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昨晚上演流浪汉大搜索,千帆之都的市长为谁感到羞耻?

为了拥有一处自己的家,新西兰流浪汉 Kenny Dahl 已经等待了25年。昨晚,在奥克兰地区法院外的人行道上,他就着一张单人床垫睡了一晚。“我发现这没那么糟,我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但我还是需要一个家,因为喝太多酒的关系,我浑身酸痛,尤其是肝和肾脏。”他表示。现年43岁的Dahl从18岁开始就一直睡大街。在因持械抢劫而服刑结束后,他再也没能找到一处能称为家的地方。

昨晚,有关机构对奥克兰大区的流浪汉进行了人数清点和访问,而Dahl只是数百名无家可归者中的一员。从晚上9点半到午夜,多达1000名志愿者在奥克兰的大街小巷、丛林墓地展开搜索,试图精准估计流浪汉人数。Dahl认为自己已经在社会公共房屋的等候名单上有18个月之久,不过他并不确定。自从右腿膝盖以下遭到截肢后,Dahl的日子变得日益艰难。

homeless-counted-across-auckland-for-the-first-time-20180918

image source: pixabay

对于33岁的Desmond Keen来说,卧室通常是奥克兰海滨附近的桥下,或Myers Park的一间废弃房屋。这样的生活他已经持续了6年。此前,Keen有过一段去澳洲矿井找工作失败的经历。当他再次返回新西兰时,却发现自己已被家人抛弃。“刚开始无家可归时,我深受打击。非常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有很多家人经营着自己的企业,生活阔绰,只有我过着饥寒交迫的潦倒人生。”或许是因为羞耻心作祟,Keen坦言自己还没有勇气向政府申请住房支持。

“我的目标是申请到一套公屋署(Housing NZ)住房或Housing First住房。”后者为政府专为安置无家可归人员而设置的项目。“一旦拥有了房子,我就能让生活重新回到正轨。我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德行,糟透了。”

昨晚,志愿者分三组行动,搜索范围从北部Wellsford至南部Waiuku,西部Piha至东部Hunua Ranges。作为志愿者的一员,奥克兰市长菲尔·高夫Phil Goff也前往Mangere街头参与搜索。看到这么多人在街上无家可归,他表示实在是令人“羞耻”。

菲尔·高夫表示,尽管奥克兰一直存在流浪汉现象,但在过去20年间情况愈演愈烈。人口增长、房价上升、社会住房供应放缓等因素都在暗中推动流浪人员数量增加。奥塔哥大学于2015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全国范围内预估有4200名无家可归人员,其中有771人集中在奥克兰。昨晚的调查数据将于下月公布。届时,议会将与政府和NGO一道就此议题展开探讨。目前,安置无家可归人员的主要措施是Housing First项目。通过分配永久性住房,以避免其产生心理健康或上瘾问题。

该项目于16个月前在奥克兰正式落地,已安置582名人员,大多是通过私人租赁解决住房问题,约85%至今仍居住其中。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因为喝太多酒的关系,我浑身酸痛", 这种就是典型的废物吧
    XiaoFaye4周前 (09-19)Reply
    • 唉,还有吸毒太多挂掉的呢,买毒品的钱都是纳税人交的税啊,发了福利也不用于吃喝而是马上去买大麻买各种酒精买毒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KANNZ4周前 (09-19)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