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地价疯涨,浇灭奥克兰人的“后院梦”

最新数据显示,奥克兰数十个郊区中,只有两个实现了“后院梦”——这个占地四分之一英亩(一千平方米)的梦想。

但专家们对新西兰人“后院梦”说法提出了质疑,City Sales常务董事Martin Dunn称这也许是“20年前就消失了的梦想”。

新西兰房地产协会(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New Zealand)的数据显示,奥克兰地区房地产面积减少了9%,年度土地面积中位数从1999年5月的745平方米,降至今年5月的675平方米。这是基于房屋销售面积中位数计算的。

数据显示,只有北岸的Greenhithe和西奥克兰的Titirangi这两个郊区的土地面积中位数为1012平方米,相当于四分之一英亩。数据还显示,奥克兰每平方米土地的价格在20年内上涨了两倍多。

相比之下,奥克兰中部的Ponsonby面积最小,中位数为341平方米,较1999年的384平方米下降11%。南奥克兰Papakura的面积出现了过去20年来的最大降幅,土地面积中位数从1999年的749平方米下降了30%,至523平方米。“后院梦”之王Greenhithe面积也大幅下降,从1414平方米下降28%。Flat Bush面积紧随其后,下降26%,从553平方米,至411平方米。

该协会首席执行官Bindi Norwell 表示,高昂的土地价格、奥克兰统一规划(the Unitary Plan)以及人们对公寓和连栋住宅态度的转变,都压低了地块面积。

她表示,在截至2013年4月的一年里,奥克兰各地的公寓销售占总销售额的比例从9%升至2018年4月的12%。“对于那些想继续追逐‘后院梦’的人来说,很多人已经选择离开奥克兰,因为其他地方的土地要便宜得多。”Hobsonville Point和Stonefields等较新的郊区没有被纳入数据。

这些数据还揭示了过去20年每平方米土地价格的飞涨。数据显示,在过去20年里,奥克兰地区每平方米土地的价格上涨了350%,从1999年5月的12个月里的324纽币,上涨至2019年5月的12个月里的1457纽币。

“由于地段面积趋于下降,土地价格也相应上涨。因此,Ponsonby不仅是奥克兰每平方米面积最小的地区,而且从每平方米土地价格来看,它也是最贵的郊区,这并不奇怪。”

Norwell说,奥克兰中区房价自1999年以来增加了494%。1999年土地成本每平方米957纽币,而现在,类似的区域如Māngere East,需要5681纽币每平方米。

过去20年,地价涨幅最大的郊区是Flat Bush,从1999年5月12个月里的346纽币,至2019年5月的12个月里的3040纽币,上涨了779%。排在第二位的是fringe Point Chevalier,从413纽币上涨了577%,至2794纽币;Beachlands从230纽币上涨了513%,至1409纽币。

Manukau City的Flat Bush是上世纪90年代创建的一个新郊区,奥克兰东南部的海滨有多个开发项目。

Norwell说,Pt Chevalier的崛起得益于其毗邻奥克兰市中心,以及动物园和西部温泉湖畔公园等设施。“Pt Chevalier的每平方米租金比附近的Ponsonby和Grey Lynn郊区更便宜,但它离CBD并不太远,离高速公路也很近。”

城市问题游说议员团体Greater Auckland的负责人Matt Lawrie对上述数据并不感到意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房屋一直在变小。即使是绿地的开发者也发现,更小的面积可以获得更好的回报。如果没有需求,这就不会发生。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

他说,奥克兰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居住地,所以人们愿意接受以较小的房产作为交换。

Dunn表示,到他家做客的人对他的“大花园”发表了评论。他的家占地500平方米。“我长大的地方是这里的两倍大。‘四分之一英亩土地’是一种幻想,我甚至认为人们不再渴望它了。”

至于价格,他们不会下降——奥克兰的住宅市场“绝对不可避免”将再次腾飞,因为这个国家无法跟上新建筑的步伐。移民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因为技术性和非技术性行业都存在劳动力短缺。“这与LVR、储备银行或其他限制措施无关。这只是市场力量在起作用。”

OneRoof的Catherine Smith表示,数据合作伙伴Valocity的研究发现,大奥克兰地区只有15%的房产面积在1012平方米或以上,而Manukau的这一比例降至10%。

“这是人口密度的必然结果,人们会为了更方便的通勤而牺牲空间,但这并不新鲜。”一些面积最小的住房位于奥克兰最古老的地区,那里的房子挤在一起,以靠近市中心。或者随着“城镇”的逐渐靠近,大地产的老房子在几代人里逐渐被细分。”

如今有了新规定:密集的开发项目须确保房屋获得阳光和私人户外空间。研究显示,39%的奥克兰人不再认为后院是必不可少的。

Smith说,“四分之一英亩土地”在农村地区很常见,但即使是在农村地区,也只有大约一半的房产面积达到或超过四分之一英亩,这与新西兰人认为奥克兰以外的每个人都有“四分之一英亩梦想”的说法相反。

转载请注明:看新西兰 » 二十年地价疯涨,浇灭奥克兰人的“后院梦”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