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移民局拟上调多种签证类别的审理费用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595浏览 0评论
National MP Erica Stanford
移民部长Erica Stanford。 Photo: RNZ / Angus Dreaver

签证费用预计上调,但移民部长Erica Stanford拒绝解释这些涨价是否用于帮政府实现在移民体系中每年找出1亿纽元的节支。

Stanford确认,她已经完成了具体相关方的意见征询工作,并将签证费用上调的计划以书面文件形式呈交给内阁。

不过,国家党在大选前曾承诺将从移民体系中每年省出至少1.19亿纽元–并且部长办公室表示,目前由政府拨款的签证审理费用每年不足2000万纽元–因此这里留下了一个疑问,其余的资金将从哪里来。

国家党在去年8月发布的税务政策中表示,计划让签证审理费用”整体由申请者承担,且不能超过相当于澳大利亚成本的90%。”

该党去年9月发布的第一份财务计划也列出了相关预期:从2024/25财年起,未来4年内节支4.92亿纽元,每年节支1.19亿纽元,逐年递增到2027/28财年时年节支增加到1.27亿纽元。

去年大选后,在12月的”迷你财算案”中,财政部长Nicola Willis表示”让新西兰的财务基础更加稳固的进一步工作正在推进中”,这其中就包括”实现签证审理费用全额收回”。

Nicola Willis
财政部长Nicola Willis。 Photo: RNZ / Samuel Rillstone

移民部长Erica Stanford的办公室被要求提供补贴签证费用的支出总金额,并确认政府每年花在签证费用上补贴仅为1950万纽元($19.549m)。

受政府补贴的签证类别包括技术移民(skilled migrant category)、认证季节性雇主计划(recognised seasonal employer,RSE scheme)、太平洋岛国准入签证类别(Pacific access category)、萨摩亚配额(Samoan quota)以及访客签证(visitor visas)。

“政府在2022年的费用和征收审查中提供了资金,从而令新西兰签证的办理费用与同类国家(澳大利亚)相比保持竞争力,以支持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并彰显政府对于支持太平洋地区适应性和经济发展的承诺。”

RNZ就”政府是否仍然致力于财务计划中的节支目标,以及在签证审理费用方面是否让新西兰维持在澳大利亚成本的90%以内”提出询问。

去年8月由Newsroom发布的一份报告估算,将签证审理费用提高到澳大利亚收费标准的90%,有可能会导致配偶签证费用从当前的不到3000纽元上升至8500纽元以上。

其他费用上调幅度没有如此巨大,比如学签转工签(post study work visa)将从700纽元上涨到1856纽元,普通自费留学签证(fee paying student visa)将从375纽元上涨到660纽元,技术移民(skilled migrant)以及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 visas)的收费维持不变。

Stanford拒绝就此接受采访,但在一份书面回应中透露,将转为优先考虑实现签证审理费用的全部收回,而不是90%的基准线。

“在可行的前提下,目标是在确保签证费能完全收回办理成本的前提下还能将其维持在澳大利亚费用的90%以内。”她说。

她没有表示政府是否仍然致力于国家党财务计划中设置的节支目标。

与此同时,RNZ依据【官方信息公开法】(Official Information Act)得到的回应显示,内阁在3月11日也希望能就拟议的”移民签证事务办理(财务可持续性)草案”作出决定。

关于这份拟议草案的进一步信息依照OIA保护条款未予公开,这是用于保护有关部长或内阁决策的建议,直到相关决策最终做出。

根据OIA的规定,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与部长或内阁决策有关的建议将受到保护,因此拟议草案的部分进一步的信息未予公开。

相关决策将在商业、创新及就业部(Ministry of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Employment,MBIE)就草案范围和时间表给出进一步建议后做出。

Stanford在本周给RNZ的回应中确认,关于签证相关税费调整方面的咨询工作已经与各相关方完成讨论。

“政府致力于改进移民的资金划拨体系,确保它能更有效率、资金自给并更具可持续性。”她说。

“这项工作同时也是对政府’优先推进更有效率且更具财务可持续性的公共服务’的支持。我们部门的同事已经与移民领域的各相关方面就拟议的税费调整进行了意见征询,这也将有助于我们达成相关目标。”

“我们就可持续性移民资金模型做决定时,将考虑这些相关方的意见反馈。我很快会对此发表更多意见。”

Stanford预计,会在未来几周内以书面文件的形式呈交内阁。

国家党在大选前宣布的其他政策还包括以”加急费”的形式设立一个加快签证审理速度的”快速通道”,包括针对即将到来的国际留学生。

去年9月在宣布这项政策时,Christopher Luxon还是在反对党席位上–如今他已经成为总理–他当时说,国际留学生市场应该成为帮助新西兰”恢复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说,具体的价格设置将由移民局自行决定,只要他们能自己实现收支平衡就可以。

加急费还将与其他政策配套,包括每周为国际学生增加四个小时的可工作时长,以及扩大学生及其伴侣的可工作权利。

周四根据联合政府的政策方案公布的预算数字,可能不会完全符合国家党的财政计划,但应该会显示政府目前预计在未来一年将节省多少开支 — 以及签证费用将如何分摊给申请人。

工党移民事务发言人Phil Twyford称,他对(移民)系统如何完成财务节支拭目以待,并且如果签证费用上涨,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我会认为这大概是最有可能的选项之一。他们(国家党)竞选时就表示移民系统肯定会做出实质上的节支。”他说。

“我在特别委员会问过部长他们在这方面的计划,我得到的保证是他们不打算削减移民系统的任何部分。”

“签证和系统管理的所有机制基本上都是通过(签证审理)费用实现自筹的,但别忘了,本届政府对系统变革做出了许多重大承诺,因此他们将不得不对维持整个体系运转的人力、签证审核以及其他等等方面进行投资。”

“如果他们真的寻求节省开支,他们将在信守诺言方面承担实实在在的压力,所以咱们密切关注吧。”

前任工党政府在免去了新西兰移民局2.84亿的亏空后,在2022年10月将签证费用上调了279%。

当时,另一项资金审查计划研究如何在2024年底前克服进一步的1.35亿的赤字。

在此之前,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关闭边境,新西兰连续几年出现赤字,截至2020年6月的财政年度赤字达到1.346亿纽元。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