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

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

基督城是新西兰南岛最大的城市,也是居民人数最多、基础设施最完善的城市;如果说新西兰的首都惠灵顿,在北岛还可以和奥克兰“竞争”一下的话,在南岛则基督城是绝对的“老大”、没有任何城市可以望其项背。基督城的公共交通系统相当发达,乘坐公共汽车可以抵达基督城的许多地方。由于基督城的城市面积没有奥克兰那么的大,所以点到点之间的绝对距离并不算太远,于是乎基督城公交车的车票也不像奥克兰那么的昂贵。

christchurch-metrocard

image source: metroinfo.co.nz website

公交卡能给通勤一族带来资金上的节省和使用上的便利,所以近两年奥克兰市议会向奥克兰居民大力推广使用ATHOP乘坐火车、巴士和轮渡。那么基督城有没有同样的公交卡可以为基督城的居民提供相同的优惠和便利呢?答案是有的,它就是这篇新西兰百科知识的主角–Metrocard。

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简介

基督城的公交卡名叫Metrocard,由坎特伯雷地区市议会进行推广和运营;Metrocard本身是一张与银行卡大小相同的智能卡,携带方便。基督城的公共汽车(巴士)系统非常好用,资费本身也不算太贵。如果使用现金乘坐基督城的公交,最便宜一次也要3.50纽币;但同样的旅程,使用Metrocard就可以享受2.50纽币的资费,便宜吧?

基督城的公交系统很人性化,在基督城城中心的Zone 1,单次行程Single Trip指的是您付费后,两小时内可以随便转车,都不要钱~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更犀利的是如果乘客每天乘坐公交车的次数多于两次,那么使用Metrocard就可以享受“单日车费封顶”制度。例如,前文提到的车程,如果您一天乘坐了两个来回、也就是四次单程,使用现金将是3.50×4=14.00纽币;但如果使用Metrocard,则只需要计算两次2.50的费用,也就是5纽币单日封顶。

还有更“狠”的,如果乘客每周乘坐巴士的天数多于5天(当然了,绝大部分人每周都是五个工作日而已,周末休息),使用Metrocard还有“周封顶”制度,每周最多计算5个单日“封顶”票价;例如前文说到的每次2.50纽币的行程,每周七天坐车的话,最多只需要付费25.00纽币($5.00/日封顶 x 5天)。

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相关费用

Metrocard之所以那么受到基督城居民的欢迎,因为其“保证”使用公交卡比现金乘车便宜25%以上(这点比奥克兰的ATHOP卡厚道太多)。由于基督城的面积不算太大,所以在基督城的公交按照路途远近不同,把乘车区域分成了“三大块”,如果您使用Metrocard乘车,费用如下:

资费区间 单程刷卡收费 单日最高收费 单周最高收费
Inner Zone 1 $2.50 $5.00 $25.00
Outer Zone 2 $3.60 $7.20 $36.00
Outer Zone 3 $4.55 $9.10 $45.50

另外,与奥克兰的公交卡购卡费用相同,在基督城购买Metrocard也需要您先掏10纽币,然后充值(Topup)最少10纽币;您可以多充值一些,按照10块钱的倍数计算。所有的充值会以“预付费”的形式存储在您的卡中,随着您不断的使用,按照路途的远近和使用的次数来扣费。

如果持卡人小于18岁,那么资费更便宜啦:

资费区间 单程刷卡收费 单日最高收费 单周最高收费
Inner Zone 1 $1.25 $2.50 $12.50
Outer Zone 2 $1.80 $3.60 $18.00
Outer Zone 3 $2.30 $4.60 $23.00

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可以乘坐哪些线路?

  • Red Bus
  • Go Bus
  • Blue Line
  • Orange Line
  • Purple Line
  • Yellow Line
  • Orbiter
  • Diamond Harbour Ferry

基督城公交卡Metrocard如何使用?

持卡人上车,需要告诉公车司机您的目的地,并把卡放在读卡器(Card Reader)上。读卡器会读出卡中的余额,并且扣除当次乘车的对应费用;扣除费用后的余额会显示在显示器上让您知道还有“多少钱在卡中”。当卡中的余额少于5纽币的时候,机器会亮起黄色的灯提醒您,该去充值了。

如果您居住在Zone 2/3,并且每天需要在Zone 1接驳另外的Zone 2/3线路,您需要在Zone 2/3->Zone 1上车的时候就明确的告诉公车司机您的最终目的地,这样您就不需要掏Zone 1的转车费用了。

Metrocard丢了或者坏了怎么办?您的钱依然在卡里,很安全的,只需要给03-3668855打电话补卡即可,如果是丢卡,您可以要求先Block这张卡,这样捡到卡的人即便不交还给您,也无法再使用这张卡。然后您可以申请购买一张新卡,当然了要再花10块钱啦~

可以两个人使用同一张Metrocard卡吗?可以,因为Metrocard是预付费卡,司机可以从您的卡中一次扣减两个人的车费,不过,享受优惠资费的只有第一个人,第二个人将使用与现金资费相同的费率乘车。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