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丑闻,疲于应对,本届新西兰政府出现首位辞职部长

新西兰现任政府出现了第一位辞职的部长——广播部长克莱尔·卡伦 Clare Curran。算上之前被解职的海关部长Meka Whaitiri,现任政府已经有两位部长离职。

新西兰现任总理杰欣达·阿德恩 Jacinda Ardern今天在接受采访时坚称她不会解雇Clare Curran,但是事实上在昨天晚上,她已经接受了Clare Curran的辞职。

Clare Curran称,她难以忍受现在的压力。压力的源头来自于其和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新闻负责人Carol Hirschfeld在惠灵顿的Astoria Café私下见面,并引发了一系列的丑闻。

总理Jacinda Ardern说:“毫无疑问,她的压力很大。我认为她感受到的压力是她给自己带来的压力。毫无疑问,作为部长她犯了一个错误,她所承受的压力使得她难以继续工作。作为政治家,我们受到很高的期望。”

Ardern说,Curran将继续作为Dunedin South地区的国会议员。同时Ardern坚称她的内阁“绝对”稳定。

国家党领导人Simon Bridges表示,Curran还未对她使用私人邮件联系Carol Hirschfeld的事情做出解释。“这些电子邮件中是否包含了迫使Curran辞职的信息?”

clare-currans-short-time-as-a-government-minister-20180908

image source: pixabay

事件时间线:

12月5日:广播部长Clare Curran和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新闻负责人Carol Hirschfeld在惠灵顿的Astoria Café见面,探讨该台的未来等等。

12月5日,媒体评论员John Drinnan在博客中撰文提到了这次见面,并指出,就算是要讨论该台的未来,也应该是和董事会主席Richard Griffin或者首席执行官Paul Thompson谈。

12月7日:国家党国会议员和广播事务发言人Melissa Lee询问Curran,从12月1日起,Curran是否和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见过面。Curran一开始的回答是,她在12月7日见过Thompson和Hirschfeld,以及其他高层。

2月20日,Lee就和Hirschfeld的见面质问Curran,Curran最终承认,自己没有把这次见面写进书面回复,因为她认为这不是一次正式见面。

2月21日:Curran修改了自己的回复,加上了12月5日和Hirschfeld的见面。

3月1日,在一个特别委员会上,Lee询问Thompson和Griffin关于这次见面的问题,Thompson和Griffin告诉Lee,她们俩不过是碰巧遇见了。

3月22日:Curran办公室联系了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并且告诉他们,这次前面是提前约好的。

3月25日:由于有人向Griffin透露了消息,所以他再次询问了Hirschfeld,这次Hirschfeld承认,这次见面是安排好的。

3月27日:Hirschfeld辞职。Curran表示,之前称这只是一次非正式见面,这是不对的。总理Jacinda Ardern称,Curran应该早点更正自己的书面回复,但还是对这位部长抱有充分的信心。

4月5日:Griffin和 Thompson来到专责委员会,直接做会面详情的记录。

8月24日:Curran被Ardern从内阁除名,失去了她的政府数字化服务部长的职务,作为私下会面的惩罚。

9月5日:面对国会关于她使用私人邮件的质询,Curran表现的磕磕绊绊。

9月6日:Curran请假,让部长Megan Woods回答议会关于她的电子邮件使用的进一步问题。

9月7日:Curran辞去部长职务。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