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堪忧,针对亚裔的文化适宜服务有待加强

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堪忧,针对亚裔的文化适宜服务有待加强
来自菲律宾的Nina Santos说自己是文化适宜的心理健康服务的受益者。 Photo: Supplied

新西兰卫生部的”年度健康调查”显示,在2021到2022年间,近四分之一(23.5%)的青少年(15-24岁)经历过重度或极重度的心理压力。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2018年的报告也显示,新西兰青少年自杀率在发达国家中位居第二,即每10万名青少年中,就有大约15人自杀,是接受调查的41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多(每10万名青少年中有6.5人自杀身亡)。

亚裔家庭服务中心(Asian Family Services,AFS)首席执行官冯美佳(Kelly Feng)说,过去三年,向他们寻求帮助的亚裔移民和难民青少年的人数大幅增加,而且大部分电话都来自14-24岁人群。

她还指出,不论是主流社会,还是特定文化社群,都没有足够的服务来专门为青少年提供服务,而且现有的服务也往往存在很长的等候名单。以外,主流服务机构也通常无法很好地理解亚裔移民和难民青少年的需求。

为了更好地为亚裔青少年提供支持,AFS去年年末推出了一项针对该人群的免费心理咨询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Youth Mental Health Services),在北地、奥克兰和惠灵顿大区等地为相应人群提供服务。

来自菲律宾的Nina Santos说自己是该服务的受益者。

去年年末,25岁的她被诊断患有多动症(ADHD)和广泛性焦虑障碍(GAB),但是在主流系统寻求精神科医生帮助时,被告知需要等待很久,而且她觉得与自己最初的医生的交流也不太顺畅。

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得知了亚裔家庭服务中心的这项服务,于是开始进行联系。

“我现在的心里治疗师也是菲律宾裔,她非常理解我,而且在时间上很灵活,让我按自己的节奏慢慢来,”她说。

“因为她也是菲律宾裔,所以她理解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她理解我的文化、我的家庭关系模式,而这些东西都是我很难用语言说清楚的。”

Santos说,主流的服务让她感觉自己像在购买快餐,好像在拿到食物之后,就可以走了。

“对比之下,AFS的服务让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关怀,我和我心理治疗师的关系比较融洽,这也让我想要进一步寻求帮助,让我感觉更舒适,让我不会在对别人讲述自己的事情时感到羞耻。”

Santos说,从她的亲身体验来看,很多青少年都或多或少需要一些心理上的支持与帮助,而他们却往往不能及时得得到文化适宜的支持。

Dr Kelly Feng, the director of Asian Family Health Services
亚裔家庭服务中心首席执行官冯美佳。 Photo: RNZ / Screenshot

但是,奥克兰大学的”青少年2000调查系列”(Youth2000 Survey Series)的结果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亚裔青少年都不愿意寻求健康支持服务,冯美佳说。

“这种不情愿的心态,源自于对自己因为种族而被健康从业人员不公平对待的担忧。这强调了我们需要有针对性地去处理亚裔青少年所面临的特殊挑战,为他们的福祉营造一个更具包容性和支持性的环境。”

文化差异、语言障碍、身份认知、对心理健康的耻辱感和偏见都是亚裔青少年寻求帮助的屏障,而承认这些特殊挑战的存在,才能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支持,她说。

“此外,该计划还强调为青少年提供必要的应对技能,以及改善与父母的沟通,以整体性的方法来对待心理健康问题。”

新西兰卫生部(Te Whatu Ora)发言人称,该机构致力于改进和改变心理健康和成瘾服务系统,以确保任何需要心理健康和成瘾服务的人都能及时获得帮助,不论年龄、种族或地点。

该发言人还说,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心理健康服务是卫生部的一个优先事项,而且全国各地的全科诊所也配备有相应的心理健康和戒除上瘾服务。同时,卫生部也在为Youthline等在线服务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

“然而,我们承认在全国范围内,亚裔社群对语言和文化适宜的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增加,而且全国各地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享受这些服务。”

目前,大多数针对亚裔的健康服务,包括心理健康支持,均由位于Waitematā的新西兰卫生部提供。这包括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文化和语言适宜的服务,并举办青少年心理健康意识和自杀预防研讨会。

“新西兰卫生部的服务改进和创新团队正在制定一项未来计划,以便在全国范围内提供针对亚裔和少数族裔的健康服务,而亚裔心理健康是这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想要感谢我们的心理健康和成瘾问题工作人员以及我们的非政府组织服务提供者,他们在非常努力地支持全国各地新西兰年轻人的心理健康。”

AFS的这个项目将在今年9月结束。工作人员可用8个语种为提供服务,包括英语、普通话、粤语、韩语、日语、越南语、泰语和印度语,有需要者可拨打0800 862 342进行联系。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Liu Chen,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