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期面对种族歧视,新西兰华人不再沉默

一场疫情席卷世界,带来了全球的震荡,神秘的病毒给每个地球人带来了致命的威胁,世界秩序也随病毒的传播而发生大变化,人们的生活方式被迫改变,人类面对着从未面对过的生存上的巨大挑战!无数人历经了和正在历经人世间最痛苦的磨难!截止2020年6月1日全球 618.8万人染病,36.9万人因病毒罹难。

危机中的相当部分人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急剧下滑的经济和不断攀升的死亡人数在疫情污名化中国思潮的推动下,涌起了世界各地歧视华人的浪潮,仇恨像病毒一样传播。许多国家的华人被贴上“中国病毒”标签、“滚回中国”等辱骂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还有一些种族主义者用故意躲避、语言骚扰、吐口水、辱骂、涂鸦、肢体冲突等行为实施种族歧视,甚至不惜针对华人进行仇恨犯罪。疫情中的种族歧视恶行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华人社会的极大的忧虑和恐慌,海外华人的生存空间除了被疫情挤压外,更面临着维护基本的人格尊严和基本的生存权利的考验。

在美国,各地每天报告的针对亚太裔的歧视事件在100起左右,对亚裔社区仇恨犯罪的数也急剧上升。疫情中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名华裔女子出⻔倒垃圾时突然遭到酸性液体的袭击,脸、颈大面积灼伤;在德克萨斯,包括2名幼童在内的3名美籍亚裔在超市被行凶者捅伤,袭击者声称这些亚洲人携带病毒。在我们的邻居澳洲,4月15日的墨尔本两名亚裔女孩在闹市区当街被蛮殴打;墨尔本另一个华裔家庭在一周内三次遭到种族主义攻击,他们的车库门上赫然被涂抹上了“中国,去死”的字样!种族歧视事件频发,已经成为疫情之外澳洲的另一个民之殇。

而在疫情发生后的新西兰,我们见证了太多太多的美好故事,太多太多温暖、友善和爱。疫情初始,第一批从武汉撤回新西兰全部隔离在Whangaparaoa海军基地的华裔新西兰公民们首先遇见的是路边黑夜里“欢迎回家”的牌子和无数个摇动的手电筒光,Lockdown期间家家窗户上的各种姿态的玩具熊和那个深秋早上户户传来的舒缓动人的《Pokarekare Ana》,新西兰人用宽阔的胸怀、同情心、自律、包容和淡定,携手同心把疫情危害降到可控的程度,成为全世界抗疫的榜样。善良如黑夜里手电筒的光,照亮了每一颗心,温暖了所有人。这种爱就是国家的力量,社会的力量。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多种族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提炼和升华,凝结成团结、诚实、友善和智慧,成就了新西兰率先赢得抗疫战争的初胜,成就了这个年轻国家的不断成就和伟大。

no-racism-law-assistance

但是我们不能忘却2019年3月15日发生在基督城针对穆斯林民众血腥屠杀的举国悲怆,血迹尚在,恶魔尚未入刑。2018年3月14日华人李女士一家外出旅游受到一名欧裔男子的陌路追杀,行凶者高喊“亚洲人滚回去,我要杀了你们”,并蓄意撞翻李女士车辆,一行五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最终包括种族仇视犯罪因素在内的罪犯受到了惩罚,但此案一波三折的审判过程和结果在华人社会极其极大的关注和反响。疫情发生后美丽的Misson Bay海滨,一名认为新冠病毒发源于中国的欧裔男子向一名华人女性做出侮辱性的手势,这位华人女士及时拍下这名男子的丑恶言行,正义言辞地驳斥,迫使那名男子当场道歉。5月1日,一位基督城华人媒体记者无端遭受了涉嫌种族仇恨犯罪行为,一名暴徒将这位华人记者打得满脸是血,伤及左眼。一名菲律男孩和家人外出散步因被狗追赶与对方发生争论时,竟被对方辱骂“带上你的新冠病毒,滚回中国去”。坎特伯雷地区罗尔斯顿小学所有中国家长都收到了相同的邮件,邮件写着“我们新西兰孩子不想与令人恶心讨厌的病毒传播者在一个班级”,病毒没有传到学校,种族歧视已抢先一步到达。

种族歧视行为和因种族实施的仇恨犯罪行为就发生在我们身边,Aotearoa不是世外桃源,新西兰华人不能置身世外。截止到5月5日,新西兰人权委员会已经收到311个与新冠疫情有关的询问和投诉。

在这个多元化的国家里,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种族歧视与仇恨犯罪 发生在这里,是国家的耻辱,是民众的耻辱!

后疫情时代来了,种族歧视因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世界秩序遭遇重大改变而将愈演愈烈。种族歧视和因种族歧视而发生的仇恨犯罪,直接侵害的就是人的尊严和权利平等。今天的新西兰华人群体不再是100多年前“人头税”下饱受欺凌的淘金华工,而是具备兼收并蓄中华优秀传统和新西兰社会价值观,并具有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意识的新一代新西兰华人,不再是沉默的羔羊,“哑裔”不哑,不再躲避,不再懦弱,不再胆小怕事,不再任人宰割,不再是弱势群体。平等权利、尊严和不受歧视的自由是新一代华人活着的动力、意义、追求,平等权利和尊严是自信、自强、自立的标志!

疫情考验着人类文明的成色,面对种族歧视,新西兰华人已经站起来斗争!

扬法律之剑,砍断种族歧视之手,新西兰华人需要做什么?

no-racism

我们首先要明白什么是种族歧视?什么是因种族歧视而发生的仇恨犯罪?

种族歧视(Racism)是指一个人对除本身所属的人种外的人种,采取一种蔑视、讨厌及排斥的态度,并在言论行为上表现出来。种族歧视行为直接践踏了被歧视种族的尊严、平等和自由,为人类所唾弃。

仇恨犯罪是指有针对某一特定的社会群体的歧视性或偏见性犯罪行为,其中针对其他种族的歧视性或偏见性的犯罪就是因种族歧视而发生的仇恨犯罪。这种犯罪行为对社区和家庭所造成的影响是毁灭性的。令人遗憾的是新西兰刑法当中并没有因种族歧视而发生的仇恨犯罪的刑责。因此,前面所述华裔李女士一家被恶意撞伤案件对罪犯的处理未能认定其实施了因种族歧视引发的仇恨犯罪,处理上也无法可依,引起华社一片哗然,凸显新西兰相关法律上的漏洞。

正确、客观和理性地认识种族歧视,特别是区别种族歧视与地域歧视、阶层歧视、性别歧视、行为歧视、宗教歧视等其他歧视行为对于依法保护我们自己的平等权利和尊严也非常重要,针对不同的歧视,适用法律不同。

在新西兰现行有效的关于种族歧视的国际公约、法律和判例。

1963年11月2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宣言》,1972年11月22日该公约对新西兰生效。该公约规定:“应宣告凡传播以种族优越或仇恨为根据的思想,煽动种族歧视,对任何种族或属于另一肤色或人种的人群实施强暴行为或煽动此种行为,以及对种族主义者的活动给予任何协助者,包括筹供经费在内,概为犯罪行为,依法惩处”;“应宣告凡组织及有组织的宣传活动与所有其他宣传活动的提倡与煽动种族歧视者,概为非法,加以禁止,并确认参加此等组织或活动为犯罪行为,依法惩处”。

新西兰在1993年实施了《人权法案》。该法案规定,种族歧视是完全不可容忍的。如果某个行为或政策表面上看似对人人平等,而实际上却对某个族裔造成间接歧视,那么这个行为或政策就是非法的。

在新西兰司法体系下,种族歧视行为和因种族歧视引发的仇恨犯罪被零容忍,新西兰大量的法院判例显示种族歧视和因种族歧视引发的仇恨犯罪行为都受到了制裁。

反对种族歧视,首先要了解华人在新西兰社会的特质,做好我们自己。

华裔族群的特质容易成为种族歧视攻击的对象。

在新西兰,华人以高学历、高收入、重视家庭、重视子女教育、勤奋与刻苦耐劳的工作态度、族群犯罪率低等为主要特征,已经得到了新西兰全社会的认可。但是华人不关心、不参与政治,不熟悉法律,出现纠纷极少声张,过度忍让,息事宁人、得过且过,往往在遭受种族歧视和其他违法侵害时不愿意报案处理,这使得华人特别容易成为种族主义者实施种族歧视的群体。

华人在种族歧视问题上的自我功课。

首先要避免种族歧视发生的条件,尤其在后疫情期间其他族裔中的部分人针对华人的偏见将会表现的更为激烈,因此学会在后疫情时代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困境中改善生存环境,提高自己的民族融合能力和自身素养,不歧视其他族裔,团结一致,形成合力,形成一个能够影响整个社会的声援群体,一旦发生针对华人种族歧视现象,每一个华人都要站出来谴责,全力支援华人受歧视者反抗种族歧视行为,对待种族主义者,迎头痛击才最有力!

华人不应歧视自己的种族。

在新西兰华社中存在着华人歧视自己种族的行为,很多事情说起来令人汗颜。最近有一个刚从国内来的女孩租住在Auckland一个华人家庭,Lockdown期间在家工作不幸地终日被女主冷言讽语相待,当女主擅自进入女孩卧室发现女孩不慎弄湿了拳头大的一块地毯时便要求女孩出钱清洗。女孩说:我请华人地毯清洗师傅清洗吧?此时男主高傲的仰着头:不接受华人的专业清洗!听了男主的话联想着男主的意淫的表情,如鲠在喉,华人在新西兰与其他族裔同工同酬、同等劳动机会的权利与尊严这样被你踩在脚下吗?这就是赤裸裸的歧视自己的种族!你就是做800次血液透析,盎格鲁撒克逊基因也永远和你无关。

目前发生在新西兰的种族歧视针对的人群、主要表现形式和主要发生场所。

在性别上针对女性的高于男性。

在年龄上针对老人多于中、轻年人。

种族歧视行为和因种族歧视引发的仇恨犯罪的主要形式为语言攻击、语言侮辱、故意躲避、吐口水、骚扰、肢体冲突和对房屋、车辆等其他财产造成的损害,直至故意伤害、绑架和谋杀等。

种族歧视行为发生的地点通常为商店、超市、咖啡店、餐馆等商业场所、公园和保留地、住宅区内和街道、公共交通工具、车站和其他公共场所等。此外,职场、学校和培训场所等地也是种族歧视行为高发地。

面对种族歧视行为,我们如何应对?

种族歧视行为的发生往往带有突然性,我们首先考虑的是自身和随行者所在环境是否安全,通常的做法是迅速离开现场,避免事态的升级和进一步的侵害行为的发生。

客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迅速利用手机把种族主义者的歧视行为固定为证据。比如:用手机录制视频、拍照等影像资料。

及时调取现场监控录像。

留下目击证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请目击者保留相关视频、照片等影像资料,并向目击者申明我们将追究种族主义者的法律责任。在新西兰,我们从不缺少友善的同胞和其他族裔的痛恨种族歧视的证人。

迅速记录加害人对我们辱骂的确切语言和具体的侵害行为,特别要记住加害人的性别、年龄、相貌特点、穿着打扮、肤色、族裔、是否有纹身、车辆颜色、品牌、车牌号和发生歧视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和周边情况。

在安全的前提下,向加害人指出种族歧视行为与言论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就像本文中发生在Misson Bay海滨那位迫使种族歧视者当场道歉的那位华裔女士那样。

在无法脱身并遭受加害人威胁或着攻击时,大声求助,适时逃离现场,保证自身安全和不受伤害是最基本的原则。

种族歧视行为和仇恨犯罪发生后,我们依法维权的方式如下:

报警。

紧急报警电话:111

当您拨通111时,您会被问到是都需要消防、救护车或者警方。当遇到种族歧视需要报警时,您的电话将被转到警方通讯中心,您可以要求用普通话或者广东话与警方通话,一定要记住警方给您的报案登记号,这个号码可以查询案件的全部进程。

非紧急报警电话:105,非紧急状态下使用。

新西兰警方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绝不容忍针对种族的犯罪行为。

直接向新西兰人权委员会投诉。

新西兰人权委员会(The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免费电话:0800 496 877  邮箱:Infoline@hrc.co.nz   官网地址:www.hrc.co.nz

新西兰人权委员会于1977年成立,是一个独立机构,其目标是在新西兰《人权法》框架下,促进和保护新西兰境内所有人的人权,确保每个人都能受到合乎人权的对待,进而为建设一个更加自由、公平、安全、正义的新西兰社会起到推动作用。

人权委员会提供免费和保密的服务。投诉的处理五个步骤是:1、人权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通过投诉人填写的申请表格,认真听取投诉内容和诉求,并就种族歧视实施过程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核实。2、人权委员会工作人员对投诉人投诉提供法律建议,或者引见给人权委员会的调解员做进一步处理。3、根据解释新西兰《人权法》的有关规定,调解员探讨和寻找解决办法,尽力促成投诉人和被投诉人和解。调解工作是免费和保密的,并且没有任何倾向性。4、如果调解工作获得成功,投诉人和被投诉人达成和解,和解内容可以包括道歉、补偿、签订保证书等。5、如果调解工作失败,投诉人可以立即向人权审查法庭(Human Rights Review Tribunal)提出控告,在这个阶段,您可能有资格请求人权委员会的人权诉讼办公室申请免费出庭代理,人权审查法庭的裁决将是最终的决定,被投诉人拒绝履行裁决,投诉人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2019年7月,曾任18年Gisbourne市长的华裔Meng Foon,由于在建立良好的白人、毛利人、华人和其他族裔群体关系方面的表现相当突出,被任命为种族关系专员。Meng Foon先生5年的任期,任重而道远。

通过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热线寻求帮助。

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电话:021-08232127

邮箱:info@acls.org.nz

网站:acls.org.nz

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是为新西兰华人所需的法律援助无偿提供物质和专业支持的非营利性公益组织。执法律之剑,为华人发声是基金会的工作核心。“后疫情期间新西兰华人反种族歧视项目“是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目前正在进行的一个法律援助项目,任何新西兰华人,包括新西兰华裔公民、持永久居留权签证的华人和工作、学习、探亲、旅行的中国籍人士在新西兰境内遭受种族歧视,均可以求助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该基金会将对每一个投诉进行登记,会同基金会的专家和律师对个案进行分析研判,并提供翻译、投诉人权委员会等具体的法律帮助,直至人权委员会作出调解或最终裁决。

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的所有法律援助项目都是免费和保密的。

alcs-logo

感谢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ACLS的供稿。本文非广告

原文地址 https://acls.org.nz/pandemic/

转载请注明:看新西兰 » 后疫情时期面对种族歧视,新西兰华人不再沉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