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长态度明确,未来几年新西兰财政将越来越省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579浏览 0评论
Stylised illustration of graphs, calculator and coins surrounding the shape of Aotearoa

Photo: RNZ

 

分析:随着财政部长确定在未来几年实施财政紧缩政策,近几个月所见的大量削减公共服务的新闻将成为新常态。

各类计划和项目的削减以及裁员有关的员工协商在本周四(5月30日)的财政预算案公布后仍将继续。

Nicola Willis在其首个财政预算案中给出的(政府)运营预算为32亿纽元–这是近年来的最低水平–而财算案中为数不多的意外之一是,从现在开始,政府支出将少得可怜。

去年在大选时,国家党就在其财务计划中表示要缩减运营预算–政府必须花费在新政策举措上的资金以及现有政策举措的成本。在国家党的计划中,2024年将为32亿纽元,随后几年分别为28.5亿、27亿以及27亿。

截至4月5日财算案的经济预期更新完成时,运营预算分别确定为35亿(2024/25年)、32.5亿(2025/26年)以及30亿(2026/27年)。

然而,仅仅不到四周之后,当上个月内阁签字通过这份财算案时,本次财算案的运营预算就已经下降到了32亿,而之后三年的预算也都压缩到了24亿。

这是内阁的一次重大转变,它表明各部长之间就能否表现出足够的财政克制进行了一系列艰难谈判。

其结果是,如果考虑到每年14亿纽元的医疗支出压力增加(这一承诺已经被纳入了未来几年的财算案),则每年可供联合政府分配的钱就只有10亿纽元了。

Willis在财算案闭门预览时对记者说要”戒掉”政府依赖花钱的习惯,这并不是在开玩笑,她曾指责前任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但在未来的财算案中,可供她支配的只有10亿纽元运营经费,这让她的政府节支举措显得有些步子迈太大了。

Willis曾由于选择和优先考虑减税(尤其是对房产业主减税)而多次遭致批评。

在周四刚宣布减税方案后,这位财政部长在国会对批评者进行了干脆利落的回应:”在生活成本危机中,谁会反对减税呢?”

工党对本个财算案的回应称,这笔资金应该更好地用在核心公共服务领域,并在此过程中保住此次政府节支改革中被裁撤的4000个左右工作岗位。

毛利党对于财算案中对毛利人的资金削减表示不满。

毛利卫生局(Māori Health Authority)被彻底取消;毛利青少年培养教育项目Te Kawa Matakura被重新考虑;而公共住房资金也作为政府节支行动的一部分而被相关部门收回。

在财算日当天,数以万计的人参与了抗议活动,阻塞交通,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大范围的混乱。

Protestors gather in Auckland's Aotea Square
奥克兰Aotea广场的抗议者们。 Photo: RNZ/Marika Khabazi

在本个财算案中,毛利裔及太平洋岛裔究竟能分配多少资金并没有明确体现。

这是有意为之。Willis和副总理Winston Peters在财算案公布前曾对记者表示,今年的资金分配方式将有所不同,不会根据种族进行专门的预设目标,因为这不符合联合政府的价值观。

本次财算案中,Te Matatini毛利文化艺术表演节是一个赢家。这是一个全国性的毛利舞蹈与艺术表演活动,它在未来三年内将获得4870万纽元的经费–这是Willis对毛利发展部长Tama Potaka做过的承诺,她也乐于信守承诺。

但没能兑现的承诺也有:国家党在竞选时说过将由政府承担13种新型抗癌药物的费用,但在周四公布的财算案中,这一承诺没能兑现。

对于那些每个月要花上5000纽元自费购买救命药的人来说,减税或许是受欢迎的,但这远不足以支付他们高昂的医疗费用。而这些人,在投票时曾对国家党的承诺满怀期待。

Willis已经表示,她希望在之后几年的财算案中兑现这个承诺,虽然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未来几年有限的资金很难实现这一目标。

她如今为未来几年的财算案设置了一个基调–即能省则省。考虑到她是前任财长Robertson最大的批评者,Willis自己应该会坚定地守住这个运营预算上限。

在向新西兰人作出了信守承诺而成为表率后,现在的问题是:在新西兰的家庭因联合政府而节衣缩食的情况下,人们会买Willis的账吗?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