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子在新西兰经营律所:看起来很美,干起来受罪

华人女子在新西兰经营律所:看起来很美,干起来受罪
Photo by Melinda Gimpel / Unsplash

律师这个职业,在我们的眼中,总带着一丝“高精尖人才”的意味:高薪水、高智商、高大上,每天出入CBD的写字楼,为正义辩护、为梦想指路......但它其实和众多职业一样,“看起来很美,说起来很累,干起来受罪。”

华人,尤其是华人女性,如何在新西兰打入法律行业、成立自己的律所,并做到行业顶尖,开创出一方自己的天地

这个过程,其实和创业的艰难无异。

最近,在新西兰律师行业奋斗了近20年的汪君尊律师,就分享了她的创业经历与体验。

汪君尊律师,专门从事涉及国际和亚洲客户的民事诉讼律师,曾创立皇家律师事务所。2020年7月,皇家律师事务所与新西兰主流律师事务所Meredith Connell合并,现在汪律师是Meredith Connell 的一名高级合伙人。

“就像大家做生意,总是不停的在追求进步,也不停的在付学费一样,我成立律师事务所的过程也很类似。”“很多同行、同辈、晚辈,或是我们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们都常常问我 ‘你为什么那么有经验?’ ,其实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做了很多的尝试,也做过很多的错误。所以我每一个错误的经验都成为了后来能够帮助到大家的一个参考,也帮助自己能够继续往前,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一次的分享。”

采访者:Olivia Shen

受访者:汪君尊,Royal Reed

Olivia:Why She did it?  十几二十年前,那么多的方向,那么年轻的你,为什么当时选择想要创办律师事务所?

Royal:最早我来新西兰的时候,就是来念法律的。念完法律后也觉得很希望能够进入律师事务所工作。也是在那段时间,我的双语能力得到了很多客户的支持。刚毕业,就有了一些会主动找我的固定客户。快速做到律师、有专业发展机会、又有不错的客户需求,那我就想做的更好。 可是,早年在律所成长过程中,对于一个有两娃的女性而言,工作环境令人窒息

为了带孩子去打预防针,或者有时孩子晚上闹腾,导致工作时间变动......律所的工作环境,没有为我提供灵活性。让我觉得在每天照顾小孩、和工作的拉扯之间,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因为我是那种不管多晚开始工作,都会老老实实把今天该做的工作做完的人。我不需要公司监督我九点到五点坐在哪里,我只跟老板要求更多加班时间。我也从来不会开小差,或者因为带孩子去打针,然后就休半天假,我不是那种人。

当然我那时候也是在律所有点失望。因为虽然很快就有客户指定找我,律所也应该通过因我带来的客户赚了不少钱。可是因为我那个时候生完二胎,在做每年 performance review时,得到的反馈居然是:

“一年升二年的律师,薪水应该升这么多,可是因为你有小孩,所以你常常需要请假,所以我们就是尽力做到跟别人一样的increase。”

我内心想的是,没错,我是有小孩,可是我相信我请的假完全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甚至因为我的努力,常常周末晚上,都会接待客户的紧急来电。很多客户因为我的坚持,而给律所带来了效益。律所好像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部分的利益,或者是不想去算。

后来我就想到,蛮难去克服他们观念的问题。那个时候还年轻,也不太懂是不是值得争取,还是他们都已经有一个固定的level。而且最糟糕的一点是,那个时候我能找到这个工作就已经要偷笑了。

 当年,大部分华人毕业,想要进到本地的白人律所,而且还是有点知名度的合伙人,基本上是很难的。

虽然律师不是一个很难找到工作的行业,可是因为我是华人,内心总有一种不安全感。觉得我还不能谈得(薪资)条件太多,担心被他们赶走。

所以我想,能不能找到一个适合我现阶段发展的模式, 让我的孩子不要这么委屈,而我的工作又可以维持

做一个很小的个人法律工作室,可能是当时不错的选择。

最早期帮我粉刷办公室的小帮手是我的家人们
Olivia:那你当时一年就创立了一个七个人的团队,然后同时又在家照顾孩子。那在这个过程里面,有没有比较大的挑战?

Royal:我还记得我们做到一年的时候,就已经忙到非常离谱。不是因为客户让我们很忙,而是因为我们在成立这个律所的时候,还没有系统的把事业建立起来,有很多属于“经营者”的杂事。 

创业第二年的时候,我先生看到我实在忙的离谱,就问我:“你有这么多管理上的东西,顾不太过来,好像有一些瓶颈。我在市政府也是帮他们管理,要不我休一年,帮你把这个管理的系统建立起来?”因为他是学IT management的。我是抱着很怀疑的心情,可是想到有一个人可以来帮我,又是自己信得过的先生,我就决定试试看。也因为这个决策,让我们成为新西兰最早采用agile principle 来管理工作、经营、 绩效的律所之一。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在电脑上完成。先生的IT背景,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他本来是只休一年来帮我,然后因为整个系统的建立以及他的投入,我就可以完全放心地把管理交给他。我也变得很难让他一年后就抽身,他一共在律所帮我管理了12年。这12年,我们也从一个7人的律所(加上我先生),成为了一个28人的团队。很特别的是,因为我们永远都是走在IT solution的前面,我们好像成了一个科技公司,不只是一个律师事务所。新西兰的一般律所在这方面是难有这种机会的,因为大多数管理律所的人都不大会有IT背景。我先生也通过很多不同系统的搭建,帮我们省了很多的时间和钱。 

专属特制的木筷和红包给一起成长的团队伙伴
Olivia:除了一个强大的IT后援外,那你觉得经营一个好的律师事务所,还需要哪些秘籍,哪些能力呢?

Royal:我觉得经营一个好的律师事务所需要一个清晰目标。在电影里,很多的律所目的就是赚钱,make money。可我觉得律师这个职业,不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

如果我们只是想要成为一个很想要赚钱的律所,而吸引一群人来帮我们工作、吸引一群客户来付我们钱的话,这个purpose对于任何一个有想法,有情怀,或是有智商的员工,都是留不住的。 一个好的律师事务所,必须要有一个Why。这个Why就是你们共同的热情、共同的目标。我们律所比较特别,目标就是帮助那些在英文上有缺陷,或者有困难的人,在一个英语的法律系统里能够得到等值的保护跟机会。也因为这个缘故呢,我发现对于客户来讲, 我们提供的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价值。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别人不能给他的价值,或者不能够这么热情的提供给他的价值。所以很多人说,哇,你怎么能够这么开心?你的工作应该是很负能量,很濒临痛苦的各种情形。可是我觉得那只是表面上表现的,我们心里很开心,因为每天在做的工作是deliver我们的Why。让我们这些双语的华裔法律人才能够把能力、能量贡献在需要我们的问题上。我不了解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我自己设计的记事本
Olivia:有道理。我看到Royal的能力是我非常佩服的。是无论你多忙,你以前需要管理那么的的团队,现在合并了,又有更多的事务, 然后同时又有家庭。但你真的秒回客户给你发的信息。别人给你发信息,你真的基本上可以做到秒回。

Royal:对于我的客户,我的工作,还有我所关注的人,我是专注的。在生活上,我有很多地方是选择不去折腾。

就好像很多年来,家里的吃饭、安排、打扫,有很多地方请人帮忙。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己不开车的。很多事情上我选择不multitask, 就只专注我想要专注的人和事。然后我选择在其他的地方我承认I am useless,and I am not going to spend time on that。如果我有时间去煮饭,我宁愿去看个电影或是看一本书,因为我决定这些是事情,煮饭这种事情,打扫,有些人做得比我好。 

Olivia:你现在有那么多的成就,是创始人,managing director,合伙人,这些都是在很多职场小白听起来很大的一些title,那你的next step是什么?你还希望别人,例如3年5年之后,你希望别人怎么称呼你?

Royal:我觉得法律是一个很有魅力的行业,因为法律是给你一个工具,让你可以帮助到很多人。法律对于华人来讲,也是一个进入主流白人社会的敲门砖。所以我自己的梦想,是希望能够继续加深我对于法律工具利用的能力。继续更有效,更Sharp地帮助每一个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我们都能和有效地帮助到他。同时呢我也希望能够replicate更多像我一样利用法律走进主流社会,得到合理的机会跟发展的华裔故事。希望有一天我的经历呢不会成为一个Wow,因为已经成为常态。我们不需要再来庆祝或者分享某某华人made it, 因为we all made it。 

我们很自豪能夠给予新手爸妈带着宝宝来上班的弹性时间
Olivia:对于一个刚成立的law firm的创始人,或者一种professional service的女性的创始人,你会想要跟她们说些什么呢?

Royal:我觉得我这么多年来,我最想建议的像这样子的刚出发的一些充满憧憬也充满潜力的这些小白呢,我希望你们记得你自己就是最大的生产工具。先投资自己,给自己机会,加深你的专业能力,拓广你的人际资源,增加能够买到给自己加分的东西。我所讲的不是什么包啊,衣服啊,我所讲的是如果你今天能够花钱请人教你什么,你需要努力地去学。如果你今天能够花时间跟某些人相处来得到更多的传承,得到更多取经的机会,争取花时间在这些人身上。投资自己,把你自己的narrative做到一个非常interesting,special,unique,memorable。不管你接下来想要做的是本业的创业,跨行的创业,加入别人,都无所谓。继续投资自己。我们这些professional的women, 自己就是那个goodwill,自己就是那个asset。 

宝宝很认真地一起上班
移民是一个拔根的过程,新环境里的考验曾出不穷,祝愿坚强的你们,学会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汪君尊律师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