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族裔社区对移民政策的调整看法不一

少数族裔社区对移民政策的调整看法不一
资料图片。 Photo: RNZ / Samuel Rillstone

少数族裔社区对政府改革认证雇主签证(Accredited Employer Work Visa,AEWV)计划表示欢迎,但也警告称,尚有更多工作需要做。

移民部长Erica Stanford上周日(4月7日)宣布了移民领域政策的调整,包括对申请低技能工作岗位的移民引入英语能力要求,以及缩短签证许可的停留时长。

移民部长表示,相关措施旨在保护移民群体不受移民剥削,以及对净移民人数实现更可持续的管理。

然而,少数民族社区对相关改革给出了多种不同的反馈感受。

印度商业协会(Indian Business Association)对包括取消特许经营认证在内的相关改革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举措,但同时表示并非所有问题都已解决。

Jaspreet Kandhari is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NZ Indian Business Association.
印度商业协会秘书长Jaspreet Kandhari警告称签证审理流程的时间周期将被延长。 Photo: Supplied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临时工人要花上6个月的时间才能获批签证。”该协会秘书长Jaspreet Kandhari说。

Kandhari表示,目前申请签证的审批流程需要6至8周的时间,(改革后)如果审批流程长达6个月之久,那么对用人企业来说将非常难熬。

Kandhari表示,政府目前还没有满足企业界长期以来的呼声,即以市场薪资标准替代中位数薪资标准。

他表示,很大一部分小型零售企业和初级企业无力为低技术岗位支付中位数工资。

Kandhari称,在保护移民免受剥削问题上,政府应该做的还有更多。

在少数族裔社区工作超10年的雇佣关系倡导者Adon Kumar也同意这一看法。

“他们(移民)几乎是被困住了,”Kumar说。”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非法打工。”

Kumar表示,移民剥削的受害者没有经济来源,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靠其他人支持。

“对那些剥削移民工人的雇主的处罚……我认为太轻了,”他说。”移民工人的雇主通常聪明得很,会钻空子,因此这不太可能朝积极的方向产生重大影响。”Kumar说。

Kumar表示,商业、创新及就业部(Ministry of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Employment,MBIE)和新西兰移民局(Immigration New Zealand,INZ)应该对剥削投诉做出迅速响应。

惠灵顿国际招聘公司FITMED Recruitment International的总经理Sumesh Maharaj称,移民局应该对移民欺诈和认证雇主进行定期审查。

“移民局没有积极核对入境的受雇移民是否留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或者他们是否获得了承诺的工资。”Maharaj说。

Maharaj认为,移民群体对新西兰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但剥削绝对不可接受。

A portrait of employment advocate May Moncur in her office. She is holding casefiles.
雇佣关系法律顾问May Moncur称,引入英语水平测试是朝正确方向迈进的一步。 Photo: The Detail/Sharon Brettkelly

雇佣关系法律顾问May Moncur对政府提出的申请低技能岗位的移民的英语水平要求表示欢迎。

Moncur称,有限的英语能力通常意味着移民工人只能在其本族裔社区里找到工作,从而增加了发生移民剥削的风险。

“有一个基础的英语要求,至少他们能获取某些信息,理解他们的权益,同时也有信心伸张自己的权利。”她说。

Moncur对移民局职权范围的调整也表示欢迎。相关变更赋予移民局对那些在移民工人身上占便宜的企业进行处罚的权力。

不过,她也表示对违规企业罚款最低1000纽元的门槛还是太低了,认为也应该追究包括公司董事和股东在内相关个人的责任。

“我想我唯一的担忧是对那些剥削移民的雇主的处罚力度还是太弱,”Moncur说。”我认为可以提高处罚力度。”

移民律师顾昊航(Harris Gu)表示,新政策将有效限制移民的大量涌入,这已经为当下新西兰的医疗和教育系统带来了不小压力。

然而他表示,移民工人并不会仅仅因为有更高的英语考试分数就对他们的劳动权利了解更多。

“相关权利可以从其他渠道更有效地传达给移民群体–比如,用移民群体的母语来分发关于最低员工权利的传单,或制作移民局视频等。” 顾昊航说。

新西兰华人建筑业协会(New Zealand Chinese Buil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会长许立(Frank Xu)表示,目前建筑业的用工水平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他表示,当下与疫情期间建筑业的劳动力紧缺情况截然不同,当时的短缺迫使工党政府调整了移民政策,从海外招募更多的工人来新西兰填补本地空缺。

建筑行业仍然需要某些特定技能–尤其是瓦工、机械操作员、电工以及消防相关职位–建筑业企业应该重新思考如何优化现有劳动力的使用,避免过分依赖海外劳动力。

“我们不能长期依赖那个(海外工人),”他说,”这个行业应该鼓励更多类型的学徒培训,政府应该支持这样的倡议。”

关于政府要将大部分Level 4、Level 5岗位的最长连续停留时间从5年减少到3年,许立认为,应该对高技能工人进行豁免,允许他们停留更长时间。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Blessen Tom/Liu Chen, 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