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筹款最多、谁支出最少?亚裔候选人竞选收支一览

谁筹款最多、谁支出最少?亚裔候选人竞选收支一览
国家党的Siva Kilari(上图左)以及Mahesh Muralidhar是2023年大选期间争取捐款最多的亚裔候选人。 Photo: SUPPLIED

根据选举委员会(Electoral Commission)上个月发布的相关数据,来自各党派的亚裔候选人在2023年的大选中展现出了他们的筹款能力。

根据委员会要求,参与大选的候选人需要申报超过1500纽元的本土捐款和超过50纽元的海外捐款。除了对海外捐款和匿名捐赠者的捐款设置限制外,候选人可收取的捐款总额没有上限。

此外,委员会同时对去年7月14日至10月13日之间的常规竞选活动期间的竞选费用做了限制,其上限为3.26万纽元(含商品及服务税)。

如果一个选区候选人收到的捐款超过他们在选举活动的支出,剩余的款项可以转给其所在党派的竞选经费基金或退还给捐赠者。

在2023年的大选中,前所未有地出现了27位亚裔候选人角逐国会席位,除了陆楠(Nancy Lu)外,所有人都进行了选区席位的角逐。

以下是各党派竞选经费详情:

国家党

Siva Kilari和Mahesh Muralidhar毫无悬念地成为国家党印度裔候选人中筹款最多的两人,其分别代表Manurewa选区和奥克兰市中心选区。

Kilari所获捐款总计超11万纽元($110,483),其竞选花销达到2.1万($21,015)。

Muralidhar入账近11万纽元($109,496),其中的3万纽元($30,056)花在其竞选活动上,并试图从绿党国会议员Chlöe Swarbrick手中为国家党赢下这个席位。

上述两人最终均落选,且两人最终均未能以排名议员的身份进入国会。

与此同时,华裔国会议员张隽浩(Carlos Cheung)筹款4.2万纽元($42,099),支出为3.1万纽元($31,072),击败工党并拿下了深红选区Mt Roskill。

印度裔候选人Ankit Bansal筹款总额2.8万纽元($28,990),竞选支出1.8万纽元($18,345),但在北帕选区的争夺中败北。

由Muralidhar和Bansal 所获的绝大部分资金(分别为$104,496和$25,060)来自国家党,而张隽浩的全部竞选经费均来自国家党支持。

相较之下,Kilari的竞选经费中有不少是来自奥克兰南区的企业和个人,而国家党没有赞助其一分钱。

韩裔部长Melissa Lee是国家党在本届大选中排名最高的亚裔候选人,她收到了2.5万纽元($25,662)的竞选经费–全部出自国家党。Lee使用了其中的2.4万余纽元($24,938)来支持其竞选活动。

参与Panmure-Ōtāhuhu选区角逐的Navtej Singh Randhawa也得到了来自国家党的全额经费支持,总计9644纽元。Randhawa使用了其中的9356纽元进行竞选。

历史上首位菲律宾裔候选人Paulo Garcia拿下Newlynn选区的席位,其竞选经费中有一半左右(具体为$13,398)是来自国家党。他的经费总额为2.6万纽元($26,198),竞选活动花了1.9万纽元($19,505)。

参与Rongotai选区角逐的Karunā Muthu从国家党方面得到的支持接近其所获捐款总额的一半,为1万纽元($10,767)。他的竞选开销总计2.6万纽元($26,356),远超其所获捐款的总额–1.8万纽元($18,530)。

工党

陈耐鍶(Naisi Chen)是工党在上届政府执政期间唯一的华裔国会议员,去年的大选中没有获得任何经费支持。然而,她在East Coast Bays选区的竞选中花费了1656纽元。

在工党党内排名为第68位的Rangitikei选区竞选者Zulfiqar Butt获得了2.5万纽元($25,880)的竞选经费。其中1.5万纽元来自工党,其余则全部来自一名公众成员。Butt在竞选中总计支出了1.2万纽元($12,101)。

相较之下,工党排名靠前的国会议员Priyanca Radhakrishnan仅拿到了1.35万纽元的支持,这其中工党支持了4000纽元,工会Etu支持了2000纽元,前Onehunga竞选信托给予的支持最多,向这位前任部长提供了7500纽元的支持。

与此同时,Botany选区的Kharag Singh以及Upper Harbour选区的现任国会议员Vanushi Walters的竞选开支均高于他们所获得的经费(每人2000纽元)。Singh在竞选中支出了5618纽元;斯里兰卡裔的Walters则支出了6492纽元。

Singh的捐款来自一家奥克兰南区企业,而Walters的经费则全部来自工党。

陈耐锶和Walters均失去了其国会席位,也均无法以工党排名议员的身份重返国会大楼。

行动党

在2023年的大选中,行动党总计有7名亚裔候选人。

Pankuranga选区的Parmjeet Parmar(现在是排名议员)、东汉密尔顿选区的Himanshu Parmar、Mt Roskill选区的Rahul Chopra、Mangere选区的Pothen Joseph以及Wigram选区的Ankita Lynn是印度裔。

陶朗加选区的杨丽君(Christine Young)和Takanini选区的Rae Ah Chee则为华裔血统。

上述7人均上报称在竞选活动中未收到任何捐款,也没有任何竞选支出。

绿党

可能成为绿党首位华裔国会议员的南西(Lawrence Xu-Nan)此前参与了Epsom选区的角逐,从一家酒店业企业获得2317纽元的捐款。

根据申报信息,该党其他亚裔候选人–参与Banks Peninsula选区竞选的Lan Pham(现任排名议员)、Kelston选区的Golriz Ghahraman(现已不是议员)、但尼丁选区的Francisco Hernandez、Maungakiekie选区的Sapna Samant以及Hutt South选区的Neelu Jennings均没有收到任何捐款。

南西和Samant的竞选支出分别仅为65纽元,Pham的支出则最多–2201纽元。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