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前首相戴维·朗伊 David Lange

新西兰前首相戴维·朗伊 David Lange

新西兰历史上有不少名人,是新移民到新西兰的华人朋友们所不熟悉的,本文要介绍的戴维·朗伊就是新西兰的前首相,他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也是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总理之一。戴维·朗伊 David Lange 对于新西兰做出的最大影响(贡献)可能是通过法律形式,确定了新西兰是一个“无核”的国家,所以,你在新西兰使用的电力都不是核电站提供的,新西兰境内也没有任何核武器或者核动力的设施,包括新西兰的盟友美国的核动力舰艇和潜艇也是不允许停靠新西兰的任何港口的。

david-lange

image source: wikipedia images

以下内容均来自维基百科 Wikipedia。

戴维·朗伊生平简介

戴维·罗素·朗伊,英文姓名全称:David Russell Lange,生于 1942年8月4日,逝世于2005年8月13日,作为第三十二任新西兰总理(1984年-1989年)领导了新西兰的第四届工党政府。在他主持政府期间,大规模的改革了新西兰的官僚制度,推行市场自由化。

戴维·朗伊性格幽默开朗,极富口才,思维灵活,是最受国民欢迎的新西兰总理之一。戴维·朗伊出生在泰晤士的一个德国裔的家庭中,一战时家族曾经因此受到大家的歧视,甚至在朗伊成为总理之后,他的不少政治对手页常常借此进行攻击。

戴维·朗伊之后跟随家族依据到了奥克兰市的Otahuhu区,在奥克兰大学攻读法律系,并且在1965年取得学士学位。在1970年他取得了法律硕士学位,之后他在奥克兰和北地地区作律师,他的客户常常是那些处于社会底层,无依无靠的平民。

戴维·朗伊的从政经历

在1977年的补选中,戴维·朗伊代表工党作为奥克兰Mangere地区的议员进入了国会。他的口才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成为了当时议会里著名的辩论者,同时也是当时政府总理,国家党党魁罗伯特·马尔登深为头痛的对象,常常被戴维·朗伊辩驳得相当尴尬。

戴维·朗伊在1983年接替比尔·罗林成为反对派领袖。

在1984年,总理罗伯特·马尔登突然宣布举行大选,戴维·朗伊带领工党在此次选举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从此就任为新西兰总理,也是二十世纪新西兰最年轻的总理(41岁)。

戴维·朗伊政府在1987年10月19日全球性的股灾当中遭受相当大的挫折。新西兰经济在此次股灾中陷入混乱,他解除财政部长罗杰·道格拉斯的行为在党内受到了普遍反对,更有议员脱离工党,组成了新工党。

在他任总理期间,也同时担任了外交部长(1984年-1987年)、教育部长(1987年-1989年)。

在1989年,由于受到工党内部的压力,戴维·朗伊被迫宣布辞职。之后他担任过最高法官等一系列职务。戴维·朗伊由于健康问题,在1996年宣布正式从议会退休。

国际事务中的戴维·朗伊

在国际上,戴维·朗伊以其反核观点而著名。他曾经拒绝以核能作为动力或者载有核武器的军舰进入新西兰水域。而这最终作为一项国家政策被确立下来,直至今日。不过也间接导致了与诸多盟友的关系出现裂痕,在戴维·朗伊宣布拒绝美国核动力军舰进入不久,美国宣布停止执行《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中保障新西兰安全的条款,而在今天,新西兰的反核政策也是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协议重要的障碍之一。

1985年,绿色和平组织的旗舰彩虹勇士号航向太平洋抗议法国核试验,在奥克兰市港口补给时遭到法国特工袭击而沉没,并且导致一人丧生。这加强了戴维·朗伊反对核武器信念,他在一次电视节目中说“在精神上,核武器是毫无能力的”。

但这次事件随即导致了新西兰与法国的关系迅速降温。1986年,在联合国秘书长的调解之下,法国终于和新西兰达成了协议。法国支付了1300万新西兰元赔偿,并且道歉。而作为交换,戴维·朗伊同意交回执行袭击任务的两位间谍回法国关押三年,但之后这两位间谍只关押了两年就被释放。

戴维·朗伊的晚年

戴维·朗伊并不长寿,所以他的晚年并不算太晚,只有60多岁就去世了。1990年代之后,戴维·朗伊的健康状况持续下降,糖尿病和肾脏问题严重。在2002年医生诊断他患了一种极其罕见且无法治愈的淀粉样变性病。虽然他被告之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可以生存,但他依然对自己的疾病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并且接受长期治疗。

2005年,他不得不长期住院接受腹膜透析治疗。在同年7月5日,他在病床上接受了生前最后一次采访,他说他希望在不久后的大选时,坐在轮椅上到惠灵顿去阻止任何废弃他曾经建立的反核政策的努力。8月2日,由于他的糖尿病病情急剧恶化,他的右腿下半部分在没有完全麻醉的情况下被切除。8月13日,由于肾功能衰竭,戴维·朗伊在奥克兰Middlemore Hospital逝世,享年63岁;戴维·朗伊被葬在奥克兰的 Waikaraka Cemetery。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