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鞍背鸦 Saddleback(tīeke)

新西兰鞍背鸦 Saddleback(tīeke)

鞍背,听说过吗?它是一种新西兰特有的珍稀鸟类的名字,毛利语 tīeke;鞍背指的是它的背后有一块像是马鞍一样的颜色,虽然发音相同,可不是前日本首相“安倍”哦。

鞍背长相比较像是乌鸦,所以也被称作“鞍背鸦”,它的羽毛是带有光泽黑色,在阳光下微微发出靛蓝色的光芒,背后则有一块带有栗色的、马鞍形状的羽毛,尾巴翘翘的,有时候在屁股上还有一小块栗色的羽毛;也有橙色乃至于少见的鲜红色的。

鞍背鸦的英文名字比较容易记忆,叫做 saddleback,也很容易发音;比毛利语的 tīeke 容易记哦(毛利语怎么发音?te-eh-keh 提伊克)

鞍背鸦是新西兰特有的品种,它的近亲也都是新西兰特有的鸟类,目前存在于世界上的除了鞍背鸦以外,还有 kokako 垂耳鸦,另外还有已经灭绝的鸟类 huia。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在尖尖的嘴巴两侧有彩色的赘生肉一样的附属物,英文称这种东西叫 wattles。

鞍背鸦在新西兰的北岛和南岛都有分布,生物学家根据其轻微的不同,将其分成为了“北岛鞍背鸦”和“南岛鞍背鸦”;它的体型较大,有25厘米长,重量可以到75克之多,算是较为强壮的鸟类。鞍背鸦是肉食性的鸟类,通常他们使用嘴、或者是爪子,把树皮撕开,在树皮的下面找到昆虫吃掉;偶尔的,它们也“吃素”比如说凋落的树叶啦,水果啦、花蜜啦,都可以作为食物。鞍背鸦虽然叫“鸦”但实际上它不是一种很善于飞行的鸟类,这也是新西兰大多数鸟类的通病(总比国宝kiwi鸟强,那个货压根不会飞)。

鞍背鸦倾向于在靠近地面的位置、甚至是地面上筑巢,当雏鸟孵化,也不是马上学习飞行,而是在地面的巢穴附近跳来跳去,锻炼老天爷赋予它们的健壮的腿部的肌肉。

但是,正由于它们靠近地面筑巢的特性,让它们特别容易受到哺乳动物、尤其是老鼠、负鼠、白鼬等动物的袭击;自从新西兰在移民们把外部世界的这些动物引入后,鞍背鸦的数量就开始急速减少,迅速的从南北两个主岛上消失。到了20世纪之初的时候,鞍背鸦只在遥远的北岛以北的一个离岛上、以及在南岛阴暗的 Big South Cape Island 了。

好在新西兰的人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快速的营救行动终于让这种繁殖能力并不差的鸟类存活了下来,避免灭绝的悲剧。1964年,当时将近灭绝的鞍背鸦,被人们从 Hen Island 转移到了 Whatapuke Island,这个岛没有遭受外来物种的入侵;目前,北岛鞍背鸦在新西兰北岛附近的九个离岛自然保护区上,免受捕食者侵害的生活着。鞍背鸦的保护也被认为是新西兰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物种保护案例之一。

平时你在新西兰是见不到这种比较大的鸟类的,只有在特定的动物保护区,以及介绍新西兰生物的一些视频中,能够看到这种鸟类。比如说,奥克兰附近的离岛 Tiritiri Matangi Island 就能看到这种鸟类,前提是,你要买几十块一张的船票从奥克兰坐船过去。好在这货是白天活动的,比“昼伏夜出”的 Kiwi 鸟更容易让人观察到。

saddleback-tieke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