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65岁以上华人已超4万,当你老了,在新西兰如何养老?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1474浏览 0评论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Stats NZ’s latest figures indicate that in June 2023, around 41,000 people identified with Chinese ethnicity, making up 13 percent of the Chinese ethnic group in New Zealand.
华裔老人在奥克兰Northcote图书馆学习新西兰养老政策。 Photo: RNZ / Duoya Lu

 

根据新西兰统计局 Stats NZ 的人口普查数据,在2018年,新西兰有5.1万65岁以上人口为亚裔,其中2.65万为华人。

统计局人口估算与预测分析师 Rebekah Hennessey表示,考虑到2023年所呈现出的更高的移民水平,统计局基于数据进行推断:截至2023年6月,新西兰65岁以上人群中大约有7.79万是亚裔,其中华人大约为4.1万。

“65岁以上亚裔占新西兰65岁以上总人口的9%。在整个亚裔人口中,65岁以上人群占8%;在整个华裔人口中,65岁以上人群则占13%。” Hennessey表示。

4.1万65岁以上的华人生活在新西兰,这一群体该如何在新西兰安享晚年了?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虽然一些老人还保有”养儿防老”的观念,但许多华裔老人表示,他们已经开始计划如何在新西兰”自己给自己养老”。

 

在新西兰”养儿防老”,还是养老院养老?

Stats NZ’s latest figures indicate that in June 2023, around 41,000 people identified with Chinese ethnicity, making up 13 percent of the Chinese ethnic group in New Zealand.
在奥克兰生活超过20多年的May Chen和潘忠诚都表示未来会考虑到养老院养老。 Photo: RNZ / Duoya Lu

 

10月10日,Northcote图书馆专门针对华社举办了一场 “新西兰养老政策及养老服务”的讲座。

图书馆管理员May Chen谈到发起这一讲座的原因, “就是希望华人朋友能了解新西兰各种养老政策和福利。”

Chen表示,她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25年,在没有了解新西兰的养老制度前,她也从没考虑过老了要住进养老院。

“人上了年纪后确实不要依靠年轻人,应该住养老院。” Chen表示,”政府应该多建一些养老院,收费标准应该降低一些,对老人入住养老院的评估时间应该加快一些。”

今年89岁的潘忠诚老人也在新西兰生活了25年,如今和儿子一起居住在奥克兰北岸。每天早晨,他都会到Northcote溜达,见见朋友,和同龄的华人老人聊上几句。

在听了讲座后,潘忠诚表示,如果自己行动能力不便了,他会考虑留在新西兰的养老院养老。

“中国老龄化严重,现在国内都开始推崇居家养老,新西兰养老制度得好,确实可以让我们安享晚年。”

潘忠诚老人介绍,他在1998年就来到了新西兰,已经把新西兰当做”家”。如今,他和老伴两人每周大概可以领取700多纽元的养老金,对于老两口足够用。而对于未来,他坦言养老院会是不错的选择。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许多华人老者因为”完全不了解新西兰养老体系”迟迟没有制定详细的养老计划。

 

老人若没有自理能力,可以申请入住养老院或医院

Hard to get a parking space for the address from Christopher Luxon to residents at the Jean Sandel Retirement home in Taranaki.
在新西兰养老有不同选择。 Photo: RNZ

 

那么,新西兰养老究竟有哪些选择呢?

新西兰退休委员会Te Ara Ahunga Ora Retirement Commission的发言人介绍,在新西兰养老有不同的选择,关键是老人们根据自身情况、家庭情况、花费、个人预算来考虑:

  • 住在自己家中;
  • co-housing共同居住:指包含12到32个家庭的聚集式住宅,居民共享设施和资源,共同管理该社区;
  • lifestyle village(养老房产类型的一种,更适用于自理能力强的老人):通常为50岁以上人群提供的社区,住户拥有自己的房产;
  • retirement village 退休村:居民不拥有自己的房产,而是享有居住权,常见法律产权形式为”居住许可证”;
  • public housing 公屋:由Kāinga Ora和社区住房提供者提供,通常由社会发展部管理;
  • rest home(residential care)一种全日制居住护理的养老院:适用于有高度依赖需求,且经过评估需要长期护理的人群。

“养老院和退休村是不同的,购买退休村(服务)更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而养老院适用于经过区域卫生委员会需求评估有高度依赖需求的人。两者是分开运营的,受制于不同的法律规定。” 退休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新西兰一些退休村也包含养老院级别、医院级别、失智级别的护理设施。

记者了解到,如果65岁以上老人没有能力在家中照顾自己,或是50至64岁的残疾人士,生病需要24小时护理的人士,都可以申请住进养老院或者医院。

新西兰目前有4种类型的全日制居住护理(residential care):

Rest homes养老院:为可以完成一些日常自理任务,但需要帮忙进行个人护理,并在自己家中居住并不安全的老人提供护理。

Long-stay hospitals长期住院护理:主要为有严重医疗问题或残疾的人士提供护理。

Dementia units 失智症病房:为患有失智症或其他精神疾病,并且可能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的人提供护理。

Psycho-geriatric units老年精神病学病房:为具有严重行为问题,包括严重失智症、成瘾等问题,并需要高级别专业护理服务的人士准备。

 

申请政府养老补贴有条件,养老金及个人房产都在审核范围内

no caption
在新西兰,老人到65岁就可以领取政府发放的NZ Super养老金。 Photo: 123RF

 

记者了解到,新西兰并没有法定的退休年龄,一般来说,65岁是普遍的退休年龄,也是NZ Super( NZ Superannuation ,是一项普遍适用于新西兰公民和居民的养老金,适用于65岁及以上人群 )和其他一些养老金开始支付的年龄。此外,只要至少5年是KiwiSaver会员,那么在年满65周岁时也可以提取所有储蓄自行使用。

此外,如果你是年满65岁及以上人士,或是50岁到64岁的单身人士且没有受抚养子女,经评估后确实需要到医院或养老院得到全日制护理,那么你就有可能得到Te Whatu Ora – Health New Zealand(新西兰卫生局)提供的”全日制居住护理补助金”(Residential Care Subsidy)。

按照新西兰工作与收入局(Work and Income)的规定,是否符合全日制居住护理补助金申领标准,申请人的收入和资产也会考虑在内。

根据工收局的规定,新西兰养老金、老兵抚恤金或任何其他福利,海外的政府养老金,银行利息、信托或遗产的收入或支付等都属于收入范围。此外,申请人及其伴侣的资产情况也在评估范围内。

对于资产限制,工收局的要求是:如果你是65岁或以上,你和你伴侣(如果有)的总资产必须为273,628纽元或更少。

如果你没有伴侣,或者你和你的伴侣都在长期全日制居住护理体系中,那么你们的家庭房产和个人汽车将被视为资产。

如果你有一个伴侣且该伴侣不在长期全日制护理体系中,你则可以选择是否将你们的家庭房产和汽车纳入总资产中。如果房产汽车要纳入,那总资产为273,628纽元或更少;但如果房屋汽车不纳入,那么总资产为149,845纽元或更少。如果房屋是申请人伴侣或受抚养人(孩子)的主要居住场所,那么该房产不计入资产。但是投资房被视为资产范围。

根据工收局的规定,如果你属于65岁以上的人士,因为拥有自己房产而超过了 “全日制居住护理补助金”(Residential Care Subsidy)的资产限制,还可以考虑申请”全日制居住护理贷款”( Residential Care Loan )。该贷款是与政府签订的一项协议,为申请者的护理费用提供贷款。该贷款为无息贷款,将直接支付给养老院。通常在申请人去世或者房屋被出售时(以先发生者为准)进行偿还。

工收局负责客户服务交付的总经理 Jayne Russell表示,”客户的资产,譬如海外房产可能会纳入全日制居住护理补助金、全日制居住护理贷款的评估范围内。”

按照工收局规定,申请人最终能得到多少”全日制居住护理补助金”由两方面来决定。包括根据申请人的收入评估确定本人应该承担多少护理费(通常根据申请时的年收入进行计算),Te Whatu Ora – Health New Zealand (新西兰卫生局)则会确定申请人需要的护理成本,补贴金额是这两个金额之间的差额。

譬如,经工收局评估申请人每周要自己负担护理费300纽元,新西兰卫生局确认护理成本是每周900纽元,那么申请人最终获得的补贴就是每周600纽元。

 

因语言障碍,有华裔老人拒绝去养老院养老

Deverton House is a rest home on North Shore, Auckland
华裔老人居住在奥克兰北岸的养老院 Deverton House。 Photo: supplied

 

除了不了解新西兰的养老制度和养老设施,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许多老人因为”不会说英语”而不愿意去养老院居住。

家住奥克兰东区的Sylia Tang最近半年来都在替母亲找适合的养老院。

“母亲已经89岁了,开始出现一些老年痴呆的迹象,但我和先生白天都要上班,很担心她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Tang表示,”但母亲不想去养老院,她说养老院的人都听不懂她说家乡话(上海话),她觉得不安全。” Tang表示,如果母亲实在不愿意去养老院,她和先生就要考虑如何让母亲在家的家庭护理( home care ,患者在家中由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博爱养老院的经理Lee多年来一直在和华人老人打交道,他表示,因为语言障碍华裔老人更倾向于专门针对华人的养老院,但”中式养老院”在奥克兰并不多。

“我们有养老院、医院级别的养老院、专门针对失智老人护理的养老院,其中一家养老院的住户全部是华人。” 除了语言障碍,Lee认为华人对养老院的观念相比新西兰本地人也存在”差异”。

“华人都是到了最后时刻才会去养老院,但日常生活中已经需要有人照顾了就可以考虑养老院。”

Lee表示,养老院可以为老人提供日常护理,还提供帮老人预约家庭医生等服务。

“养老院都是同龄人,大家也可以很好交流。”

Deverton House是奥克兰北岸的一家养老院,如今这里住着21位华裔老人。养老院的负责人 Aven Chen表示,她在接手这家养老院前,住户大多是本地新西兰人,随着北岸华人越来越多,养老院的华裔老人也多起来。

“我在养老院把中西文化融合,许多华人家庭找到我,我就一步步帮助他们,现在养老院已经全部是华裔老人。”

Chen表示,华裔家庭是否将老人送养老院会有许多考虑。因为住养老院有一整套的流程,Chen建议华人家庭应该尽早为父母的养老计划做准备,了解新西兰的养老政策。

– RNZ 中文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