到后非常心动,Oamaru火车站火车

By 发现新西兰
中国女生:“为抢新西兰WHV签证,我被人骗了”

WHV

中国女生:“为抢新西兰WHV签证,我被人骗了”

昨天新西兰的打工度假中国名额开放,很多中国年轻人加入了这场“鏖战”,努力成为那一千分之一。 有人幸运拿到名额开心不已,也有人不幸“落榜”哀叹运气太差,甚至有人因此被骗…… 抢签证太着急,被“代抢”骗钱 一位中国女生一直计划着通过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开启新的旅程。 为了能够顺利拿到名额,她早早办好了护照和Visa卡。 针对中国的打工度假名额在新西兰时间早上10点(北京时间早上6点)开放,为了能够抢得先机,她早上4点多就出门,找了个网速好的网吧等着。 网吧工作人员还特意为她开了个网路好的电竞包间,大家常说抢名额是拼网速,网速更快也就意味着更顺利地进入后台,在注册页面填写个人信息。 等待6点开抢时,她发现网站已经崩溃,自己无论如何都刷新不出来,更别说填写个人信息了。 这时候她在群里看到有人已经拿到名额,心中很是着急。 过了快1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这时候之前加的一个“代付”说有名额。 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需要在拿到名额时支付签证费,很多人没有可以用于国际支付的信用卡,便会找人代付款,这些人有些也会提供“代抢名额”服务。 紧急之中,她只好“急病乱投医”,请这个虽未谋面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工签政策再收紧:这些人将不能担保家人

新西兰移民

新西兰工签政策再收紧:这些人将不能担保家人

新西兰移民局之前一直吹风,说新西兰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都会处于移民收紧的状态。今天,移民局展开了新一波行动。 这些人将不能担保家人 新西兰移民局今日发布公告,从即日(2024年6月26日)起,持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标准职业分类(ANZSCO)等级4和5职位,且没有居留途径的认证雇主工作签证(AEWV)持有者,将不再能够为其伴侣和受抚养子女申请工作、访问或学生签证提供支持。简单来说,就是未满足移民要求,俗称“低技能工签”的朋友们,将不能再担保家人过来了。 伴侣和受抚养子女仍然可以自行申请新西兰签证(如认证雇主工签或学生签证)。移民局表示,政府此举是为了与今年较早前对AEWV计划变更保持一致,将其恢复至和之前基本技能工签类似的设置。消息一出,有网友直言是“晴天霹雳”。 谁能豁免? 根据移民局的公告,以下情况不受新政影响: 1. 已经持有作为伴侣或受抚养子女签证的人; 2. 技能等级为ANZSCO等级4或等级5,但已具有居留途径(例如绿名单、有居留途径的行业协议等)的AEWV持有人; 3. 工资为技术移民类别薪酬要求1.5倍者。 移民局还进一步解释,如果ANZSCO等级4或

By 发现新西兰
90后湖北小伙,放弃欧美机会,来新西兰从零开始,教各族孩子唱中文歌

新西兰人物

90后湖北小伙,放弃欧美机会,来新西兰从零开始,教各族孩子唱中文歌

在奥克兰的一个排练场里,一群来自不同族裔和国家的小朋友,投入地齐唱中国歌曲《蒹葭》。而这背后,与一位华人的努力有着很大关系,而他的经历,由很多“意外“的故事组成。 “因为一部剧来到新西兰” 这位合唱团的指挥,是中国合唱指挥家魏昌慕巍,他是奥克兰童声合唱团The Cloud的音乐总监。2019年,他辞去欧洲大学的职位,因为一部剧,来到了新西兰。 起初他在波兰格但斯克大学合唱团做助理指挥,当时他的课题研究是一部清唱剧《弥赛亚》,这部剧在新西兰每个圣诞节都会上演,为了更好地理解这部剧,他便联系到了奥克兰合唱团的音乐总监,受邀飞来了新西兰。 新西兰的自然和人文都深深吸引了他,这里的音乐氛围也很浓厚,排练之后,他被推荐得到了坎特伯雷大学合唱指挥博士的名额。他欣然接受,开始了新西兰的学习和实践,魏昌慕巍自己有两个孩子,他希望在自己的孩子也能加入合唱团,但是考察过程中,他没有找到适合的。“那不如自己成立一个合唱团吧”,他做了这个现在想来都觉得疯狂的决定。奥克兰本身就有好多合唱团,而他又是新移民,从招生到运营,都要亲力亲为,并不容易。 “站在中西的交汇点” 聊起The Cloud童声合

By 发现新西兰
“谁骗我说新西兰不好找工作!”00后中国女孩分享新西兰打工度假体验

WHV

“谁骗我说新西兰不好找工作!”00后中国女孩分享新西兰打工度假体验

在社交媒体上常常会“新西兰不好找工作”的帖子,但是也有人在入境之前,就找到了“政府部门”的工作,今天“发现新西兰”的记者就采访了这个年纪轻轻却超会找工作的女孩Rita,看她如何逆风而行,赚得第一桶金。 受访人:Rita 图片素材提供:Rita 采访、撰稿:向上 我读了个“天坑专业” Rita是海南海口人,来自一个有“移民基因”的家庭。她的父亲来自湖北,本来有一份国企的工作,但是还是“不安分,想出去闯一闯”,就孤身去了海南。母亲来自重庆的农村,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很有勇气,年轻时去了海南。 两个异乡的年轻人在海口组建了家庭,生儿育女。他们一直鼓励孩子追求想要的自由,这让Rita总是比同龄人更“野”。因为哥哥在上海工作,所以Rita一直对这座城市充满憧憬。读高中时,她抓住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复旦大学在海南岛招收理科的学生读小语种专业,她便去报考,最后顺利拿到了“复旦大学西班牙语专业提前批”的名额。 上了大学后,

By 发现新西兰
30岁上海女生裸辞高薪工作,到新西兰卷体力活,最拼时一天只睡4小时

WHV

30岁上海女生裸辞高薪工作,到新西兰卷体力活,最拼时一天只睡4小时

在新西兰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447天,上海女生小鱼赚了大概税后30万人民币。刚开始联系她表示采访意向的时候,她好几次问:“为什么要采访我?”在小鱼看来,自己的经历平平淡淡,和其他打工度假者没什么不同,比她收入高的WHVer比比皆是。 在新西兰的15个月里,由于前期的薪资落差感,她打工的时候卷到爆。但经过几个月的高强度体力活动后她选择享受holiday,自驾环岛3个月,享受新西兰的生活,在短短15个月里有近半年都在“摆烂中”。她在2022年10月离开上海来到南半球新西兰,没想到一不小心成了WHV中的“打工女王”。 受访人:小鱼 图片素材提供:小鱼 采访、撰稿:十一 “30岁这年,我裸辞了高薪工作” 到新西兰打工度假之前,小鱼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上海度过的,在风口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担任项目经理。 2022年,疫情席卷了上海,封城在家办公,但她工作的节奏容不得片刻迟疑。白天跟公司作息工作,晚上配合海外项目时间,最忙的时候小鱼一周只睡了20多个小时。她的身体曾经因为工作强度太大而抱恙,但总的来说,行业前景广,工作游刃有余。从小到大没有生活物质上的忧虑,拿着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肠道筛查:60岁以上人群的健康福利,收到这种东西别扔掉

新西兰医疗

新西兰肠道筛查:60岁以上人群的健康福利,收到这种东西别扔掉

住在奥克兰的葛敬明说,如果不是在五年前进行了肠道筛查,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2019年9月初,当时65岁的她收到了卫生部门的肠道筛查邀请信,她觉得自己身体健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因为流程并不麻烦,她还是按照要求寄回了样本。 过了三周左右,医院护士告诉她,她的大便化验呈阳性,有潜血,需要进一步做结肠镜检查。 但是,肠镜检查的结果却让她彻底懵了,她被告知自己患了二期肠癌,属于早期。 "我当时是一点症状都没有的,也不肚子疼,也不觉得我的大便很黑……我一直觉得我肠胃很好的……我是自我感觉良好,但是病已经在那里了,如果不做筛查,就不会在早期被发现," 葛敬明说。 当年11月,她被安排做了手术,术后一直恢复得很好。她鼓励自己的同龄人一定不要忽视肠道筛查的重要性。 "虽然人类还没有完全攻克癌症,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关键在于早发现、早治疗……筛查就是一个很有用的手段。" 根据慈善机构新西兰肠癌组织Bowel Cancer New Zealand提供的数据,新西兰是全球肠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且肠癌还是新西兰第二大致死癌症,仅次于肺癌。 新西兰每年有超过3000人被确诊罹患肠癌,

By RNZ中文
新西兰视角:印度影响力上升,对中国看法褒贬不一

中国

新西兰视角:印度影响力上升,对中国看法褒贬不一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印度正在取代新加坡成为对新西兰未来第三重要的亚洲国家,排名第一、第二的分别为中国和日本,然而,公众对中国的看法仍然褒贬不一。 亚洲新西兰基金会(Asia New Zealand Foundation)最新发布的【对亚洲和亚洲人民的看法】(Perceptions of Asia and Asian Peoples)2024年度报告显示,亚洲继续成为继澳大利亚之后对新西兰的未来第二重要的地区。 报告显示,四分之三的新西兰人认为亚洲对本国的未来是重要或非常重要的,比2022年时上升了3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新西兰人对于亚洲的认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有59%的受访者表示对亚洲"至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在2013年时,这一数字仅为三分之一(33%)。 该基金会首席执行官Suzannah Jessep说:"数据显示,在亚洲问题上,新西兰公众明显转向更为知情、更积极的参与。" Jessep称,从所有指标来看,亚洲地区将对新西兰产生巨大的影响。 "无论是其科技、人口规模的变化、贸易、环境、

By RNZ中文
五年父母访客签证近期实施无望,人们表示“等不起”

新西兰移民

五年父母访客签证近期实施无望,人们表示“等不起”

移民部长Erica Stanford确认,新西兰移民局(Immigration New Zealand)明年才会开始处理与实施5年长期父母签证相关的事项,不少华裔移民在听说此事后表示失望。 Stanford告诉RNZ,政府正在处理一系列移民问题,以确保能够很好地维护国家边境。 “我们目前的重点是确保认证雇主签证(AEWV)的设置无误……政府已承诺会在这个任期推出5年期父母签证,”她说。 移民顾问Stuart Scrimgeour表示,尽管很多人都在期待这个签证的实施,但是根据移民局所说的,这个签证类别的出台还需要一段时间。 “政策和移民法的改变需要相当多的时间和大量的工作。所以,如果他们明年才开始相关工作,我想,如果明年能看到它出台就算是运气很好了。” 奥克兰的Elsa Wang来到新西兰已经有十多年,她说她还以为政府上台后会立即推出这一政策,现在这个时间线让人”不能接受”。 去年大选之前,国家党、行动党和工党都纷纷宣布了类似的长期父母访客签证,表示要降低新西兰移民的父母和祖父母探望家人的难度。 目前,除了父母团聚移民签证以外,身在海外的父母可以申请三年多次往返的访客签证

By RNZ中文
新西兰统计局数据:去年入境移民增加25%,离境人数增加超30%

新西兰移民

新西兰统计局数据:去年入境移民增加25%,离境人数增加超30%

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入境移民增加了25%,但离境人数也上升了近三分之一。 新西兰统计局(Stats NZ)初步统计结果预计,截至4月的一年内,总计有13万人(130,600)离境,是12个月以来的最高纪录。 截至4月的一年内,净移民数量达到9.85万人,其中15.49万非新西兰公民的流入抵消了5.65万新西兰公民的净流出。 但同期流失人口超过此前在2012年2月创下的4.44万净流失纪录,成为新的年度纪录。 新西兰公民的年均净流失数据在2002年至2013年间为2.68万人;2014年至2019年间为6500人(均为截至4月的年度数据)。 印度公民成为入境移民族群中最大的群体,紧随其后的是菲律宾和中国公民。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By RNZ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