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青少年司法和刑事责任年龄

新西兰的青少年司法和刑事责任年龄

最近几年,新西兰的青少年犯罪率越来越高,无论是在便利店殴打店主盗窃零食,还是拿着锤子砍刀去珠宝店抢劫钻石,亦或者是偷一辆汽车三五成群开车撞击酒铺商场然后“零元购”,这都让生活在这片曾经治安良好的土地上的人疑问不已,新西兰这是怎么了。人性本不善良,只有用法律,对这种行为进行审判和束缚,并让犯罪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能够阻止更多的犯罪,或者是降低重复犯罪的可能。但是,对于这些小小年纪就开始打架斗殴盗窃抢劫的小孩子们,新西兰的司法系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有效。

绝大部分的华人,更偏好于严峻刑罚,这是骨子里法家“严刑”思想一脉相承下来的。对待犯罪者,无论年龄,华人更崇尚严刑峻法,注重法令的威吓功能,期望能以刑去刑,使人民因为法律的施行而知道何者当为,何者不当为,达到以法施教的目的。

不过,这事儿,在新西兰没那么简单。

新西兰的青少年司法系统由处理 10-13 岁儿童和 14-16 岁青少年犯罪行为的组织和流程组成。这些不同于一般的刑事程序,并受不同的原则管辖。

新西兰历来专注于青少年罪犯的福利模式,将儿童的需求放在首位。这通常涉及将孩子从他们的家庭中带走,并将他们送入机构。这几乎就是最严格的惩罚了,而不是大家印象中的“扔进监狱,劳动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模式。新西兰的《儿童、青少年及其家庭法案 CYPTFA》标志着从这种转变到基于家庭的程序和司法模式,该模式将国家干预(司法力量)视为最后的手段。

CYPTFA 为儿童和青少年设立了两个独立的司法程序。这种差异化是基于年轻人更脆弱、判断力更不成熟的态度,这应该被考虑在内。不同的程序以承认儿童或青少年的更高需求和脆弱性的方式识别儿童或青少年的犯罪行为。因此,罪责程度由年龄组决定。然而,现在重大的立法修改允许在犯罪足够严重的情况下起诉儿童。

该法旨在促进儿童、青少年及其家庭的福祉。该过程旨在减少青少年被监禁的程度,并建设性地处理青少年和儿童造成的问题。通过让儿童或青少年对他们的行为负责并鼓励他们为自己的违规行为承担责任,同时考虑到他们的需求并确保他们有机会从经验中受益发展来实现的。

其原则是:

  • 尽可能避免刑事诉讼;
  • 刑事诉讼不得用作提供福利的手段;
  • 加强家庭和家庭;
  • 让儿童和青少年留在社区;
  • 年龄作为缓解因素;
  • 制裁应促进年轻人在家庭和家庭中的发展,并且在形式上限制最少;
  • 尊重受害人的利益;和
  • 解决儿童和青少年脆弱性问题的特别规定。

新西兰刑事责任年龄区间

在新西兰,10岁以下的儿童不能被定罪。如果孩子年满 10 岁或 11 岁,他们可能会因谋杀或过失杀人罪被起诉。如果犯罪者年满 12 岁或 13 岁,则只有在最高刑罚为 14 年或以上监禁的情况下,或者如果他们是屡犯且前次犯罪的最高刑罚为 10 年或以上,他们才能被起诉最高可判处 14 年或以上监禁。所有年龄在 10 至 13 岁之间的儿童都有可推翻的无能力犯罪推定。14 至 16 岁的年轻人可能因任何罪行而被起诉,除非具体立法规定了更高的年龄限制(例如,16 岁以下的人不能被定罪乱伦)。

如果孩子被带入法院系统,法官可以酌情决定是否使用刑事程序来定罪,或是将他们引导至社会福利方式来接受教育。当儿童犯罪者不属于这些类别时,他们将根据 CYPTFA 的照顾和保护条款或由警方处理,这些条款受青少年司法原则管辖。

如果在 14 到 17 岁之间,法院将考虑罪犯的年龄。如果青少年法庭处理犯罪,则青少年司法法和青少年原则将适用。但是,如果适用《2002 年量刑法》,罪犯可以被送往地区法院或高等法院进行量刑或审判。根据 2002 年量刑法,17 岁以下的儿童或青少年不得被判处监禁或家庭拘留,除非他们犯有第 4 类罪行(例如谋杀、过失杀人、危害国家罪)或最高刑罚为 14 年监禁的罪行或者更多。

youth-justice-n-criminal-culpability

image source: pixabay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