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议员谈奥克兰燃油税:我不能昧着良心投赞成票

5月31日奥克兰市议会以13:7的票数通过了地区燃油税动议,作为市议员之一的Fa’anana Efeso Collins首次揭示他的投票心路。

“我很纠结,(燃油税)刚提出来我就很纠结。直到昨天晚上我仍然拿不定主意。昨晚我陪侄女去圣米高教堂参加坚振礼,中间我出去走了一圈。我听取了很多辩论,所有的逻辑都合乎情理。我想看到更好的公共交通,我想看到更好的住房,但我仍然很挣扎。”

“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我会拿起一本书,所以,当时,我拿起了一本书。”我看了学术文章。”他列举了很多各国的权威研究:“研究很清楚,受燃油税影响最大的是最贫困的家庭。而我,就代表了奥克兰最贫困的家庭。我不能昧着良心投票支持燃油税,因为它对贫困家庭的伤害最深。”

akl-councillors-said-about-the-fuel-tax

image source: pixabay

Collins先生是来自新西兰南部地区Manukau选区的市议员,他是投反对票的7人之一。而来自Waitakere的Penny Hulse支持燃油税,她说燃油税是一份礼物,这个城市有太多需要建设的工程:“现在是实现的时候了。如果我们说不,就是对280亿纽币说不,对道路安全和效率说不。坦白说,这是疯了。”

她说的280亿是奥克兰市议会和中央政府签署的交通拨款协议。未来十年预计交通拨款协议将给奥克兰注资280亿纽币,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央政府拨款,但前提是奥克兰开征地区燃油税。某种意义上交通拨款协议是中央政府在跟奥克兰对赌,双方都需要下注。并且只有在奥克兰先下注(征收燃油税)的前提下,中央政府才会进场(提供拨款)。支付燃油税的奥克兰市民既是赌注,也是未来的获益方。

Waitakere的议员Linda Cooper说:“我会劝我选区的市民:你们也许每周会花更多的钱在汽油上,但以后你们可以不用在Lincoln Rd上大塞车,让汽油白白损耗在堵车上。”她说投票支持燃油税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她最终选择支持。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Orakei选区的Desley Simpsons,后者说她的反对票完全代表了选民的民意。

但是某些议员的投票就显得无厘头了:Howick选区Sharon Stewart说她个人赞成燃油税,但她决定投反对票是因为不希望看到Mt Roskill到机场出现一条轻轨。她不知道修建机场轻轨的钱并不来自于燃油税,而是由中央政府买单。Stewart所代表的东区对公共交通的依赖最少,私家车是最主要的交通方式。

根据本周通过的提案,7月1日开始奥克兰地区的每公升燃油会增加11.5纽分的税收。市议会在收到超过15000份意见书后进行了大范围的公众调查,然后在5月31日投票决定是否接受这个计划。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说他对燃油税伤害到低收入家庭同样感到不开心。但Goff说政府的家庭福利政策(Families Package)提供了缓冲:低收入群体每周可以多获得75纽币补助。Goff说他不认为燃油税会扩散到新西兰其他地区。

问题是新西兰燃油市场是一个放松管制的市场,燃油税由加油站代收。这意味着燃油公司完全可以在奥克兰以外地区提价,然后把增加的利润说成是来自奥克兰的燃油税。前国家党政府总理Bill English就表示,政府没有办法确认地区燃油税的钱真正来自于奥克兰,可见地区燃油税很可能被燃油公司作为在其他地区提价的幌子,这会加重人们对新西兰油价格不透明的怨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傻逼国家呆不下去了…
    rynonz3个月前 (06-02)Reply
    • 站长是个中产阶级,挺标准的,站长现在感觉有点难受
      KANNZ2个月前 (06-03)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