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两旅游胜地或放宽性工作限制

新西兰两旅游胜地或放宽性工作限制
Photo by Kate Antamanova / Unsplash

性工作在新西兰是合法的。在皇后镇和Wanaka这两个世界级著名景点,目前对妓院的开设限制很严格。但这一情况可能很快要发生转变。

皇后镇湖区议会正在审查其2017版《妓院管制附则》,旧附则限制了皇后镇和Wanaka的妓院。

如限制经营范围、妓院之间间隔不得低于100米、妓院不得位于一楼或者地下等。

people walking on sidewalk near brown bare trees during daytime
Photo by Sulthan Auliya / Unsplash

自2017年该条例发布以来,湖区议会仅收到过8起投诉,无一人被起诉。

而此次2024年新附则草案中提出了很多建议:包括增加允许妓院经营的面积取消妓院不得在一楼和地下的限制等。

上周,湖区议会就提案举行了听证会,遭到了来自各个组织的反对。

他们担心这会为这两个顶级旅游景区带来“性旅游”和人口贩卖

5个组织在听证会上发言,这些组织均位于皇后镇湖区以外。

反对卖淫的组织新西兰国际妇女宣言的发言人Janet Alexandra表示:“我们不希望皇后镇成为性旅游目的地,因为这意味着贩卖妇女卖淫的情况会大大增加。”

新西兰妇女参政运动发言人Jennifer Scott也向地区议会发出了警告。

她说:“如果这项条例实施,曾经安静、适合家庭生活的小镇将会出现大量的色情区域。

“这不仅为人口贩卖打开了大门,政府还要通过税收和贩卖妇女身体获取收入。

“地方议会应当对当地妇女和儿童所遭受的任何伤害负全部责任。”

新西兰性工作者协会代表、女爵士Catherine Healy对新条例也提出自己的观点。

她说,听证会当天正好是《卖淫改革法》通过21周年纪念日。

她曾与许多地方议会就妓院的选址问题进行了合作。

Healy指出,皇后镇湖区附则的限制性“令人难以置信”,而很多性工作者担心违反规定,所以选择不向当局寻求帮助。

她说,这种情况逼得很多性工作者为非法妓院工作

听证会现场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在小型中心商业区经营妓院的成本,这使得性工作者无法独立。

“他们没办法在这一有争议的地区经营。这是不可能的。”Healy说:“从根本上说,性工作者被迫在违反规定的情况下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她说,必须将性工作者的权利、健康、安全和福祉放在考虑的核心位置。

“性工作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限制人们站出来的附则。”Healy说。

地方议会收到了20份关于附例修改建议的书面意见,其中13份来自该地区以外。

在听取了这些意见后,听证小组决定建议略微扩大妓院的经营区域,并取消妓院不得位于一楼及地下的限制

湖区议会全体成员将在稍后的会议上审议这些建议。

reference:
https://www.thepost.co.nz/nz-news/350322029/sex-tourism-concern-queenstown-and-wanaka-liberalise-brothel-bylaw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