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中的“愤怒机器” outrage machine

新西兰知识 KANNZ 1269浏览 0评论

Outrage machine,看起来是不是有点陌生,这个词在英文新闻媒体中也是最近一年两年的时间才出现的,而且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翻译过来成为中文:愤怒机器?听起来是不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你搜索,最上面的结果应该是乐队愤怒机器的相关信息。本文要说的可不是乐队,而是社交媒体上出现的系统化的操纵民众情绪的机制,“愤怒机器”,英文的说法:outrage machine。

近几年,随着社交网络不断地渗透进入,并强力影响人们的方方面面,通过手机就能够方便的获取浩如烟海的网络信息,并且,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特别是负面的)消息的传播速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快速,那么,用消息来挑拨人们的情绪,用信息来制造人们的愤怒,很多国家和政府、或者是大型的机构,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而战场,就是没有硝烟的“互联网”。

操纵公众的愤怒,让他们变成“愤怒机器”并不是一个新的把戏,千百年来一直就有;当年的义和团“x洋人”,后来的“xx运动”,再到美国前总统川普的各种“MAGA”之类,都是挑动受众的情绪,让他们变得越来越敏感、脆弱、不求甚解,在思维偏激后,就会自发形成浪潮一般的 outrage。

但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到来,真真假假的信息是如此的快速传递,而对于令人发指的内容的回应(响应)却又是如此的简单,只需要手指简单的点几下,就可以“点赞”“评论”“转发”并形成传播链条,影响更多的人。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对这个新闻的真假没有判断,而只是想找一个渠道来宣泄自己的情绪,找人来分享一下自己的愤怒,就好像,看到一个新闻后,不可以到大街上骂娘或者大喊大叫;但却可以在各个公开的社交网络上用力的吐槽、好不加掩饰的渲染自己的态度。

真正躲在幕后操纵outrage的“组织者”,却十分冷静的在分析、预测、并全盘掌控着事态的发展。他们可以操纵民族情绪,操纵选民情绪;既可以对人来愤怒,也可以对事件,或者是其它的国家、政府来愤怒。

聪明的上网者,只会在互联网信息中,找到自己有用的那些,而不是被他人所利用、所掌控,莫名其妙的变成 outrage machine。这个机制,是 outrage machine;而无数的组成这个机制的“愤怒者”,你们也是一台一台的 outrage machine。

也许你看到这个文章,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说又说的不透彻,读起来窝囊;站长想说,没办法,这词可不能深入的讨论,要不然站长的网站必然被特定区域的互联网就拉黑了;站长穷酸,还要靠广告谋生;所以,一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点到为止。

outrage-machine

转载请注明:看新西兰 » 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中的“愤怒机器” outrage machine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