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历史上的鸸鹋战争 Emu War

澳大利亚历史上的鸸鹋战争 Emu War

鸸鹋战争(Emu War),又称大鸸鹋战争(Great Emu War),指的是1932年下半年,澳大利亚军队于西澳大利亚州对鸸鹋实施的剿灭行动。1932年,西澳大利亚州农民向军方控诉当地土生土长的鸟类鸸鹋种群数量太多,成天四处蹓跶,导致了当地的食物与淡水匮乏。为了遏制鸸鹋数量的增长,澳大利亚军方派出了装备有机枪的士兵,进行了对鸸鹋的大规模剿灭行动。这次剿灭行动被后世称作“鸸鹋战争”。

鸸鹋(学名:Dromaius novaehollandiae)是现存世上除了鸵鸟以外最大的鸟类,为鸸鹋属唯一的物种。由于仅分布于澳大利亚,是国徽上的动物之一,也译作澳大利亚鸵鸟。鸸鹋通常居住于人口稀少的地方,但不包括密林和沙漠。它们逐水草而栖息,是鸟类中的机会主义者。它们爱追随雨水,鸸鹋还是游泳健将,能够横渡河流。鸸鹋日常的食物有榖类、花朵、果实、嫩芽、昆虫、幼虫或任何可食用的东西。为帮助消化,他们还会吞下小石头。虽然鸸鹋经常都会吃掉农夫的农作物,但由于它们亦爱吃农作物的昆虫,使农作物生长的更好,澳大利亚的农民对他们又爱又恨。鸸鹋基本上是独居动物,它们在到处寻找食物,虽然有时似乎成群活动,但这并非真正的社交活动,而只是在各自觅食的路上相逢罢了。

本文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鸸鹋战争

鸸鹋战争背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大量的澳大利亚退役军人与英军老兵来到了西澳大利亚州,过起了农民生活,他们往往到达更边远的地方。在1929年的大萧条中,政府鼓励他们大量种植小麦,并承诺将以补贴的方式给予援助。然而政府却失信了。尽管有着补贴的承诺和建议,小麦的价格依旧在下跌。到了1932年10月,这件事情终于到了头。当小麦收获的季节到来时,农民扬言说将拒绝收割小麦。

多达两万只鸸鹋的到来对农民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鸸鹋在孵化期过后常常迁徙,从内陆地区来到沿海一带生活。鸸鹋们发现被西澳大利亚州农民清洗的耕地和为牲畜提供额外供应的水源是鸸鹋们不错的栖息地,因此侵入了农民的领地——在Campion和Walgoolan交界之处的耕地尤为严重。鸸鹋吞食了小麦并毁坏了麦田,在围栏上留下了许多大缝隙,使野兔能够从缝隙中进入麦田,并留下了诸多隐患。

农民决定向政府反映鸟类肆虐农田一事,由一个退伍军人组成的代表团向国防部长乔治·皮尔斯爵士转达了农民的意见。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军人定居者们很了解机枪的特性,向政府提出了配备机关枪的请求。皮尔斯爽快地答应了,并提出了一些附加的条件:机关枪必须由澳军士兵使用;行军的费用由西澳大利亚州政府拨付;农民必须提供食物和住宿,以及弹药的费用。皮尔斯同时也赞同农民们将鸸鹋当作不错的练枪靶子的观点。这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些政府官员认为这是一种帮助西澳大利亚州农民的行为,最终导致了美国福斯电影公司的一位摄影监督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之中。

鸸鹋战争经过

下达剿灭鸸鹋命令的乔治·皮尔斯爵士。此人后来在参议院中被参议员詹姆士·杜恩(James Dunn)谑称为“鸸鹋战争部长”。

1932年,澳大利亚军队介入了这次战争,指挥官为澳大利亚皇家炮兵团第七炮兵连的G·P·W·马里帝兹(G.P.W.Meredith)少校。在少校的指挥下,两名士兵配备了两挺路易士机枪和一万发子弹。由于一段时期的下雨,根据当地居民建议,这次行动被耽搁,然而却导致鸸鹋扩散到了更广的地区。直到1932年的11月2日才正式开始。根据报导,军方已与当地农民签下了订单,军方将提供100只鸸鹋的皮给农民,并由农民将它们制成帽子提供给澳大利亚轻骑兵。

第一次行动

11月2日,一个来到Campion的人看见了大约50只鸸鹋。由于这些鸸鹋在射程之外,当地人试图将鸸鹋引入埋伏圈中,然而鸸鹋们却四散跑走,使人们难以瞄准进行射击。不过,虽然第一轮扫射由于在射程之外而没有达到目的,第二轮开火却足以杀死一些鸟类。同日的晚些时候,人们遇到了一小群的鸸鹋,“可能有十二只左右”的鸸鹋被杀死。

紧接着的重大的行动发生于11月4日。马里帝兹在一个当地的水坝附近设下了埋伏,超过1000只鸸鹋被引进了埋伏圈。这次射击手们等到鸸鹋走近时才对它们开火。仅仅杀死了十二只鸸鹋之后,枪支卡壳了。幸存的鸸鹋四散跑走,这天中人们没有看到更多的鸟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马里帝兹选择将行动转移到更远的南方,那里的鸸鹋“据说相当驯服”。 然而,尽管他相当努力,其战斗成果却十分有限。在一段时间里,马里帝兹甚至将路易士机枪安装在一辆卡车上:此举后来被证实是徒劳的,卡车无法追上鸸鹋,而且在卡车上的射手难以向鸸鹋射击。11月8日,也就是第一次行动开始后的第六天,军方已经耗费了2500发子弹。被杀死的鸸鹋数量不详:一项统计资料声称仅仅50只,而其他的资料则称为200只至500只左右;另外,马里帝兹的官方宣称军方没有任何伤亡

鸟类学家Dominic Serventy对这次行动作了总结:射击手们向大量鸸鹋开火的梦想是十分荒唐的。鸸鹋的首领实行了游击战术,笨重的鸸鹋们立即四散成为无数个小群,导致了军方白白耗费了大量装备。因此在大约一个月后,一支垂头丧气的部队退出了作战地。11月8日,澳大利亚众议院的议员对这次行动进行了讨论。在当地媒体包括仅仅只有极少数鸸鹋死亡的负面报导之后,皮尔斯于同日将军队和枪支撤出了战场。

第二次行动

在澳军撤军之后,鸸鹋继续袭击麦田。农民们再次要求政府的干涉,并援引了酷热天气与干旱导致成千上万只鸸鹋入侵的话。西澳大利亚州州长詹姆士·米歇尔(James Mitchell)强烈支持让军队重返战场。另外,一位基地的指挥官宣称在初次行动中共杀死了300只鸸鹋。

作为对该基地指挥官的回应,国防部长批准了军队重返战场并再次行动。他在参议院为自己的决定进行辩护,解释军队有能力为由大量鸸鹋引起的农业威胁而战斗。虽然军方对西澳大利亚州政府抱有希望,同意将枪支借给西澳大利亚州政府,马里帝兹再次表示该州缺乏富有经验的射击手。

当1932年11月13日军队来到战场时,军队在最早两天里获得了胜利,大约杀死了40只鸸鹋。第三天(11月15日)的战绩却明显比前两天差,然而截止至12月2日,军方每周共用机关枪杀死约100只鸸鹋。马里帝兹于12月10日回顾了这次行动,在他的报告中宣称军方使用了9860发子弹,共杀死了鸸鹋986只;其比率为每十发子弹杀死一只鸸鹋。此外,马里帝兹宣称2500只鸸鹋在被子弹打伤之后死亡。

鸸鹋战争后果

西澳大利亚州农民不顾扑杀鸸鹋引发的问题,于1934年、1943年、1948年多次要求政府实行军事援助,但被政府拒绝了。相反地,1923年颁布的赏金制度却被延续了下来。事实证明了其功效:在1934年的六个月中,政府颁发了57034份奖金。

大规模捕杀鸸鹋的消息亦在1932年12月传至英国,受到保育人士的谴责。在澳大利亚,著名的鸟类学家多明尼克·塞尔温提(Dominic Serventy)亦批评此等行为等于鸟类大屠杀。此后,农业科技进步,农民使用防止动物闯入农地的围栏,并减少非法捕杀各种野生动物。

另外,此次所谓“战争”中,澳大利亚军队面对鸸鹋时的拙劣表现也成为了笑柄。在瑞典知名游戏公司Paradox Interactive制作的二战题材游戏钢铁雄心IV中,就设计了一个名为“第三次鸸鹋战争的武器”的成就,要求扮演澳大利亚的玩家在自家领土上引爆一枚核弹,讽刺假设此类“战争”再度爆发,澳大利亚军队可能不得不动用核弹才能解决问题。

澳大利亚鸸鹋保护

尽管曾经有过“战争”,但在几十年前鸸鹋早已在澳大利亚受法律保护了,并且鸸鹋最多的西澳大利亚在对待鸸鹋方面不再愚昧无知,西澳大利亚政府向Willuna Station的土著发出了许可证,允许他们购买鸸鹋鶵鸟。各州的土著和欧洲地主于是纷纷学习养殖鸸鹋,鸸鹋商品的市场亦迅速发展。虽然最初的热潮随即冷却,但今天澳大利亚仍有约250个鸸鹋农场,海外则更多。

鸸鹋体内有很多脂肪,鸸鹋油用途也很广泛,特别是治疗肌肉疼痛和扭伤。鸸鹋皮也是优质的皮革材料;鸸鹋肉则脂肪量少而富于蛋白质,味道近似牛肉,据说味道不错,但颇带膻味。至于鸸鹋蛋,由于蛋壳很厚,因此常用于雕刻,鸸鹋羽毛也很受市场欢迎。

鸸鹋适合于变差了或过度放牧的草地上饲养,因为它们不像牛或者绵羊会压实泥土或破坏草根,鸸鹋的粪便也能让原生植物渐渐复原。

aus-emu-war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