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政治献金的阴影,绝不仅仅笼罩着国家党

注:本文原作者为英文《先驱报》资深政治写手Claire Trevett。

政治献金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对国家党来说尤其如此。中国亿万富豪郎林通过自己在新西兰注册的公司,向国家党输送了15万纽币的政治献金,这件事既不违法,也不新鲜。2017年国家党已经公布了这笔捐款,由于金额巨大,以及郎林的特别昵称“狼先生”,当时还获得了媒体的广泛报道。昨天的报道新奇之处在于,这笔钱是如何捐赠成功的。国家党出走国会议员Jami-Lee Ross提供的细节中没有漏掉他自己,也没有漏掉前贸易部长Todd McClay。正是McClay要求Ross联系郎林的办公室,安排了随后的捐款。

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的辩护方式也很常见:捐款是合法的。

这倒是真的。所以总理Jacinda Ardern只能不情愿地承认捐款合法,但依旧表示自己认为国家党此举“并不符合法律精神”。

political-donations-just-a-quid-or-a-quid-pro-quo-20190829

image source: pixabay

为了防止外国势力干预内政,新西兰法律禁止外籍人士捐款超过1500纽币

2017年,国家党甚至退还过两笔来自海外人士的捐款,一笔是来自Zhang Xinyuan的4000纽币,还有一笔49975纽币来自澳洲公司Go-Airlie。不过在Zhang的4000纽币中他们留下了1500,倒是把Go-Airlie的献金如数退还了。由上文似乎可以得出结论,法律似乎还是挺有成效。不过外籍人士可以通过本地注册的公司进行政治捐款,才是大家近期的关注焦点。

司法部和选举委员会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新西兰情报机构更是提醒大家外国的干预,并且呼吁一场改革。

捐款的操作细节恰巧让我们能够一瞥新西兰政党对于政治献金的处理手法。通常来说他们会希望能够秘密处理,而他们不希望引人注目的原因,不外乎是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尴尬。

对很多政党来说,因为对手和媒体不停追问捐款是否诚实合规,这类事情很容易让人头疼。新西兰优先党就经历过捐款丑闻,工党也不例外。这么些年来,因为国家党太想获得更多捐款,他们尤其容易受到诘问。2005年他们曾经通过已经不复存在的怀特玛塔基金会(Waitemata Trust)处理匿名捐款而没有披露来源。

《选举财务法》(Electoral Finance Act)出台后,制定了更严格的披露规则,这家基金会随后解散。2009年国家党上台后撤销了这条法规,不过捐款披露规定得以保留。将大的捐赠者置于公众的审视之下,更容易让政治对手质疑捐款动机,是否存在利益冲突,以及筹款行为是否恰当。

2014年,时任总理John Key曾经因为和华裔商人刘栋华共进私人晚餐被批评,刘栋华向Jami-Lee Ross捐了25000纽币。Ross随后退还了这笔捐款。当时刘栋华正面临家暴指控,不过此后指控被判不成立。毛利党和工党也收到了他的捐款。时针往后拨,2018年知名华裔商人张乙坤也被曝出向国家党捐款10万纽币。Ross随后爆料称,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要求将10万纽币政治献金拆分成小额,从而绕开申报。

该党坚称自己的处理方式没有问题,因为被拆分后的小额献金并没有达到申报的门槛。以上种种,不过是让人愤怒的政治献金操作的一部分。想要改变现状可能会让人不安,除非像工党在2005年通过的《选举财务法》一样达成共识。一方的改革很容易被视为保护己方的资金来源,同时对竞争对手造成打击。工党也不会希望修法限制工会捐款,正和国家党不希望限制公司捐款如出一辙。这也是为什么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乐于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留给特别委员会,虽然他也暗示说如果耗时太久自己可能会在某个时间节点采取行动。

设置捐款上限,降低披露门槛,引入公共资金减少对捐款的依赖,大家已经呼吁很久了。没有哪个政党经得起放大镜审视。无论哪一方,不过是罹患了一种名叫自私自利的病。

新闻来源: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看新西兰 » 评论:政治献金的阴影,绝不仅仅笼罩着国家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