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在高医疗花费的移民,被拒的“门槛”是多少?

潜在高医疗花费的移民,被拒的“门槛”是多少?

无论对于什么样的移民,新西兰移民局都要求对申请人、和申请人的直系亲属,进行品行和身体健康两方面的调查。身体健康方面,主要是看移民申请人、副申请人,是否有会过度耗费新西兰公立医疗服务资源的可能。因为给出了 RV (Resident Visa),就意味着从此后新西兰的全体纳税人和社会福利体系,将为贴上“绿卡”的人负担其未来大部分的医疗费用,这其中不仅包括感冒拉肚子这样的“小病”,也包括髋关节置换、肾透析、换肝、心脏病、癌症等等“大灾”的免费救治。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新西兰移民局对于移民的身体健康要求的很严,不仅要常规的血检、尿检,还要对高肺结核风险地区和国家的人进行胸透等测试。

有些申请人可能有疑问,如果是高血压患者需要靠药物控制血压,会不会移民被拒绝?如果是高血脂患者或者有脂肪肝,会不会被拒绝?如果尿检中发现蛋白过高,会不会移民被拒绝?其实,如果出现常规体检中有问题的情况,且这个问题“可大可小”,新西兰移民局的移民官,会让 Health Assessment Team 专业人士做评测,并根据“再评测”报告进行判断。

如果,新西兰居留权申请人潜在的健康风险,将为新西兰的公立医疗福利系统,带来大约在42,000~45,000纽币(目前 Immigration Instruction 里面写到的是4.4万纽币,2020年数据)左右的未来确定花费的时候,移民官就有很高的可能“一刀砍掉申请”了。

在加拿大的移民中,其实官方是有这个指引的门槛的,对于这个判断,加拿大移民局官方称之为 Excessive demand decisions (字面上看,就是“对有过度需求申请人的判断”);但是新西兰移民局只有内部指引,在外部并未公开这个门槛(金额)到底是多少钱。借用加拿大移民局公开文件中的一句英文吧 The cost threshold is a cut-off limit that officers use to determine if the cost of an applicant’s health and social services would exceed the New Zealander average.

所以,如果申请人只是单纯的高血压,靠常规的药物就能很容易控制,吃30年药物也只需要花费一两万纽币成本的公立医疗资源,没有脑梗、中风等等危险(也就是说血压没有那么高),则这个健康问题是可以 Pass 通过移民官的“法眼”的;但如果同样是血压220,已经出现了偏瘫、青光眼,或者说糖尿病,血糖吃药还会居高不下,出现了肢体坏死的情况;那移民官恐怕是不会放行的。

另外,以下健康问题,新西兰移民局基本上会直接拒绝,不会有缓和的余地:

  • 艾滋病毒 AIDS,这个不用说了,在人类攻克这个病毒之前,新西兰移民局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 肺结核 TB,无论是正在发病的人员还是既往病史中有耐药性肺结核问题的,新西兰移民局基本不会通过;除非,在新西兰移民局指定的新西兰境内的呼吸、肺部和传染病专家根据详细检测判断“没问题”,当然,这些专家的费用是极其高昂的
  • 乙肝 HBV,正在发病期间(大三阳)的乙肝症状基本不接受,小三阳,也要看指标,在新西兰的肝病专家认可的抗病毒治疗标准内,可以被接受
  • 丙肝发病期不接受,RNA阳性不发病的情况下,达到新西兰的肝病专家认可的标准,则可以被接受
  • 恶性肿瘤,肿瘤会给医疗体系带来非常大的负担,新西兰移民局基本都不接受
  • 需要器官移植、或者器官移植后需要长期免疫、排斥控制的,新西兰移民局不会通过的
  • 严重的肝肾功能不全、或者需要长期进行血液透析的患者
  • 严重心脏病患者,例如需要进行胸外科手术的心脏病,缺血性心脏病等等,都不接受
  • 全身性质的免疫性疾病,需要长期依靠费用高昂的药物来进行免疫治疗或抑制的患者,不行
  • 有血液类疾病者,例如,凝血功能障碍、先天性遗传性的贫血、或是其它免疫缺陷类的血液病,不接受
  • 双边耳聋或者基本听不到声音的,移民局不会接受
  • 双眼盲、或严重的视力障碍,不接受
  • 严重的身体残疾、智力残疾、脑损伤、发育不全、严重自闭症,不接受
  • 精神病、药物成瘾症患者不接受
  • 癫痫、痴呆、老年痴呆、脑瘫、小儿麻痹、帕金森、运动神经疾病、渐冻症、硬化症等等不被接受
  • 慢性呼吸道疾病,包括肺部和气管、支气管等地有纤维化的患者,不接受
  • 可能需要外科关节置换、肌肉修复治疗、或者肌肉骨骼有严重障碍的,基本不接受,尤其是短期内(不超过10年内)就需要马上治疗的,肯定拒绝
  • 与脑损伤或是严重脑外伤史的,不会通过
  • 严重高血压、严重高血脂、严重高血糖,估计移民官也会“三思”,或者让申请人到新西兰境内进行专科的专家检查(费用很高)并给出“OK”的结论后才能放行;轻度的高血压、高血脂或是高血糖患者没问题

新西兰的公立医疗体系是新西兰高福利中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新西兰的医疗福利在全球的排名也是靠前的,这些医疗福利是依靠全体新西兰人民纳税支持的结果;而高补贴的医疗体系资金负担十分沉重,“外来人口”如果有大量的疾病需要医治对于新西兰的医疗体系来说将会是不堪重负的;所以,作为“第一道关口”新西兰移民局的办事官员也会审慎的受理每一份申请,避免有身体疾病(慢性疾病或是传染性疾病)的申请人给新西兰的福利体系带来压力。

excessive-demand-decisions-threshold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