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民在新西兰申请难民和受保护身份数量倍增,移民局解释原因

中国公民在新西兰申请难民和受保护身份数量倍增,移民局解释原因

新西兰难民和受保护身份(Refugee and Protection Claims)的申请数量从2022年开始出现上升,马来西亚、印度、中国国籍的申请数量增幅明显。

移民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023年9月30日)显示,从2022年至2023年,马来西亚籍的申请数量为179,印度籍的为172,中国籍的为117,与上年(2021年至2022年)同期相比,马来西亚籍申请(2021-2022为6)增幅高达2983%(近30倍);印度籍申请(2021-2022为104)增幅为165%(1.65倍);中国籍申请(2021-2022为61)增幅为192%(近2倍)。

另据移民局数据,从2022年至2023年10月31日,总共有1504份申请是申请人持访客签证(Visitor Visa)抵达新西兰后提出的。

移民局难民身份实施部门负责人Greig Young表示,从2021年11月1日至2023年11月7日,有357名中国籍申请人在新西兰寻求庇护(在新西兰申请难民和受保护身份的人士被称呼为申请者,也叫寻求庇护者,寻求认定的过程被称之为申请)。

Young表示,为了保持移民体系的保密原则和廉正性,移民局根据【难民公约】第1A (2)条所列出的理由,整理了这段时间中国籍申请人申请难民和受保护身份的理由。

其中,148份申请是因为宗教原因,35份是因为政治原因。因其他【公约】原因或受保护人身份申请为23,151份申请则未有记录理由。

而从同期被批准的中国籍申请者来看,因宗教原因被批准的数量为35,因政治原因被批准的为12,因其他【公约】原因或受保护人身份被批准数量为5,被批准总量为52。

“中国籍申请人通常是基于政治和宗教迫害申请”

在难民和人权法领域有着20多年经验的移民律师Deborah Manning表示,难民身份(refugee claim)申请者的增加,是以入境人数的大量增加为背景的。

“自从新西兰边境开放以来(截止到2023年8月1日),有160万人入境,所以相比之下,申请难民身份的人数微不足道。”

“我一直表示,和其他国家相比,新西兰收到的(庇护申请)根本不足为道 。” Manning表示。

Deborah Manning is a refugee and immigration lawyer.
移民律师Deborah Manning。 Photo: Supplied

根据移民局的数据,马来西亚籍寻求庇护申请的人数增幅最大。Manning表示,很可能是一群人(cohort)一起申请。

“上个月(10月),我认为只有一个寻求庇护申请来自马来西亚。所以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团体,不是说有组织的团体,但确实是一群人(cohort),” Manning表示, “我没办法对这些申请做更细节的评论,但我知道移民系统将会彻底、高效地审查这些申请,就像过去20年已经处理其他群体的申请一样。”

Manning表示,从业多年以来,她收到过来自印度、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寻求庇护申请。

“如果你看那些已经公布的案例,来自中国的案例(申请人)通常是基于政治和宗教迫害。” Manning表示, “印度我们也看到类似的案例,不幸的是,印度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印度对少数群体的迫害,尤其是少数派宗教群体的迫害正在愈演愈烈。”

“当某个国家发生某些事件时,我们自然会看到更多人在新西兰申请难民身份,” Manning补充, “如果叙利亚发生战争,我们就会看到更多来自叙利亚、乌克兰、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的申请。”

“新西兰是全球的一部分,当人们的家乡发生冲突、伤害时,他们会到(新西兰)来寻求庇护。”

1504人持访客签证入境后申请难民和身份保护

根据移民局的数据,从2022年至2023年10月31日,共有1504份申请是申请人持访客签证抵达新西兰后提出的。

Manning表示,新西兰是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署国,因此寻求庇护(asylum)在这里是一项基本人权。

“国际法规定,所有人如果有需要,寻求庇护是一项基本的权利,” Manning表示, “任何人在新西兰边境内都可以寻求庇护,可持学生签、访客签入境。 他们可以这么做,因为人们有寻求庇护的权利。”

“如果我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我们会希望有能力为自己和家人寻求安全的庇护所。”

移民局难民和移民服务部总经理Fiona Whiteridge表示,移民局重视其在难民和庇护方面的义务。

“我们有申请难民和受保护身份的,来保护那些有充分理由害怕在原籍国遭受迫害的人。”

Whiteridge表示,移民局已经意识到可能存在系统被滥用的情况,并且在积极对申请进行监控,以发现任何系统滥用的模式。

“决定(庇护申请)的过程是彻底和健全的,每一个申请都会根据其事实单独决定,如果有证明表明某个申请具有欺诈性,那么该申请就会被拒绝。”

Whiteridge还提到2022年移民局对 Nurul Noor Azman欺诈的起诉。

Nurul Noor Azman.
Nurul Noor Azman在奥克兰地方法院出庭。 Photo: RNZ / Lucy Xia

根据RNZ的此前报道, Nurul Noor Azman因向移民官员提供虚假且有误导信息的难民申请,其移民欺诈行为最终被定罪。

移民局对奥克兰地方法院的定罪表示欢迎,认为此行为损人利己、操纵性强的,并且对真正的难民造成了伤害。

Azman的违规行为发生在2020年,在岛屿湾(Bay of Plenty)针对园艺工人被剥削指控的一次行动中被发现。移民局表示,Azman当时帮助5人编造有关迫害、威胁和暴力的故事来操纵移民和移民系统,她当时持有的是打工度假签证,在奥克兰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口译员,并向每人收取高达600纽元用作编造故事的费用。

移民局行动合规处经理Karen Bishop表示,Azman的行为特别损人利己,剥夺了真正的难民的资源。

Whiteridge表示,对于旅游签的申请,移民局将继续监控其申请量、风险和趋势,并就可能出现的风险和问题做出适时调整。

移民律师Manning表示,她不认为人们在新西兰边境提交预先准备好的欺诈性质难民申请的情况有增加。

移民律师 Harris Gu认为,新西兰移民局正在密切监控情况,并且已经开始在一些国家的机场拒绝一些人入境。

“如果你确信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庇护申请人,也就是你在自己的原籍国或居住国被迫害或存在真实的被迫害风险,那么我鼓励你不惜一切离开该国,并前往其他承认人权的国家申请难民身份。” Gu表示。

“对于那些没有任何依据支持其难民申请的人,我强烈建议你不要利用已经负担沉重的移民系统。这个系统不是用来被利用的,只有真正庇护申请人才应该前往新西兰。 ”

奥克兰大学教授 ,同时也是亚太难民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Asia Pacific Refugee Studies)联合负责人的 Jay Marlowe 认为,新西兰拥有一个健全的难民身份认定系统。

“它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 “薄弱” ,虽然有一些不道德的移民代理中介建议一些群体如何提出庇护申请,但这些情况的曝光,就已经说明移民局系统有能力发现此类情况。” Marlowe 表示, “至关重要的是,不能因为这些情况,而消减那些有充分理由担心被迫害的人可以去申请庇护的重要性。”

中国籍78%遭拒绝,移民律师表示难民申请审核标准很高

另据移民局提供的庇护申请拒签率数据,从2022年到2023年,中国籍申请的拒绝率为75%,印度籍的拒绝率为90%;而截止到2023年10月31日,中国籍申请的拒绝率为78%,印度籍申请拒绝率为97%(拒绝率包括申请被拒以及申请人取消申请)。仍未决定的申请数为1378(截止到2023年10月31日),中国籍为285,印度籍为452,其他国籍为641。

Manning表示,难民申请遭到拒绝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申请理由是否充分符合难民公约规定。

“譬如申请人害怕某个黑手党团体,但这并不符合难民公约规定,” Manning表示, “如果申请人被认为可以在自己国家的其他地方找到庇护,他们的申请也可能会被拒绝。”

“如果申请被认为不可信或不可靠,申请也可能会被拒绝,正如我所说,被拒绝的理由有很多,这是一个全面而深入的过程。”

Manning表示,从法律定义来看要被认定为是难民其实有着很高的标准。

“这就像是穿针引线,你需要满足一个法律定义。” Manning表示, “新西兰遵循联合国难民公约对难民的定义。你必须满足五个理由的其中之一,证明你有充分理由担忧自己在原籍国会遭受严重的伤害。”

“你需要证明你无法获得国家的保护,并且你无法在你原籍国其他地方安全地生活。”

“会有许多因素会被考量,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容易获得的身份。”

前移民官Sonny Lam处理过庇护申请,他表示,申请可能会持续数年。

“众所周知,处理的速度会很慢,仅仅是分配(移民官)就可能需要几个月,此后的评估、核实过程也会花费很长时间。” Lam表示,”被拒的申请还可能会提起上诉,这也会耗费数年时间才能确定最终结果。”

Lam表示,难民和受保护身份的申请除了需要被联合国难民事务公署高级专员认可,还要满足其他一些强制性要求,这还包括面试以及向新西兰移民局的难民身份处 RSU (Refugee Status Unit)提供信息。

“接受难民是新西兰对自己国际角色的认可,申请难民身份应该被认真对待,因为提供虚假或误导信息是一种违法行为。” Lam表示, “如果申请人无法满足难民申请的标准,可以考虑通过其他合法途径在新西兰居留,而不是提交难民申请。”

获得难民或受保护人士身份并不能保证获得居民签证

根据移民局的官方文件,在新西兰难民和受保护身份是一种法律地位。难民是指符合难民公约(按1967年议定书修订)第1A条款中难民定义的人士,即身处原籍国或经常居住国之外;如果返回该国会有确凿风险会受到伤害,而且伤害严重;严重伤害的风险源于该人士或其信仰,原因可能是种族(或民族)、宗教、政治观点、族裔或其某特定社团成员(例如家庭状态、性别或性取向或性别认同)。

根据【难民公约】第1F条款,如果有充分理由认为该人士曾犯下某种罪行(例如战争罪或反人类最或严重非政治罪行),则不符合难民身份。

而受保护人士是指若就将其驱逐出新西兰会违反CAT(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或ICCPR(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条和第7条款的人士。

具体来看,是有确凿证据认为,如果被从新西兰驱逐,该人士有受到酷刑或被随意剥夺生命或残酷对待的危险;残酷对待是指2009年移民法定义的残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如果该人士能够从原籍国或第三国家当局获得有效保护,新西兰政府则无义务保护他们。

申请首先会有商业、创新和就业部难民身份处(RSU)的一位难民和保护官员(RPO)决定申请人申请。在确定申请期间,申请人不会被驱逐出新西兰。

移民局表示,如果申请人被认为是难民和受保护人士,将被允许留在新西兰,可能可以申请短期入境或居民签证。而如果申请人未被认定为难民和受保护人士,则必须离开新西兰。

被认定为难民和受保护人士的成人将首先获得工作签证;学龄儿童通常获得学生签证,以便可以在小学或中学上学;受抚养的非学龄儿童则获得游客签证;随后可以申请永久居民签证(单独的额外步骤)。获得难民或受保护人士身份并不能保证获得居民签证。

根据法案第151条款,申请人的身份和申请详情属于保密咨询。申请期间提供的资讯将对新西兰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保密,但可能会披露给根据法律有必要获得资讯的其他各方。RSU可能会问询申请人的申请,也可能会因此目的或其他原因(例如调查罪行)披露某些资讯。只有在不太可能会对申请人或他人的安全造成威胁时才会披露资讯。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新西兰总理表现“亲美”,遭中国媒体痛批

新西兰总理表现“亲美”,遭中国媒体痛批

“自由男神”文化衫在新西兰火速上架,网友在惠灵顿一家商店橱窗内拍到: 在新西兰一向“不鸟美国”的社会氛围中,出现这个比较罕见。 有惠灵顿网友说,就是这家叫Kiaz的小店,5年前也是在新西兰卖MAGA红帽子的。 最新又有网友称,有人投诉后店家又下架了。 网友还转贴了这家印制文化衫的店家的说法:“对于我们T恤设计所引起的不满,我们深表遗憾。我们无意发表政治观点或冒犯任何人,我们只是想展示一个标志性的形象。我们已经从展示架上撤下了这件T恤。” 新西兰人警惕Luxon崇美倾向 新西兰人对新西兰可能美国化非常警惕。 7月上旬新西兰总理Christopher Luxon在访问美国并参加北约峰会之前,惠灵顿The Post发表一篇带着讽刺的文章,标题是:“新西兰最美国化的总理要去华盛顿了”: 当然,这样说没有错,人家毕竟在美有6年工作和生活经历。 而且喜欢美食快餐,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但文章透露出的意味,是暗示真正令人担心的是Luxon也带着新西兰去贴美国。 在美期间,Luxon会见了非常广泛的美国政界人士。 其中包括风度翩翩的民主党地方诸侯、加州州长Gavin News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最新通胀数字低于预期:“新西兰可能提前降息”

最新通胀数字低于预期:“新西兰可能提前降息”

今天,新西兰经济面终于有了好消息,第二季度通胀率仅为0.4%,第二季度的年度累计通胀率降至3.3%,低于储备银行预期的3.6%。 上季度即2024第一季度的年度通胀率还有4%。 而二季度的3.3%已经接近央行3%以下的目标范围。 新西兰统计局表示:“3.3%的年度价格增长率低于2022年高峰期的水平,与三年前相似。” KiwiBank高级经济学家Mary Jo Vergara表示:“今天的通胀数据再次低于新西兰储备银行的预测……总体通胀率已从7%降到6%、5%、4%,现在进入3%的范围。 “由于消费者需求疲软,企业涨价意愿正在减弱。而劳动力市场容量的增加,成本也在下降。” 通胀有望在第三季度降至3%以下。 这进一步强化了新西兰储备银行年内降息的预期。 KiwiBank认为首轮降息将在11月进行,“但更早降息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在截至2024年6月底的12个月内,租金价格上涨了4.8%。新房建设成本和市政税费分别上涨了3%和9.6%。 因此,住房和家庭公用事业成为年度通胀率的最大带动方面。 保险成本的大幅上涨也推动了通胀。 保险价格一年上涨了14%。 与此相反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经济学家:新西兰房价疯涨时代已经过去

经济学家:新西兰房价疯涨时代已经过去

自1992年以来,新西兰房价平均每年上涨6.5%以上,奥克兰涨幅更是达到7%。但展望未来,鉴于种种原因,我们可能要和这种高速上涨暂时挥别了。 房市改革力度空前 国家党联合政府上台后,推出了一系列房地产市场新政。无论是强制远程验房、推进更多房屋入市,还是通过政策激励和规章调整来促进新房建设,政府的行动覆盖面之广前所未有,改革力度惊人。 建筑和施工部长Chris Penk最近宣布,将推行远程验房,旨在提高审批效率。 随后住房部长Chris Bishop宣布一项“推动住房增长”的六步计划,其中包括设立住房增长目标、允许城市边缘绿地开发、加强城市密集化政策、推动混合用途开发、取消最低面积和阳台要求以及让中密度住宅标准成为可选项。 新西兰房地产激进改革方案出台:“向房价开战”指望国家党上台后推升房价的人彻底失望了。随着今天(7月4日)“新六条”的出台,房产部长Chris Bishop已经成为打压房价的“第一元凶”。这进一步证明,他此前表态希望房价下跌,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不但做了,而且相当“激进”。 “激进”的改革方案出台 今天新西兰新闻标题:“Chris Bishop推出了激进的土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最近奥克兰租房明显容易了”,背后是卖家集体撤单

“最近奥克兰租房明显容易了”,背后是卖家集体撤单

多位网友向记者反映,最近在奥克兰租房“明显容易了”,房源不愁了,而且价格还有所下降。 看来,最近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对租房者近期比较有利。 今天Indianweekender一篇报道认为,这是房地产市场走弱带来的意外好处。 在未来几个月里,随着越来越多的房源涌入市场,租房者将有更大的议价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房地产交易市场的降温。 “租赁房源增加了30%” NZ Mortgages的Nathan Miglani表示,“租赁房源增加了30%。”他说:“这意味着未来一年内租金很可能不会上涨,即使有变化,幅度也会很小。”就在三个月前,行业内部人士还认为租房市场并不那么有利于租房者。然而,新西兰市场变化速度之快不容低估。 物业管理公司Impressions Real Estate的CEO Rishabh Kapoor表示,过去几个月需求放缓,而房源供应增加。 “我们的数据显示,空置率从上个月的2%上升到3.02%。”Rishabh说,他的公司在奥克兰管理着至少1000套租赁房产。“所以租金也开始变得有吸引力,没有人希望房子空置。” 工作机会减少也有影响 Rishab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