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学生寒假“不休息”,飞到新西兰“微留学”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422浏览 0评论
Pigeon Mountain Primary School launched short term study programme targeted Chines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奥克兰东区小学针对中国家庭推出短期留学项目,希望中国留学生数量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Photo: supplied / Pigeon Mountain Primary School

2024年中国中小学寒假已经结束,在刚刚过去的5周的假期里,一些中国学生选择来新西兰短期留学(也被称为”微留学”),体验不同的文化、教育以及风土人情。

Education New Zealand是负责推广新西兰国际教育的政府机构,该机构市场与传播总经理Geoff Bilbrough表示,是否出国留学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都是重大决定,而”微留学”有助于那些想要把孩子送出国的家庭作出正确的决定。

 

“在新西兰三周,他有很强的欲望要把英语学好”

Cathy Du来自北京,她的女儿刚刚结束了在奥克兰Elm Park小学为期一个月的”微留学”。

“最初我也是本着旅行的目的来的,国内正好寒假,新西兰是夏天,气候比较适合,” Du表示,虽然是抱着旅游的心态来留学,但一个月的体验下来,她表示这段经历对她和女儿的影响都特别大。

“我只是想让她觉得学习可以有另外的样子,不是说一定要在课堂里规规矩矩地坐着,” 她说。”我最大感受就是 ‘无用即有用’,如果你把(短期留学)当成一个单一的目标,你可能会比较容易失望。”

“我没有秉持孩子要来提高英语的想法,在学校里,有那么多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在一起,这就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Du表示,虽然女儿只在新西兰留学一个月,但她已经非常认可新西兰的小学教育。

“孩子有充分的释放自我,(学校和老师)都比较尊重孩子。来新西兰后我最大感觉是,我给孩子立的规矩太多了。换到另外一个环境,我会去反思,我的这些规矩、我(对孩子)说话的方式真的对她有帮助吗?”

Du表示,她未来计划多带女儿到不同国家看看,通过短期留学感受更多的文化。

Cathy Du takes her daughter come to NZ for a short term studying in an Auckland primary school
Cathy Du的女儿在奥克兰短期留学了一个月。 Photo: supplied

和Du一样,来自上海的Sharon Gao也带着儿子Luca Luo利用寒假来奥克兰短期留学,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周,但Gao认为这段经历已经对儿子产生很大的影响。

“新西兰真的太棒了,Luca回国前两天一直在哭,落地上海时他说: ‘妈妈你可以开始看下周的机票了,我们再回新西兰吧!'” Gao说。

目前, Gao和儿子已经回到上海的家中,回忆起在新西兰的短短三周,Gao感慨万千。

“刚入学前两天他还会很紧张,但从第三天开始他就每天都盼着去上学了,” 她表示,虽然在新西兰的时间不长,但她还是充分感受到了中国教育和新西兰教育的不同。

“国内可能偏重学科教育,新西兰更偏重孩子各方面的发展,尤其是体能的发展。”

Gao表示,对于短期留学她并没有抱很大目的性,也不期待儿子能在短期内把英语练得流利,但让她感到惊喜的是,通过三周在新西兰的 “插班”学习,儿子对英语学习的目标感却出乎意料的增强。

“他以前可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要去学好英语,但在新西兰三周,他有很强的欲望要去把英语学好,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家长或者外界环境所逼,” 她说。 “他在这三周时间会产生更多(用英语)去交流的欲望、去了解不同文化的欲望、去读懂英文图书的欲望。”

Gao表示,因为这段经历,她计划未来还会继续带儿子回新西兰短期留学。

“趁着孩子上初中前学业压力没那么大,让他多出去体验,这其实会对他的人生成长有帮助。”

Cathy Du takes her son come to NZ for a short-term studying in an Auckland primary school
Sharon Gao和儿子很享受在新西兰度过的短暂时光。 Photo: supplied 

“疫情前我们国际留学生99%来自中国”

奥克兰东区Pigeon Mountain小学的校长Ian Dickinson表示,疫情对新西兰教育影响巨大,该校目前正通过短期留学让国际留学生数量慢慢恢复。

“很明显,Covid对国际留学生造成很大影响。疫情前,我们国际留学生99%都是来自中国。 Covid来了,对教育产生很大影响,(国际留学生)近乎没了。”

他表示,从去年7月开始,学校开始接受第一批到新西兰短期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当时有20名学生进行了注册。

“进行得很顺利,因为当时正值中国(学生)假期。大部分是单独的家庭带孩子来,也有结伴而行的家庭一起来新西兰,想要到新西兰的学校进行体验,” Dickinson表示。”我们注意到入学的家庭来自中国各个地方,最近,我们就有孩子来自中国西部、南部,还有许多家庭来自北京等地。”

在刚刚过去的中国春节以及寒假,Pigeon Mountain小学也接受了不少来新西兰短期留学的中国留学生。

“今年1月、2月我们有12位中国学生,我们预测2024年7月,大概会有20位到25位中国学生,最终取决于到时候学校的入学人数,” Dickinson表示。 “保持平衡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不想为现有师资力量带来压力。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确保我们为这些出钱来我们学校学习的家庭,提供质量很好的教育。”

Dickinson表示,目前学校的短期留学项目只针对中国学生推出,每年夏季的1月至2月,以及冬季的7月都是学校较忙碌的时段。

“我们忙碌的时候通常也是中国处于假期的时候。冬季大部分孩子会停留大约5周至6周。新西兰夏天的时候,大部分学生会在这呆两周至四周时间,” 他说。 “一些孩子在中国还处于学前教育阶段,他们可以停留更长时间,我们也有部分家庭选择一直呆到(新西兰)复活节。”

Pigeon Mountain Primary School launched short term study programme targeted Chines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Dickinson表示疫情前学校的国际留学生99%都来自中国。 Photo: supplied / Pigeon Mountain Primary School

Dickinson表示,他认为来新西兰短期留学的家庭,与长期留学的家庭期望并不同。

“它更像是旅游和学习的结合,类似游学,”他说。 “这些家庭希望他们孩子的英语能有所提高,孩子能体验不一样的教育体系,他们还想要一些文化体验。”

他介绍,目前Pigeon Mountain小学针对短期留学生的收费为每位学生每周500纽元。

“如果一名学生是国际学生,那我们得不到(政府)资助,所以(收费)是替代资助的一种方式,” 他说。 “我们觉得孩子所接受的教育是物有所值。”

Dickinson表示,他很希望看到学校留学生的数量慢慢回到疫情前。

“疫情前,(我们)学校几乎都是长期的国际留学生,可能会有15个孩子同一时期在学校学习一年或6个月,但疫情改变了它,”他说。”今年,我们看到了复苏的迹象,我们有望看到更多(国际留学)的恢复。”

 

中国留学生数量尚未恢复到疫情前,但反弹势头强劲

据RNZ此前的报道,在2019年新冠疫情出现前,国际留学生为新西兰经济创造了约38亿纽元的收入,这一数字在2020年锐减到8亿纽元,其中大学受到的冲击最大。

Bilbrough表示,继新西兰边境开放后,Education New Zealand开始重新与此前已是新西兰主要国际留学生输入国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日本、德国、美国、巴西等国建立合作和联系。

“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两国培育了许多想要出国留学的年轻人,”他说。”我在香港生活了6年,偶尔会去中国,你可以看到中产阶级迫切地想要他们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

Geoff Bilbrough is general manager of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 at Education New Zealand.
Education New Zealand市场与传播总经理Geoff Bilbrough。 Photo: Supplied

Bilbrough表示,新西兰的教育机构,包括学校、技能与技术学院Te Pūkenga、大学、私人培训机构等,都向国际留学生提供短期留学的机会,这让学生们可以更清楚了解新西兰的情况,从而决定是否想要继续留下来,在新西兰学习和生活。

“你可以称(短期留学)为’试验期’,因为(出国留学)是非常重大的决定,这需要很多资金,关系到你孩子的未来,”他说。”所以能在短期内来看看,了解留学的经历,这有助于想要把孩子送出国留学的家庭做出正确的决定。”

家住北京的Kelly Li曾分别在2019年的2月和7月,带儿子两次到奥克兰北岸的Torbay小学短期留学。她表示,这段经历对儿子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尝试与体验,也让她决定未来让孩子出国读大学。

“挺喜欢新西兰的环境和学校,(短期留学)后都打算长期来(新西兰)上学了,但后来因为疫情,计划都打乱了,”她说。”现在孩子大了,上初中后学业压力大,疫情对经济也有所影响,就改变了计划,决定高中毕业再考出来。”

“短期留学让我们选择以后让孩子到国外读大学有很大影响,这是一种尝试和实验,让我们越发感觉到孩子应该有更多的选择,更广阔的视野。”

Bilbrough表示,目前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反弹势头强劲。

“如果是画一张曲线图,(中国留学生数量)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回升,反弹很强劲,” 他说。”中国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市场,我们非常期待能看到更多来自中国的学生。”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