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要工作”是重振经济:总理正式宣誓后答记者问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3146浏览 0评论

11月27日,在惠灵顿举行的新联合政府宣誓仪式结束后,新任总理Christopher Luxon发表讲话。

上周五(11月24日)于惠灵顿,Luxon与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和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分别签署联合执政协议。

Peters将出任副总理一职的前半个国会任期,David Seymour将接任余下的任期。

本届内阁将有20名成员,其中14名部长来自国家党,行动党和优先党分别有3名部长进入内阁。

Luxon表示本届政府的”首要工作”就是重振经济。

“我们将切实缓解生活成本(危机)、让通胀在可控范围内,这样我们才能降低利率,让食品价格可负担性更高,让房租变得更低,燃油价格更低。”

“我们的重点是解决通胀的根本原因,这意味着将有一系列举措,确保我们从公共服务中节省出开支,公共支出是精打细算的,但同样,确保我们做一些实事,比如让储备银行专注于一个目标。”

他补充道,在控制通胀方面,政府将会专注于”重整法律及秩序,并且确保我们最终能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

在被问及今天的宣誓仪式上是否感觉到自己责任重大时,Luxon说:”我真的很享受今天。”

“这是一份令人敬畏的责任,所以我确实认为仪式分量很重,并且事实上所有的部长们都很清楚他们各自的责任。”

“就像我说过的,从事公共服务是一份非常特殊的荣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这里的原因,努力改善所有新西兰人的生活,这就是我们作为政府需要做的。”

当被问及他如何调和仪式中出现的毛利语数量与政府的方针一致时,Luxon表示他鼓励人们更多使用毛利语。

不过他也表示,他也希望新西兰人能够掌控自己的政府(的方向)。

“我们的确有公共服务部门雇佣了更多的雇员,消耗了更多的经费,(但却)得到更糟糕的结果,有一件事我们需要每个新西兰人都明白:这些机构都是干什么的,这些机构都能提供怎样的服务。”

Luxon表示,他希望能够施行让新西兰的太平洋岛裔人群发展的项目。

“但我们想要确保的是我们把钱花在了能够真正带来结果的好项目上,而这不是只针对太平洋人群事务部(Pacific People’s Ministry),实际上我们在所有公共服务部门都要这样做。”

在烟草立法方面,当被问及本届政府计划用这笔钱来为减税买单是否虚伪时,Luxon表示他不会这样描述。

“实际上,(上届)政府在大选前通过了一些立法,而这些相关法律还没有真正开始影响国家。”

他表示执政联盟不认为相关立法的”某些部分”是降低新西兰烟民数量的最好办法。

有媒体提问,政府是否会将此前竞选承诺中的减税所需的所有资金来源都在不久后的迷你预算案(mini-Budget)中公布,Luxon答复:”我们需要先内部讨论一下,在听过财政部的简报,并且对新西兰的财政状况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之后(才会考虑)。我们对(财务状况)有些担忧,恶化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了。”

“我们还对工党政府留给我们的一些财务上的漏洞和财政收支失衡感到担心,所以直到我们把这一切都理顺之前……是的,我们会有一个迷你预算案,但我们会采取一切行动或决策来让(财务)处境变得更好一些。”

他还表示,【条约原则法案】或将在圣诞节之后提交给国会。

鉴于国家党在竞选时曾承诺削减公共服务,在回答有关拥有如此庞大的行政团队是否虚伪的问题时,他说他不这么认为。

Luxon表示,本届政府的(人员配置)并非”过分庞大”,但也承认这是由于执政联盟有三个党派所致。

“我们需要开展(各部门的)工作,我们需要确保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业务,对于谁来领导各部门的具体业务,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Deputy Prime Minister Winston Peters, Prime Minister Christopher Luxon and ACT leader David Seymour on 24 November, 2023.
执政联盟政党党魁在上周五–David Seymour、Christopher Luxon以及Winston Peters。 Photo: RNZ / Samuel Rillstone

副总理Winston Peters表示,种族关系将会改善。

“种族关系将基于一个叫’平等’的概念的前提下加强;将基于一个比你更了解毛利事务的人所说的话……这个人叫Whina Cooper(女爵),她在1990年说过,我们签署了【怀唐伊条约】是为了我们可以有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家。我们都是新西兰公民,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同一个群体。”

在被问及(作为外交部长)第一个出访的目的地可能是哪里以及自己是否可能首先关注太平洋事务时,Peters说:”这是一个好问题,不过我今天下午要听取(相关事务)最新情况的重要简报,所以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而关于他是否可能和Luxon一同出访澳大利亚的问题,Peters回复道:”我不知道;在这个联盟中,我们倾向于在做出任何草率承诺之前都进行协商。也许,我们会看看他的想法。”

媒体对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问及了新设的监管部长一职的具体职责,Seymour说:”两件事:首先是确保对所有新法律法规的评估是高质量的–我们不希望我们对所引入的法律能解决什么问题都说不清,(导致)新法律带来的受益还抵不过成本,又或者是分不清谁是获利者谁会受影响,或者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因此,我们将对(需要监管的)主要监管举措进行高质量的监管影响分析。”

“我们还将就定各部门制定的法律法规进行审查……看看哪些规则可能已经过时,并制定一项综合法案,删除陈旧规章,让人们可以将精力集中在提高效率上,而无需在遵守毫无意义的陈旧规章上浪费时间。”

在被问及2024年第一学年有没有可能出现首家特许学校时,Seymour予以否认。

他表示,开设特许学校需要”至少一年”的流程,”所以2025年第一学年是有可能的,但未来三、四个月肯定不行。”

当被问及当优先党一些”反觉醒”政策(译注:war on woke,即保守思想反对当代左翼、如LGBTQ等平权思潮的”文化战争”)如何与行动党这种的社会自由主义政党站在一起时,Seymour说:”我们相信普世人权,你在现实生活种的所作所为是怎样的,比你是谁、或你出生时是谁更重要。我想你会发现,这与本届政府的大方向和这些基本价值观有很大的一致性”。

Seymour表示,他认为”围绕着性别认同和性教育议题,应该由谁、应该在什么年龄向孩子们介绍这些想法存在着合理的争论。在这类问题上不一定有对与错,也不一定有右与左”。

他还表示,他对”Te Papa(新西兰国家博物馆)这个名字没有意见。我觉得这对全国上下的新西兰人来说都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如果我们打算改掉这个名字我会感到惊讶的。但你永远不知道,可能会有参与该政策领域的人认为有必要这样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对此进行评估。”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