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世纪鸟类评选火出圈,鹅叔脱口秀力挺这种“顾家鸟”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1382浏览 0评论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Karoline Tuckey,根据授权转载。
A shot from US comedian John Oliver's segment on New Zealand's Bird of the Year.
作为新西兰世纪鸟类评选拉票活动的一环,一只巨大的凤头鸊鹈玩偶与John Oliver一同出现在其脱口秀节目中。 Photo: Screengrab

被中国网民称为”鹅叔”的美国脱口秀主持人John Oliver日前在其节目中谈及新西兰鸟类评选的话题,鼓励他的观众都去投票。

在本期的”上周今夜秀”中,Oliver解释了为什么他对新西兰的这场激烈的鸟类评选充满激情,并据此发起了一场”激进得让人惊掉下巴”的全球拉票活动。

Oliver的支持包括在巴黎的凯旋门设置广告牌;在东京涩谷设置户外大屏卡通广告;在孟买一家商场设置广告牌以及伦敦观光大巴的车身广告,还有在惠灵顿公交车站上设置”羽翼王”(Lord of the Wings,英文中指环王Lord of Rings的谐音梗)海报以及在巴西伊帕内玛海滩(Ipanema beach)上空用飞机拖着的横幅等。

A shot from US comedian John Oliver's segment on New Zealand's Bird of the Year.
在凯旋门附近的香榭丽舍大街上,行人走过Oliver的世纪鸟类评选广告牌。 Photo: Screengrab

Oliver支持的鸟是pūteketeke–凤头鸊鹈,Oliver宣称自己是这种鸟的”官方竞选主席”。他解释道,这种鸟值得被人关注,因为其种群存续受到威胁,据统计在新西兰只有不足1000只。

“看看这美人儿……哪怕是它的名字读起来都很有意思,就像是你的舌头在跳踢踏舞。”他说。

Oliver强调,只要是通过验证的电子邮件都可以进行投票,这意味着新西兰以外的网友同样有机会投票。

“去年岩鹪鹩(rock wren)以2894票赢得冠军,我敢肯定我们能打败它。”

“我们将横扫所有候选鸟。我不仅仅是要 pūteketeke赢,我还要它赢得史无前例、惊天动地。毕竟美式民主就是这么玩的–我们干预他国大选。”

Australasian crested grebe
凤头鸊鹈这种澳洲大鸟今年得到了美国人的拉票支持。 Photo: RNZ / Alison Ballance
A shot from US comedian John Oliver's segment on New Zealand's Bird of the Year.
11月5日节目播出的视频画面。 Photo: Screengrab

为了庆祝新西兰独立环保组织 Forest & Bird 百年纪念,今年的”年度鸟类评选” 已经改名为”世纪鸟类评选” 。

Forest & Bird首席执行官Nicola Toki在”早间新闻”中表示,所谓的Oliver试图”操纵大选”的拉票行为并没有让她感到不安,该组织网站仍然在正常工作。

“可以公平地说,这项工作投入了大量精力。我们的团队不眠不休地一心扑在这次评选上。考虑到成千上万的投票一起涌进来,我们自己都很意外投票页面居然没崩溃。”

其实这种所谓的”操纵选举”并不意外,Oliver的节目组今年早些时候就已经跟 Forest & Bird提前联系过了。

“他们对评选特别感兴趣,所以我们当时回复,’搞起来吧’!”

A shot from US comedian John Oliver's segment on New Zealand's Bird of the Year.
涩谷街头的大屏广告。 Photo: Screengrab
A shot from US comedian John Oliver's segment on New Zealand's Bird of the Year.
涩谷街头的大屏广告。 Photo: Screengrab

她表示,所有的投票都需要经过验证,但验证门槛很低。

“你首先要是一个鸟类爱好者,然后你得有个邮件地址。就像John Oliver指出的那样,你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投票。”

围绕着最新一次投票的争议并没有让Toki感到困扰。

“我们在新西兰发起了一项挑战–让我们把这当做是一个新的珠峰目标,(向世界)展示我们这个小国家如何发出大能量的。”

这并不是”境外势力”第一次干预本土竞选–在2018年那次角逐中,为了能让鸬鹚(kawau)赢,来自澳大利亚帕斯的一个网友一夜之间刷了300多票。

而且看起来,Oliver对年度鸟类评选的历史渊源也了解颇深。他详细列举了前些年的评选中出现的争议和丑闻,并称之为”不公正”。

Oliver抨击过不少此前的候选鸟,包括白面鹭(heron)–“它看起来就像是打了类固醇的鸽子–我讨厌这个鸟”–以及长尾蝙蝠(long-tailed bat),虽然它连鸟都不算,但却由于技术性问题阴差阳错地成为了2021年的冠军。

RNZ's Katie Fitzgerald talks about Bird of the Year in 2022.
Oliver吐槽从前RNZ主办的鸟类评选中听到的鸟叫”像是闹鬼玩偶在搞狂欢。” Photo: RNZ / HBO

相反,Oliver力挺鸮鹦鹉(kākāpō),为它在此前的评选中被取消资格打抱不平。

“kākāpō这种鸟被取消参赛资格仅仅是因为它已经赢过两次了–这太扯了,我们美国人评奖可从来不这么干–啊,对不起碧昂丝,不过鉴于你已经拿了32次格莱美奖–所以为了让某些比你还差的人能拿奖,从现在开始你的参评资格取消了…… kākāpō也拿过冠军,它是世界上最肥的鹦鹉,而且……它们又很粘人,闻着还很香……”

不过,回到今年的评选–Oliver对kākāpō的爱还不足以让他为这种大鹦鹉的竞选站台,相反,他被凤头鸊鹈”漂亮的发型” 和顾家的人设所吸引。

“这种鸟的有趣属性简直太多了,比如它们以将幼鸟背在自己的背上而广为人知,这很可爱;以及雄鸟和雌鸟双方会共同孵蛋并照顾幼鸟–它们会给彼此空间来共同抚育后代。”

“你觉得还应该再来点优雅?它们在交配期有一种舞蹈,在跳舞过程中会抓住一些湿草并用胸口撞击对方,然后傻呆呆地杵在那里–我……这辈子从来没有与任何东西有过如此深刻的共鸣。”

“它们是一种留着五颜六色的鲻鱼头发型的奇怪鸟类,为什么不值得爱一下呢?”

 

– RNZ 中文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