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骗我说新西兰不好找工作!”00后中国女孩分享新西兰打工度假体验

“谁骗我说新西兰不好找工作!”00后中国女孩分享新西兰打工度假体验
在社交媒体上常常会“新西兰不好找工作”的帖子,但是也有人在入境之前,就找到了“政府部门”的工作,今天“发现新西兰”的记者就采访了这个年纪轻轻却超会找工作的女孩Rita,看她如何逆风而行,赚得第一桶金。

受访人:Rita

图片素材提供:Rita

采访、撰稿:向上

我读了个“天坑专业”

Rita是海南海口人,来自一个有“移民基因”的家庭。她的父亲来自湖北,本来有一份国企的工作,但是还是“不安分,想出去闯一闯”,就孤身去了海南。母亲来自重庆的农村,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很有勇气,年轻时去了海南。

图:Rita一家

两个异乡的年轻人在海口组建了家庭,生儿育女。他们一直鼓励孩子追求想要的自由,这让Rita总是比同龄人更“野”。因为哥哥在上海工作,所以Rita一直对这座城市充满憧憬。读高中时,她抓住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复旦大学在海南岛招收理科的学生读小语种专业,她便去报考,最后顺利拿到了“复旦大学西班牙语专业提前批”的名额。

上了大学后,很多人说“小语种不好就业,是个天坑专业”,很多同学转了专业,但Rita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先好好学下试试看。读书过程中她发现不仅不讨厌这个专业,竟然“意外发掘了自己的语言学习天赋”,大三那年,一直想要出国的她,拿到了出国交换的机会,去了西班牙格拉纳达读书。这个“天坑专业”,成了Rita跨出国门看世界的翅膀,让她更容易起飞。

02疫情爆发时出了国2021年,Rita去了格拉纳达,当时还处在疫情时期,父母有些担心,但还是选择支持她的选择。

“我在那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回想起在欧洲的生活,Rita的声音里满是快乐。

图:Rita在巴黎

Rita原以为到了新的国家会很孤独,但是到了格拉纳达之后,却发现“比在国内时还更容易交朋友”,在那里她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在家庭、社会、婚姻等议题上都有着共同的看法,日子过得自由且充实。

图:Rita在西班牙

在西班牙读书期间,她除了学习,还做了一些“工作”。她在当地高中申请了英文助教的工作,锻炼了口语,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同时她还在一些老年人残障之家做义工,融入社区帮助本地人。

和很多去欧洲留学的中国“留子”一样,她也利用地缘优势,游览了欧洲很多国家,为了节省花销,她还申请了青旅打工换宿的项目。

这些经验都为她后来在新西兰顺利求职提供了帮助。

“中国宝宝”也要有Gap Year

Rita在西班牙的交换期为一年,一年时间到,她又回到学校,“压力又回来了”。当时很多同学在忙着求职或者考研,Rita也拿到了保研名额,她申请的项目很小众,最后没能成功。是穿好职业装跑一场又一场招聘会,还是俯身下来考其他学校的研究生呢?认真思考之后,Rita觉得这两个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在欧洲旅行时,Rita经常会遇到Gap Year的旅客,他们在学业或者职业生涯的某个阶段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有些是几个月,有些甚至是几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旅行、做志愿者、学习新技能等,满世界跑,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有人说亚洲宝宝没有资格Gap Year,就算Gap也只能是准备考研考公,否则就是简历上一辈子的罪。失去了应届生身份就是失去了就业机会”。她偏不信,想给自己一个Gap Year,慢慢想清楚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所以Rita申请了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将这个冒险旅程当作毕业礼物送给了自己。

“谁骗我说新西兰不好找工作?!”

与上次去西班牙读书不一样,来新西兰打工度假之前,Rita也为工作的事情焦虑过。

还没出发之前,她就在网上看到很多人打工度假者说“新西兰工作难找”“打工度假签证很容易被歧视”等,但是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到底难不难呢?人生就像是一场小马过河,要自己试试看才知道答案。在西班牙的时候,她曾经为了找到青旅打工换宿的机会,广撒网,给欧洲多个国家的几十个青旅发邮件,最后得到了葡萄牙南部一个小镇的工作机会。

来新西兰之前,她也用了同样的方式找工作。她准备好一封内容丰富的求职信,里面包括自己的个人信息、工作经历、能力展示等,图文并茂,写得非常用心。然后找到新西兰多家酒店和青旅的联系方式,逐一发邮件咨询。新西兰激流岛上的一个青旅经理联系到了她,这个经理来自南美,Rita直接用西班牙语接受了面试,并顺利入选。

这家青旅是新西兰政府旗下的项目,四舍五入,她在落地新西兰之前,就成了“公务员”。

Rita在这个青旅的工作不难,早上做房间清洁,下午做前台为游客办理入住退房等,晚上就能和住客一起聊天放松,因为是政府部门的工作,所以收入也不算差。

Rita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工作,也交到了朋友,作为一个外国移民,她也不免俗地陷入到身份困境里:到底要不要申请长期工签留在新西兰呢?经理告诉她,她的工作能力不错,如果考虑好了要留下来,可以向上级申请,但是前提是“做好最起码五年留在这里工作的准备”。

激流岛上风景优美,有很多高端酒店和酒庄,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到此游览,但是生活在这里,却没有那么有趣。

Rita每天做着类似的工作,和游客们聊着类似的话题,她开始觉得,这里的生活像是《土拨鼠之日》里的场景,不断重复,不再能给她新鲜感。

辛苦从海南岛出来,她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困在激流岛上。

“是来打工度假还是来当孙子的?!”

Rita想清楚了自己来新西兰的初衷,便辞去了青旅的工作,开始了北岛的旅行,玩够了之后,她搬去了惠灵顿。

“在青旅工作时几乎每个人都告诉我惠灵顿很好”,这让她对这座城市有着莫名的好感,但是在惠灵顿的工作,却没能让她满意。她在惠灵顿找了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餐厅的主厨脾气很差,在沟通过程中时常飙脏话,并非常“双标”,对年轻的白人女孩服务员很友善,对Rita和另一个中国女孩就很粗鲁,感受到这是种族歧视之后,Rita找到了经理沟通,厨师收敛了一些,但是态度并没有改善,直接在工作中无视她。

工作很憋屈,但是Rita已经做好了留在惠灵顿两个月的准备,就忍气吞声干了两个月,然后下了南岛。用了同样广撒网的办法,她找到了一个度假公园的工作。这个地方非常偏僻,需要徒步一个多小时才能走进去,在那里她的生活简单,也攒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与很多打工度假者在网络上分享的光鲜亮丽不同,Rita直言自己在新西兰的经历里有很多狼狈时刻:
“被醉酒邻居砸碎车窗。
“车子陷入泥地里四处求人帮忙。
“不小心进入海豹营地被围攻。
“住青旅被隔壁床双人运动吵醒
“上班上到一半被叫去通下水道。”... ...

但是这段经历也给了她很多,在这里她获得了新的体验,结识了新的朋友,也攒到了出去留学的学费。

“拜拜新西兰,我要去拯救人类了”

Rita很喜欢欧洲的文化氛围,在新西兰打工度假期间,就着手去申请了欧洲的学校。因为一直对公共政策相关的内容感兴趣,她转去申请了开设相关专业的北欧大学。她说自己的人生一直是“逆风而行”,因为很多人说“北欧大学很重视专业匹配度,跨专业申请根本不可能”,但是她拿到了六个offer,其中三个是全奖。对于要学的专业,她选的也不是计算机之类看似更实用的学科,而是学一个“研究社会问题,努力拯救人类”的文科。

当前她已经决定好,八月份要去芬兰赫尔辛基读书了。

“我要继续走那些不被看好甚至叛经离道的路,一次又一次重开人生。”她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

2024年7月2日,新西兰将向中国发放1000个打工度假名额,很多中国年轻人借此开启了新的人生旅程。我们近期也会对新西兰打工度假者进行一系列采访,为大家展示“打工度假者群像”,请大家持续关注。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