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关于安乐死的《生命终结选择法案》

新西兰知识 ACLS 393浏览 0评论

新西兰目前正在讨论有关于个人选择安乐死的《生命终结选择法案》,由于安乐死的权力在西方已经讨论了很多年,而支持与不支持的双方辩论起来也是火药味十足。毕竟是关乎于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的事情,再加上新西兰也是传统的基督教国家,宗教和信仰交错其中,更是增加了法案能否通过的讨论难度。有关新西兰的《生命终结选择法案》您应当知道的,请看下文。

如何定义生命终结选择

是为在极度煎熬中身患绝症的人给予的协助死亡选择,也称“安乐死”。

“协助死亡”意思是:

  • 该人的医生或执业护士,给予其药物以解除遭受死亡的痛苦;或
  • 该人自行服药,以解除其遭受死亡的痛苦。

该法案中,“药物”是指用以协助死亡所用药物的致命剂量。

《生命终结选择法案》相关内容

为实现要求协助死亡,申请实施安乐死必须“符合的条件”:

  • 年满十八岁;
  • 是新西兰公民或永久居民;
  • 身患绝症,极可能在六个月内生命终结;
  • 身体状况能力下降显著并持续恶化;
  • 经受难以忍受的痛苦并且无法缓解;
  • 能够就协助性死亡做出知情的决定。

假如该人给与的唯一原因是其患有精神障碍或心理疾病,或有任何形式的残疾,或年事已高,他们就没有资格要求协助死亡。

一个人只有能够行使以下做为,才可被认定为有能力作出同意履行安乐死的“知情决定”:

  • 能够理解关于安乐死的相关信息;
  • 能够记忆用以做出安乐死决定的信息;
  • 能够做在做出决定时权衡及使用有关安乐死的信息;
  • 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来传达自己所决定信息。

怎样肯定生命终结的选择是出于一个人的“自由意志”:

  • 医生务必确保提出生命终结选择的人是其本人;
  • 不论在任何时候,一旦医生或执业护士对提出请求的人所做的决定产生担心其承受压力的存疑,那么医生或执业护士必须立即终止进行;
  • 卫生医疗执业者进行相关服务时,不得向他人建议安乐死。

而且必须满足以下“审核条件”:

  • 患者需要两名医生的批准,即使患者医生认为申请符合条件,也必须向独立的第三方医生征求第二方意见,两者必须一致认定提出请求的人符合所有条件;
  • 如果其中一方对其知情决定的能力有疑问,则必须向精神科专家征求第三方意见评估,并提交表格给登记员;
  • 经由专门委员会审理病人所有申请。

专门委员会即指生命终结选择制度包括一个自愿的医生登记册和一个审查委员会,该委员会向政府提交报告并处理投诉。

新西兰《生命终结选择法案》背景

2019年11月,新西兰国会通过投票,以支持票69对反对票51,通过了《生命终结选择法案》( End of Life Choice Bill) 亦即《生命终结选择法案》的最终阅读三读,从而把该法案推向了2020年9月的大选期间举行对于该法案的全民公投。

从一读到三读,有关此法案在国会各党派间引发了激烈的辩论。《生命终结选择法案》曾在1995年和2003年有两次闯关经历,第一次以29票:61票的悬殊比例未获通过,第二次投票的差距缩小到58票:60票。诚然,对于该法案提案的投票为凭良心投票—各政党对该法案不选边站队议员们本着良心选择支持、反对亦或弃权。当然两大政党国家党和工党都有议员投支持或反对票。

《生命结束选择法案》最早是由2012年前工党议员Maryan Street提交投入投票箱的,在2015年10月由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放入提案票箱的2017年6月8日被从议员投票中抽出。对该法案进行的民意调查总计收到过39,159宗意见书。2017年12月,在国会以76:44大比例通过一读,随后,2019年6月的二读是以70票比50票通过。

支持与反对声音

支持方:

维护权利:

《新西兰权利法案》第十一条规定:“人人有权利决绝接受任何形式的医疗程序治疗。”支持者担心这样的权力得不到维护;

只是“协助死亡”:

因由与当事人通过进行有关是否申请协助死亡方面信息的沟通,患者能够知情并权衡决定,因此,安乐死并非等同于自杀协助。

解除痛苦:

绝症患者在病痛中,痛苦得不到舒缓,又不得不承受过于繁重的治疗,身体会承受难以承受的煎熬;

避免承受压力:

当事人承受过重的负担,如冗重医疗费需要耗费大量个人,家庭乃至社会资源上,带来精神和心理上沉重的压力的等。

自由意志:

申请过程中,当事人是主动方,有知情和决定权。所以,这一法案不是对道德品质的挑战,而是对人自由意志的尊重。

==========================

反对方:

协助式的“故意”:

法律上允许患者选择可拒绝接受治疗,导致的是自然死亡,但不等同于协助式自杀的“故意”。这与现代文明社会敬爱生命,不支持自杀的道德观相悖;

感受压力:

没有良好医疗保险的弱势群体,因承受来自家庭,护理人员或冗重医疗负担压力,而不得不无可奈何地采取所谓合法的生命终结选择办法;

错误诊断:

法案有关医疗上程序治疗的技术方面问题,如六个月生命期限的诊断,独立于医院甚至当事人之外的见证人等,恐怕无法保证其生命预测及执行的准确性;

不可预测的蔓延效应:

可能有推波助澜式蔓延影响,更多的群体加入到这一法律诉求中,如长期患病者,对命厌倦人士;恐怕会导致对安乐死的滥用。

良心溃败:

临终关怀机构如养老院之类,面临不支持安乐死就有可能失去政府基金资助。而医疗卫生执业者也会面临悖于他们道德良心和专业判断的压力。

新西兰民众对于安乐死法案的民意调查

在国会收到的提交到委员会的39,159宗文件中,90%的书面提交文件反对《生命终结选择法案》;93%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反对这一法案;90%的提交文件不涉及宗教争议。

新西兰生命终结法案的公投流程

大选投票时将拿到一张选票和公投的票。您可以选择投票,也可以选择不投票,这个并非强制性的。当然,首先您必须是登记注册并且合格的新西兰选民。您的投票选择可以是“Yes” —支持《生命终结法案》或“No”—不支持《生命终结选择法案》。如果超过50%的投票选择是“Yes”,那么该法案会在最终投票结果宣布十二个月后生效。否则的话该法案就不会生效。

如果一切正常,新西兰人10月3日就可以开始投票了,选举委员会会在10月30日宣布初选结果,正式结果将于11月6日进行官方宣布。五百万民意将被最大果效地通过投票表达。无论您的投票是支持还是反对,新西兰政府要希望听到新西兰民众的声音,作为新西兰的居民或者是公民,也要向府传达主张。在西方民主国家中,这种政府与公民之间双向互动的思想沟通,意见表达,一人一票手握权利,不要缺席。

Copyright © 2020 ACLS | 新西兰华人法律援助基金会. AOTEAROA CHINESE LEGAL SUPPORT FOUNDATION.

EMAIL: info@acls.org.nz

转载请注明:看新西兰 » 新西兰关于安乐死的《生命终结选择法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