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携教育部长首秀:新西兰全面禁止中小学生校内使用手机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928浏览 0评论

总理Christopher Luxon和教育部长Erica Stanford日前在奥克兰宣布了本届政府关于学校教育、地方政府以及经济的相关计划。

这是自本届政府正式组建以来总理及教育部长第一次访问学校, 他们访问的Manurewa Intermediate School是一所decile评级为1的学校,Luxon表示,该校在学生出勤率方面的工作非常出色。

“这所学校每天都有一小时的数学、一小时的阅读以及一小时的写作课程,对基础知识的教授每天都非常突出。”

Luxon评价说该校校长非常优秀,并表示自己每一次访问该校都倍受启发。

在发表上述言论之前,新联合政府经历了艰难的第一周,包括副总理Winston Peters的种种举动;因为放弃无烟化努力而受到的指责;尽管有计划中的削减开支,但房东却意外获得税务减免;以及对其向阴谋论者屈服的指责等。

 

新政府的教育计划

国家党的教育政策中包括要求学校每日实行一小时数学、一小时阅读以及一小时写作课程的计划,正如Luxon称Manurewa Intermediate已经实现的一样。

Stanford表示,15岁左右的年轻人里只有大概一半能够通过新进引入的识字和算数标准,”这意味着这些孩子达不到必须的基础标准,以后也没办法过上他们想要的生活。”

Kids at Manurewa Intermediate School during visit of Luxon, Stanford
Manurewa Intermediate的学生们。 Photo: RNZ / Nick Monro

她表示,(学校)需要的是以知识为基础的清晰的课程安排,以及”在结构化识字和结构化数学方面”的正确教学法。

“我们之所以没能让年轻人达到他们应该达到的水平,是因为我们目前的课程既没有支持他们,也没有支持我们的老师,我们先前遵循可能是毫无根据的教学法,而且我们也没有一个一致的评估标准,以便让我们知道当有问题时应该把资源放在哪里。

“这是一个极具雄心的目标,但我们就是个雄心勃勃的政府–我跟你说,看看现场的这些孩子们,我们不会放任他们的人生不管。”

她表示,定期评估项目计划将与之前国家党政府的国家标准项目大不相同。

“它并不完美,所以我们也从错误中汲取教训,我想其中一个核心就是确保我们对进展进行度量:这不是简单地用’你成绩合格或不合格’来判断,而是’你是不是正在朝达到目标而进步’。”

她表示,这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成绩落后的孩子会被纳入提升计划。

Luxon还”推销”了本届政府禁止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的计划,称所有部长和国家党议员在党团会议和内阁会议上都得上交手机,这样才能精力更集中地进行讨论。

“我们将在全新西兰的中小学里禁止手机,这是件显而易见的事,你会看到像这样的一些好学校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这是长期以来一种取得良好教学成果的方法。”

与行动党和优先党共同制定的联合执政协议中还规定了政府实施义务教育、解决逃学问题和恢复特许学校的计划。

Erica Stanford, Chris Luxon  at Manurewa Intermediate
Luxon和Stanford在学校礼堂。 Photo: RNZ / Nick Monro

这些协议中更具争议的一个方面是优先党的政策,即”将课程重点放在学术成果、而非意识形态上,包括移除和替代关于性别、性和关系的教育准则”。

Luxon表示,在性教育方面,家长和学校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以后情况仍将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里,家长们向我们提出的都是关于一些青少年性教育的问题”。

“因为我们在课程设置之间左右为难,我们希望专家们能够达成一致,制定一个清晰明确的课程,以确保(性教育)内容适合学生,并听取家长意见,重要的是,让家长有机会从(性)教育中抽身。”

“即使是同一所学校内部或者不同学校之间,这(教育标准)也是非常不统一的,因为指导方针只是指导方针,-被进行了不同的诠释。

“学校实际上需要一个明确的课程定义、专家意见、年龄适宜性、咨询家长,并确实可以选择学生是否参加。”

 

地方政府面对的挑战

地方议会面临着许多障碍,Luxon表示,他计划”以不同的方式”与他们合作,联盟中的三个政党都希望确保地方能够得到投资。

“截至明年年中的长期计划需要完成,我们有像废除’三水’这样的事要处理,这我能理解,我们在基础设施方面需要一系列重要投资,我们还有区域基础设施基金,所以现在是如何安排时间的问题。”

“我明白,我们刚结束大选,我们的政府本周才组建,但我们将迅速采取行动,与地方议会一起探讨我们可以如何支持他们。我想跟你们说的是,我想建立一个不同的方式,来促进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合作。”

Simeon Brown
地方政府事务部部长Simeon Brown今日与奥克兰市长Wayne Brown会面。 Photo: Nick Monro / RNZ

“据我观察,几十年来,(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一直是……一直是一部【潘趣与朱迪】,实际上需要找到一种不同的契约和不同的前进方式–这就是我此前与这个部门谈论的内容。”

这意味着可能会有一些新的资助方式,比如消费税分享协议,这也是行动党在联合执政谈判里的内容,他说。

“新西兰目前的激励措施不一定适用于地方政府。他们必须首先对当地的道路、管道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然后再真正获得回报,也就是地方议会的地税收入。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合作上有所作为,真正激励他们参与并获得增长所带来的好处。”

“无论是为新房建设支付议会奖励,还是实际上的消费税分享,即GST税收一半划归地方或类似的内容,我们在这些方面,以及在联盟中达成的协议方面,都将与他们合作,以确保我们能够与地方议会合作,以刺激我们迫切需要在新西兰看到的增长。”

他还提到了国家党计划达成的城市及区域协议。

“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必须达成不同的协议,无论我们最后决定是由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出资,但随后我们可以锁定一个由关于基础设施的10年计划,这将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改变。””

“许多地方议会其实一直与我们有沟通,并为我们的政府做准备,也一直在深入思考他们希望与中央政府建立什么样的伙伴关系,我们希望继续与他们进行这些对话。”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