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开始,奥克兰垃圾条将陆续停止使用,费用改为通过地税支付

年底开始,奥克兰垃圾条将陆续停止使用,费用改为通过地税支付
从今年年底开始,奥克兰各区域垃圾桶上的垃圾条将陆续停止使用。 Photo: Supplied/ Auckland Council

奥克兰市议会表示,从今年年底开始,奥克兰普通垃圾收集有新的变化:垃圾桶上的彩色标签将陆续停止使用,取而代之的是通过地税支付普通垃圾的收集费。

对于这一变化,华人们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市民担心地税增加

居住在奥克兰北岸Murrays Bay的Sarah Chen对取消贴垃圾条的措施并不支持,她认为此举措是硬性收费。

“这费用加到地税里,变相地成了硬性收费,” Chen表示。”原来贴(垃圾)条的时候,我们可以按需丢垃圾,不是每周一丢,有时候两到三周才丢一次生活垃圾。”

“如果我们到海外(国家)几个月,不在家,垃圾费还是一样交,这不合理。”

对于垃圾收费究竟多少合理,Chen也提出质疑。

“每家每户住的人口数不一样,产生的垃圾也不一样,怎么计算垃圾费呢?”她说。

“整租的出租房,本来垃圾贴条都是房客自己出,现在(通过地税)算到房东头上不合理……租金又要涨了。”

住在奥克兰Westgate的Mia Zhao也担心新规会导致地税费用增加。

“(市议会)刚刚推出厨余垃圾桶,现在红桶(普通垃圾桶)三周到四周才丢一次,(以后按新规)会凭空增加日常开销。”

Zhao表示,使用不完的垃圾条也是让她头疼的一件事,因为购买了过多的垃圾条,她最近开始在小红书上进行售卖。

“已经卖了25条了,但还剩40条,只能接着在小红书上卖,或者送给住在南区的朋友,他们到明年6月(才取消垃圾条使用)。”

Chen表示,她担心家中贴条无法在新规执行日期前使用完,便也开始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售卖。

“我想尽快卖出用不完的贴条,避免更多的损失,”她说。”有的贴条是5.2纽元到5.6纽元买回来的……我现在只能用4.5纽元到5纽元一张的价格出售,有的只卖了4纽元一张。”

她表示,用不完的垃圾条应该允许到超市进行退款。

food scraps collection bin
目前,奥克兰的垃圾桶包括普通垃圾桶、可回收垃圾桶以及绿色厨余桶。 Photo: Supplied/ Auckland Council

“按扔付费”体系并未减少垃圾桶内垃圾量

奥克兰市议会废弃物处理总经理Parul Sood表示,垃圾收集贴条,即 “按扔付费” (pay as you throw,PAYT)体系是在2017年到2018年期间推出。

Sood表示, “按扔付费” 体系推行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实现奥克兰市议会2040年实现垃圾填埋量为零的目标。

“2018年,国际上认可’污染者付费’体系能极大地促进家庭废物最少化……作为国际共识,市议会的【2018年废物管理和最小化计划】决定大范围执行 ‘使用者付费’或’按扔付费’垃圾收集系统,”她说。”垃圾条被奥克兰市议会作为’按扔付费’的方法,在Waitākere,Papakura以及北岸使用。”

Sood表示,此次奥克兰市议会决定停止垃圾条的使用,是因为执行后发现,垃圾条的使用其实并没有减少大多数奥克兰居民放入垃圾桶的垃圾数量,也没有起到显著减少浪费行为的效果。

“奥克兰的一项详细的分析,比较了地税支付区域和’按扔付费’的家庭,发现两者在垃圾产生量上几乎没有差别,在两个区域都有一些家庭几乎不扔垃圾到垃圾桶内。”

Sood表示,市议会将会继续通过其他策略鼓励市民减少生活中的垃圾。包括推出绿色厨余桶,减少奥克兰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数量,以及降低填埋场气体的排放。

“自从推出厨余收集服务以来,已经有2.2万吨食物残渣没有进垃圾填埋场中。”

根据RNZ此前的报道,所有被回收的厨余垃圾是被送往Reporoa(位于陶波和罗托鲁瓦之间)的Ecogas厨余垃圾处理设施,通过厌氧分解技术产生可再生的能源以及液体肥料,而不是被送往垃圾填埋场。

她表示,为了实现2040年垃圾填埋量为零的目标,通过数据分析和研究,加上垃圾条存在诸如被盗、被遗忘等问题,奥克兰市议会决定取消垃圾条的使用,转为通过地税支付垃圾收集费,并且提供给市民不同尺寸的垃圾桶进行选择。

根据市议会的官方信息,垃圾条的定价可能因为地区以及零售商而异,市议会建议的零售价为:80升垃圾桶,蓝色垃圾条为3.5纽元/条;120升、140升垃圾桶,橙色垃圾条为5.2纽元/条;240升垃圾桶,绿色垃圾条为7.7纽元/条。

不过,从今年7月1日开始,垃圾条的建议零售价将上升:80升垃圾桶垃圾条为3.8纽元/条;120升、140升垃圾桶垃圾条为5.8纽元/条;240升垃圾桶垃圾条为8.6纽元/条。

Sood表示,一旦新规开始执行,房产所有人缴纳一定的地税,将不再需要购买和使用垃圾条。

对于大家比较关心的垃圾条取消后,究竟会需要缴纳多少地税的问题,Sood也进行了答复。

垃圾条最早将从年底开始停止使用

Sood表示,2024年至2025年财年(2024年7月1日起至2025年6月30日),地税即将包括普通垃圾服务费。纳税人具体缴纳多少地税,取决于使用的垃圾桶尺寸,以及在实施新的垃圾收集服务时该地区财政年度所剩余的时间量。

Sood介绍,目前奥克兰大部分地区的物业需要缴纳以下三项费用,且这些费用的政策不会有变化:

  • 最低基本服务:2024/2025地税年为63.07纽元/年,包含社区回收中心、无机物收集等服务的费用。
  • 标准可回收(240升可回收垃圾桶):2024/2025地税年为174.77纽元/年。
  • 厨余垃圾(23升厨余垃圾桶):2024/2025地税年为81.19纽元/年。

Sood表示,奥克兰实施统一规划(Auckland Unitary Plan)前原奥克兰市议会(Auckland City Council)、Manukau市议会(Manukau City Council)辖区的地税缴纳者已经通过地税支付了普通垃圾收集的费用。

她表示,拟定的针对普通垃圾的标准目标税费为172.91纽元/年(适用于2024/2025地税年),费用适用于120升的标准垃圾桶。

此外,地税缴纳者也可以根据自己家庭的需求,选择其他尺寸的普通垃圾桶。

尺寸更小的垃圾桶(80升)产生的税费更低,2024/2025地税年为145.25纽元/年;尺寸更大的垃圾桶(240升)所产生的税费则更高,2024/2025地税年为290.09纽元/年。

Sood表示,对于地税支付的普通垃圾收集服务非一整年的情况,该笔费用将会按照实际时长比例进行分配。

针对部分市民认为通过地税缴纳普通垃圾会导致费用比使用垃圾条更高的担忧,Sood也给予回复。

她表示,如果所有人都使用市议会为每家每户提供的三项垃圾收集服务(包括普通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厨余垃圾),市议会的整体运营成本会降低,节省下来的费用最终将惠及居民。

“这样意味着奥克兰市议会鼓励居民充分利用垃圾分类服务–可回收垃圾和厨余垃圾服务,”她表示。”当同时有效地使用三个垃圾桶,许多家庭会发现,他们可以轻松地转为使用尺寸更小的80升的普通垃圾桶,这样甚至可以省下更多钱,因为80升的普通垃圾桶所要缴纳的地税额度更低。”

Sood也鼓励垃圾不多的家庭,选择容积更小的80升垃圾桶。

Sood表示,通过地税付费的普通垃圾收集服务将会在接下来的18个月,陆续在奥克兰不同区域展开:Waitākere从2024年12月2日开始执行;北岸从2025年3月3日开始执行; Papakura从2025年5月5日开始执行;Franklin将从垃圾袋转为垃圾桶,服务将从2025年7月7日开始执行;Rodney目前没有市议会提供的垃圾收集服务,通过地税支付的普通垃圾收集服务将从2025年9月1日起开始执行。

奥克兰市议会也希望市民提前规划。Sood表示,地税支付的普通垃圾收集服务开始启动后,如果市民有尚未使用完的垃圾条,可以选择到当地的图书馆申请退款,但每次退款服务最多只能是3个垃圾条,退款服务只适用于新服务开启后的两个月内。

市议会也建议市民不要囤积垃圾条,如果确实有多余的垃圾条,可以考虑卖给朋友或者邻居。

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通过奥克兰市议会官网查阅。 奥克兰居民也可以通过输入家庭住址,了解垃圾服务变化对所住区域是否有影响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