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者呼吁改进:奥克兰轨道交通“不靠谱”

通勤者呼吁改进:奥克兰轨道交通“不靠谱”
1月15日至2月19日期间,共有1303班次火车服务被取消。 Photo: RNZ / Nick Monro

令人沮丧、不可靠且烦人–这是奥克兰通勤者对这座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的描述。

最近几周, 晚点及班次取消造成的困扰成了奥克兰公共交通网络的家常便饭。

奥克兰交通局表示,随着城铁CRL建设工程的加速,乘坐轨道交通出行的通勤者在未来几年内都不得不忍受班次延误的情况。

上周,就在南线和东线的升级改造结束并重新运营后,数十班次的火车由于轨道过热被取消。 而本周,由于KiwiRail基础设施的问题,所有的火车服务在早高峰期间全部停摆,并在当日运营的剩余时间内整体向后延迟达30分钟。

往返于Britomart和Newmarket两站之间的通勤者们对此无可奈何。

“事实上我对这个问题非常心累,因为你相信火车,你相信这套服务,结果它却并不可靠。想要准点上班真的压力山大,你提前准备、提前进站,结果火车没来。”一名通勤者说。

“这个月已经被取消两次了。所以我连续两天都迟到了,因为要改搭公交车。”另一名通勤者说。

此前曾出现过一个工作日内取消78个半次火车的情况,而在这之后,从1月15日至2月19日,总计有1303班次的火车服务因轨道的计划内维护工作而被取消。

奥克兰交通局将问题归咎于轨道限速规定、转辙器问题、运营人员短缺等情况。

通勤者表示AT理应做得更好

“我认为他们应该让(公交)服务更可靠。拿东线举例,由于某些维护工作,它已经有9个月没有运营了。那人们就会希望它的质量能更好一些。”

“我希望能有更加规律的班次,至少别总晚点,要是能有准点的班次就好了。”

“把你说过的做到就行,好吧?你有时刻表,能不能尽可能按表发车。我想这事应当讨论,你会发现你在火车原本应该到站前5分钟才知道它要么晚点、要么被取消。”

一名在Newmarket站外乘坐火车的通勤者将奥克兰与国外城市做了对比。

“我是几个月前从日本回来的,所以他们的交通系统是我的理想状况。(在日本)如果你错过了一班车,没关系,因为三分钟内肯定有另一班准到。”

还有些乘客对奥克兰轨道交通网络的晚点和取消情况的常态化已经被迫接受了。

“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吗?并没有。一如既往地,它总能做得更好些,但眼下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情形之一。”

一名男子表示,没必要为短暂的等待小题大做。

“陷入焦虑的人们就像是那些在高速公路上为了超一辆车而加速的司机,这有什么意义呢?”他说。

未来还有更多交通中断

奥克兰交通局公共交通主管Stacey Van Der Putten表示,KiwiRail已经解决了导致上周大面积延误的轨道过热的问题。

不过,随着城铁工程的后续工作开展,未来几年内的交通中断将不可避免。

“肯定还会有交通中断。我们会事先预告。偶尔会有计划外的干扰,但运营一个交通网络就这样,我们将尽我们所能有效和高效地进行沟通,并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替代服务。”

自1月15日火车服务恢复运营以来,由于KiwiRail及城铁相关工作的原因,共有4370班次的乘客因火车服务被取消而只能改搭公共汽车。

KiwiRail对晚点和班次取消进行解释

KiwiRail首席资本规划及资产开发官David Gordon表示,将这些干扰归咎于KiwiRail是”不公平的”。

“我们已经完成了整个路网系统三分之二的重建工作,”他在RNZ的Checkpoint节目中表示,”温度上限是世界上任何地铁网络乃至世界各地地任何路网系统都必须面对的现实–现在这些已经降低到很小的数字了。”

“而速度限制则与重建工作相关。我们有些限速规定就像是新路的情况一样–你不应该全速通过它。”

他表示当下的情况”对乘客来说并不好”。

“我们处置了一系列事情,这还不够好。不过要说’哦为什么你不能一次性解决’,我想这种说法多少也有些不公平。”

至于本周四的停运,他将其归咎于监控火车调度系统以及网络团队之间的沟通不善。

“这个事其实是软件工程师的一个重大失误,他本应该让它(软件系统)自动运行。”

他表示,信号系统瘫痪了13分钟,但这是一个连锁效应。

围绕着不靠谱的时刻表,通勤者们已经开始改变乘车计划。

“我从Meadowbank来的,那里其实挺近,但它关闭了一整年,所以我不得不改变我的乘车习惯。”

部分火车乘客表示,他们乘坐火车是为了避开交通高峰或停车费用。

“他们需要做些什么来改进火车文化。因为交通情况永远是糟糕的。也许应该增加火车班次。”

还有些人则表示如果火车服务能够更可靠的话,他们会更多乘坐火车出行。

“能骑自行车的距离我基本都骑车,因为它更可靠。(火车)正常运营的时候真的挺好的,我只是希望它正常运营的时候能更多一些。”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