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政府针对华人人头税致歉22年后,与种族主义的抗争仍需继续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773浏览 0评论
Chinese New Year Celebration in The Grand Hall at Parliament Buildings, Wellington.Photo by Mark Coote. Copyright Mark Coote. 12/02/2002.
2002年工党政府总理Helen Clark在国会对华社道歉,身后是当时的内务部长George Hawkins。 Photo: Supplied / Nigel Murphy

22年前,新西兰政府作出了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举动–为向华人征收人头税以及其他歧视性法规,而向新西兰华人社群道歉。

此外,因为此前的道歉用英文和中文普通话进行,政府去年还第一次使用粤语再次致歉。

今天,当年为了争取政府道歉而努力奔走的华人前辈说,每个华人移民都应该了解这段历史,并思考这段历史对当今的意义。

2002年2月12日,工党政府总理Helen Clark在国会的中国新年活动中发表了致歉辞,她表示,华人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在新西兰一直受到歧视,政府对此深表歉意。

 

人头税和多项歧视政策

从1842年第一位华人王鹤庭(Appo Hocton)来到尼尔森,再到19世纪60年代华人矿工成批来到奥塔哥地区淘金,新西兰的华人数量逐渐增多。

在那之后不久,新西兰政府便引入了一系列严苛的法律来限制华人移民。

Archives New Zealand - Te Rua Mahara o te Kāwanatanga, Reference: L, 24-8, Box 1
人头税证书。 Photo: Archives New Zealand – Te Rua Mahara o te Kāwanatanga Reference: L, 24-8, Box 1

1881年,政府开始向华人收取每人10英镑的人头税作为入境费用,并且限制人数,规定每10吨货物只能有一名华人入境;1896年,人头税甚至被增加到了100英镑,每200吨货物只能有一名华人入境。

当时的100英镑,相当于现在的将近2万纽元,几乎是一个人全职劳作两年的全部收入,很多人根本无法负担。

Clark在当年的演说中表示,没有任何其他族裔被收取人头税或受到相关限制,而这项政策直到1944年才被废除。

2002 Feb inside the parliament house where the prime minister made the official apology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L-R: Lynette Shum, Nigel Murphy, Kirsten Wong and Manying Ip. Lynette wore an old Chinese coat that belong to her grandmother when she paid the poll tax when she entered NZ.
2002年2月,参加新西兰政府道歉仪式的华人代表。从左至右:Lynette Shum, Nigel Murphy, 黄银芳和叶宋曼瑛。 Photo: Supplied / Nigel Murphy

此外,新西兰还有一系列针对华人的歧视性政策,包括:1908年,华人在离境前必须在身份证明上按压指纹(其他族裔均无需如此);1908年华人被剥夺入籍权,这一规定直到1951年才被废除;华人必须接受英语阅读测试,其他族裔只需用母语进行写作测试;1935年,华人的家庭团聚政策在暂停15年后被重新引入,但限于每年10人,这一政策一直持续到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才被取消。

“我们承认实施人头税对华人移民所造成的困难处境、金钱上的花费以及其他歧视性移民措施的不良影响,导致了华人移民被迫与家人分离的情况,” Helen Clark当年在致歉辞中说。

“今天,我们也对于这些曾经被认为是适当的措施表达我们的难过与遗憾。虽然在当时政府通过这些法律是合法的,但今天在我们看来,他们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我们相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和解行动,以确保我们国家的这一段历史能够彻底结束。”

“政府今天的道歉是一个和解进程的正式开始,”她说。

 

长达十年的努力

让政府道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著名华人学者叶宋曼瑛(Manying Ip)表示。当年政府致歉时,她也在场。

“因为从来没有过。不但新西兰没有过,全世界都没有过。唯一只有加拿大,并且比我们晚了几年(指2006年加拿大总理对收取华人人头税道歉),而澳洲和美国直到今天也没有。我们也要正视这个事情,这个道歉是很不容易的,”她说。

的确,为了这个道歉,自1990年代初开始,纽西兰华联总会(New Zealand Chinese Association)付出了长达10年的努力。最早参与争取政府道歉的华人,包括冯志伟(David Fung,已过世)和他的妻子吴瑞珍(Esther Fung),以及叶宋曼瑛,还有另一位华联成员黄银芳(Kirsten Wong)和历史学家Nigel Murphy。

Kirsten Wong
黄银芳(Kirsten Wong)。 Photo: Supplied

“我们进行了10年的上门游说,”黄银芳说,当时华联成员一直积极与各届政府的部长和其他官员联系与沟通,表达他们的诉求。

黄银芳也是人头税纳税者的后代。”我外公1895年来到这里,付了10英镑的人头税。后来他回到中国结婚,当他把外婆带过来的时候,她需要付100英镑。”

她说,之所以想让政府道歉,是因为新西兰各种历史上曾长期存在的歧视性政策,及这些政策带来的社会影响。

1920年,新西兰颁布了带有强烈种族歧视色彩的移民法,阻止非英裔白人入境,这一时期,在新西兰的华人基本全是此前已来到新西兰的华人的后裔或亲属,直到1987年,新西兰颁布新的移民法,才向世界各族裔开放移民。

但是,亚裔移民的迅速增加,对当地的白人社群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于是种族歧视事件频频发生,黄银芳说。”你在街上走,就会有人朝你扔酒瓶,或者朝你喊,让你滚回自己的国家。”

同时,华人社群对这些事件也反应强烈,她说。

“因为早期来到新西兰的华人移民也经历过这些,”黄银芳说。”作为一个社群,我们认为这种行为是无法让人接受的,于是我们开始组织起来发声,……对于早期华人受到的种族歧视,白人也许不记得,但我们还记得人头税的时代。”

Esther Fung
2002年2月,吴瑞珍在政府的致歉仪式上发表讲话。 Photo: Supplied / Nigel Murphy

从1991年开始,冯志伟作为带头人,提出了想说服政府道歉的想法。之后,他们邀请历史学家Murphy介入,开展相关研究,作为提交给政府官员的参考资料。

十年期间,新西兰政府多次换届,再加上各种反对的声音,这项工作的进展并不顺利,终于到2002年,工党政府进行了道歉。

“那种感觉太棒了,我感受到了一种自由和解脱,因为很多年来,华人一直默默承受自己所受到的歧视,很多历史都已经被遗忘。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新西兰人,”当时在场的黄银芳说。

“因为她(Helen Clark)对我们的历史遭遇表示了认可,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随后发生的事情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她所指的是,政府后来采取了一系列的和解举措,包括与人头税纳税人的后代进行咨询与开展座谈,以及于2004年拨款成立了华人人头税遗产信托基金(Chinese Poll Tax Heritage Deed Trust),对歧视性政策所造成的伤害进行补偿。

“这个基金会为新西兰华人历史的研究提供了资金。而对历史的研究让我们社群联结在了一起……,也加强了对自己的身份和历史的认知……,这也是我们能传递给下一代的一个最好的礼物。”

历史学家Murphy当时也在致歉现场,他说自己大概知道总理会道歉,但是当真正听到道歉时,那种感觉不同寻常。

“Helen Clark的致歉辞非常好,非常真诚。这是来自政府的道歉。这不是终点,而是一个仍将继续的旅程。”

 

“不能放弃抵制种族主义”

叶宋曼瑛鼓励移民主动了解关于人头税的历史,并思考这段历史对当今社会的意义。

她说,华人移民之所以能够作为多元文化的一份子,与所有人平起平坐,人头税的道歉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是对于真正达到多元文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美国、澳洲和新西兰都是以白人为主的国家,在建国之初都是单一文化……虽然当今时代不同,但是真正达到多元文化还是很难的,”她说。

黄银芳说,所有移民都应该去主动了解新西兰的文化,而华人文化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新西兰的移民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

“我们为这个道歉奋斗了10年,这完全是由华人社群主导的工作所取得的结果,证明我们可以促成社会变化。”

当时担任华联惠灵顿分会会长的吴瑞珍也出席了政府的致歉仪式。当时,她还作为人头税纳税人的后代发表了讲话。她也认为,这段历史对当今社会来说具有重大意义。

“(新移民)进入这个国家时所享有的自由、所拥有的机遇,以及减少的障碍,是因为早期华人移民所遇到那些困难,给后来新西兰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信息。”

她说,不论是毛利人、华人,还是其他族裔,每个族裔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正是这些不同才构成了如今的新西兰。

“新西兰并不完美,但它比过去要好。我们决不能放弃与种族主义进行抗争,也决不能停止去认识所有族裔所面对的种族歧视。”

“我相信社群的力量,我认为任何社群都应该以自己的身份为傲,去了解自己的历史与文化,并与其他社群分享。”

现任少数民族事务部部长Melissa Lee说,了解新西兰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历史有助于增进理解,并最终加深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我认为,对于生活在新西兰的每个人来说,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包括我们少数民族社区的历史,都很重要。”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Liu Chen,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