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大涨引发“破百”猜想,新西兰的燃油价格会飙升吗?

新西兰新闻 KANNZ 887浏览 0评论

受主要产油国无意增产、美国对伊朗制裁压力持续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24日盘中大涨2%,市场人士担忧油价将出现逐渐“破百”可能性。9月24日盘中,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涨幅超过2%,接近每桶81美元,为4年来最高点,显示国际油价受到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不增产信号的提振。当天,布伦特期货价格一度上涨1.82美元至每桶80.62美元,涨幅达2.3%,与此同时,纽约商品交易所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也大幅上涨1.35美元,达每桶72.13美元。市场人士将油价大涨的原因主要归结为美国对伊朗制裁,此举将进一步打压全球石油供给。

摩根大通在最新的市场展望报告中称,未来几个月美国对伊朗制裁很可能引发油价涨至90美元一线。大宗商品贸易商托克和摩科瑞能源贸易集团23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石油会议(APPEC)上表示,由于美国制裁伊朗使市场收紧,2019年油价可能将升向每桶100美元。摩科瑞能源贸易集团总裁加吉称,美国接近第四季末时将制裁伊朗,受此影响市场供应将减少大约每日200万桶,这将使原油价格涨至每桶100美元成为可能。托克石油交易联席主管卢考克称,随着市场收紧,圣诞节前原油价格可能涨至每桶90美元,新年前升至100美元。

事实上,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效应正在逐渐增加。伊朗石油部23日发表声明,确认韩国已经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石油,成为美国威胁在11月重启制裁伊朗石油出口后,第一个把伊朗石油进口量降至零的国家。据伊朗石油部提供的数据,在美国制裁威胁之前,韩国每天约从伊朗进口石油18万桶。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宣布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后,美国政府已于8月重启对伊朗在美元和贵金属交易、汽车等领域的制裁措施,并计划于11月制裁伊朗石油出口和银行业。美国计划用制裁方式将伊朗石油出口量降至零。伊朗石油部长比詹·纳姆达尔·赞加内23日对媒体表示,美国企图“封零”伊朗石油出口仅是“做梦”。“美国妄想将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哪怕是一个月,这个梦想也无法达成。”他说。

gull-petrol-station-pumps

图片来源 photo.kannz.com 免费的新西兰图片库

对新西兰影响几何

新西兰作为原油和精炼油品的纯进口国家以及人均燃油高消耗的国家,对于原油价格的上涨是十分敏感的,加之目前工党政府对于燃油这个“聚宝盆”上的各种税收在不断的加重,目前在国际油价80美元/桶的情况下,新西兰境内低标号汽油的价格已经是2.40每升了,而如果纽币的汇率继续疲软,以美元作为计价标准的原油相较于纽币的价格将会更高,这将给本来就高举的新西兰生活成本带来更大的压力,同时也会给新西兰本已前景不明、陷入经济困局的现状再添上浓墨重彩的变数。如果国际原油价格突破90美元/桶,新西兰燃油价格将突破 2.55纽币/升,如果破百,91号汽油的价格会高达 2.65-2.70 纽币/升。

产油国无视美国意见

油价持续上涨的动力还来自产油国“无视”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降低油价”的言论,不打算立即增加原油产量。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23日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第十次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会议后,没有发表关于增产的正式声明。沙特阿拉伯是欧佩克成员中最大产油国。沙特石油大臣哈立德·法利赫会后说:“我不会影响(原油)价格。”按照他的说法,沙特有余力增加原油产量,但“不是现在”,明年可能也没必要,因为根据欧佩克的预测,非欧佩克产量增加可能超过了全球需求增长。欧佩克发布的中期报告预计,2019年美国领头的非欧佩克产油国供应量将增加240万桶/日,而全球石油需求仅增加150万桶/日。

“我们的关注焦点正在转向2019年。我们对2019年库存增加的前景已经有了了解,这是由非成员国供应大幅增长导致的。”法利赫说。“我得到的消息是,市场(原油)供应充足,”法利赫说,“我不知道哪些需要原油的炼油厂无法获取原油。鉴于我们目前所见的数量,(2019年增加产量)是非常不可能的,除非在供需面出现什么意外。”法利赫补充道。

与法利赫看法类似,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告诉媒体记者,没有必要立即增加原油产量。他认为贸易争端以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正在给油市带来新的挑战。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呼吁欧佩克增产,以降低原油价格。一些分析师推断,鉴于美国国会中期选举11月举行,美国消费者面对更高油价,将使特朗普“头疼”。

油价动荡前景不明

以伊朗和委内瑞拉为代表的主要产油国当前面临供应压力,全球经济活动面临油价剧烈变动带来的不确定性。阿曼和科威特石油官员说,23日会议聚焦如何“百分之百”达成6月拟定的增产目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6月23日在奥地利维也纳达成一致,决定从7月开始适度增加原油产量。只是,鉴于伊朗和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下降,沙特等国的增产效果不明显。目前沙特是唯一拥有大量备用产能的产油国。伊朗和委内瑞拉均为欧佩克成员。伊朗拥有世界第四大石油蕴藏量,是欧佩克成员中仅次于沙特和伊拉克的第三大产油国,但受美国重新启动制裁影响,产量持续下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则降至过去30年来最低水平,8月日均产量为124万桶,2018年年底可能进一步跌至100万桶。据欧佩克从研究人员及船舶追踪机构等二手消息来源处搜集的数据,欧佩克估计伊朗当前产量为358万桶/日,较年初低了大约30万桶/日。

产油国之间的博弈悬而未决,诸多依赖石油进口国家已对高油价做出应对措施,比如印度的炼油厂正准备减少原油进口。市场人士预计,许多新兴经济体在此轮油价暴涨中或承受更多风险,前期本币贬值压力刚刚舒缓,又面临油价引发的通胀上升,经济局面将更为复杂。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