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各大果园开放自己采摘,终于实现水果自由了

新西兰各大果园开放自己采摘,终于实现水果自由了
奥克兰草莓园的PYO已经开始。 Photo: RNZ/ Chen Liu

进入12月,新西兰的夏季正式开启,水果的收获季也到来。

新西兰特有的气候条件,加上肥沃的土壤,让北岛、南岛有不少久负盛名的水果小镇。譬如北岛丰盛湾的Te Puke小镇是新西兰猕猴桃种植业的中心,以”世界猕猴桃之都” 自居;而南岛中奥塔哥地区的克伦威尔镇(Cromwell)则盛产核果(stone fruit)类水果,享有”新西兰水果之乡”的美誉,夏季许多游客会驻足于此品尝樱桃、杏子、桃子、李子等水果的美味。

说到水果,PYO(pick your own)可谓新西兰人喜爱的夏日休闲活动之一,从莓类水果到核果类水果,RNZ中文也为大家搜集了北岛、南岛部分PYO果园的开园信息。

草莓

根据Te Ara和Manatū Taonga文化和遗产部的信息,浆果种植是在早期聚居区最早建立的园艺产业之一,并且在20世纪初达到顶峰,以满足当时人们对果酱的需求。尼尔森、中奥塔哥地区以及坎特伯雷、怀拉拉帕(惠灵顿)在那个年代种植了大量的覆盆子和草莓。

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疾病、经济和气候原因,草莓产量有所下降。在其他浆果价格上涨的刺激下,1950年改良的草莓品种问世。

如今新西兰的草莓在北岛、南岛都有种植,但主要集中在奥克兰和南坎特伯雷。说到新西兰比较知名的一些草莓品种,包括历史上早期被引入的 “库克船长”(Captain Cook),果皮呈红色,果肉甜美。

我们现在常吃的草莓包括短日照 (short-day)和中日照(day-neutral)两类。短日照类别中,比较常见的品种有Camarosa, Chandler 和Pajaro,中日照类别则包括 San Andreas, Aromas和Temptation,收获季持续时间更长。

如果你计划今年用草莓做一些圣诞甜品,那新鲜多汁的Camarosa、Pajaro、 Chandler都是最佳选择,在夏季产量非常高,果肉结实,风味极佳。其中,Chandle和 Pajaro这两种品种果实都更大,多汁美味。

奥克兰作为草莓主产区之一,许多种植园在今年夏天都推出PYO水果自采服务。奥克兰Kumeu及Riverhead区域一些果园就有品种各异的草莓供采摘。

Strawberries PYO in Auckland
奥克兰是草莓主产区之一。 Photo: RNZ/ Ruth Kuo

Good planet

目前该果园的草莓PYO已经开放,一周七天开放,主要草莓品种为Camerosa、Ventana以及 Monterey,其中口感最甜的品种为Camerosa。此外,该果园还有树莓、黑莓以及蓝莓的PYO,这些莓类只在周二、周四以及周六开放。

Phil Greig Strawberries

这是一家老牌果园,创始人Phil Greig最初在 Kumeu一家果园工作,凭借对园艺的热情以及丰富的经验,在1990年开创了自己的草莓园。Phil Greig草莓园的PYO从12月26日Boxing Day开始。

Strawberry Hills Bombay

草莓园位于奥克兰以南,坐落在占地100英亩的农场山谷中。草莓PYO已经开放,还接受早教中心、幼儿园、学校的团体预订。

Jimmy’s Ice Cream

奥克兰南区的一家冰淇淋店,提供自制的水果冰淇淋,草莓园PYO也已经开放。

Blueberries PYO
新西兰北岛怀卡托地区是蓝莓种植的主要地区之一。 Photo: RNZ/ Ruth Kuo

蓝莓

蓝莓是另一种适合夏日PYO的水果。新西兰在1950年引进了蓝莓(越橘属),为怀卡托的酸性泥土提供了另外一种合适的作物。如今,北岛怀卡托地区依然是蓝莓生产的中心。

新西兰种植的蓝莓主要有两种:高丛蓝莓(highbush)以及兔眼蓝莓(rabbit-eye)。高丛蓝莓原产自美国东北部,兔眼蓝莓原产自美国东南部温暖地区。

根据品种的不同,蓝莓味道也会有些许差别,大家在进行PYO采摘时,可以和农场主、果园进行咨询,选择自己喜欢的口味和品种。

怀卡托地区是蓝莓种植的主要地区之一,这里有许多果园提供PYO采摘,主要集中在汉密尔顿、剑桥小镇等区域。

Lavender Backyard Garden

汉密尔顿的一家薰衣草农场,同时也种植有1000多株蓝莓,蓝莓PYO的高峰期从12月底开启,一直持续到1月底。建议前往采摘前先与农场取得联系,获知最新信息。

Blueberry Country

这家果园在新西兰有三家果园:两家位于怀卡托地区的 Ngatea及Ohaupo,另外一家位于南岛的Otautau。蓝莓PYO开放从12月开始一直持续到来年2月。因每个果园地理位置不同,蓝莓收获季会有些许差别,建议前往采摘前与果园取得联系。

Pleasant Valley Blueberries

位于 Awhitu Peninsula一处家庭经营的果园,距奥克兰市区约2小时车程。果园蓝莓PYO将从2024年1月27日开始。

Waikawa Blueberries

新西兰北岛有机蓝莓农场,位于距离惠灵顿约一小时车程的Manakau,蓝莓PYO已经开放,夏日每周周末接受顾客采摘。此外农场还出售树莓、李子、油桃以及梨子等水果。

Raspberries PYO
新西兰南岛一家树莓园的PYO指南。 Photo: supplied/ Smithfield Raspberries

黑莓、波森莓、树莓

除了草莓、蓝莓,新西兰的”莓子家族”中还少不了黑莓(blackberry),波森莓 (boysenberry)以及树莓(raspberry)。

根据Te Ara和Manatū Taonga文化和遗产部的信息,波森莓是一种杂交品种,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浆果农场引入新西兰。

波森莓的黑色果实大而香,适合冷冻,也非常适合做果酱。新西兰60%以上的波森莓是在南岛北部的塔斯曼地区种植,另外20%主要在北岛怀卡托、丰盛湾以及霍克斯湾地区种植。

红色树莓是夏天超市另一种常见的莓类水果,其历史悠久,在早期欧洲人定居新西兰时就有种植。许多圣诞甜点也经常用红色树莓做装饰,成为新西兰人非常喜爱的一类圣诞季水果,也经常被用于制作果酱。树莓的种植随后也经历了繁荣和萧条,20世纪初的繁荣时期仅仅是尼尔森周围就有100多家种植。到了20世纪80年代的1985年,树莓的产品达到2600吨,成为新西兰第五大最有价值的新鲜出口水果,主要出口澳大利亚。

目前,新西兰树莓的主要种植区位于南岛的坎特伯雷、塔斯曼、奥塔哥地区,以及北岛的霍克斯湾、怀卡托地区。

黑莓同样是伴随着早期欧洲人定居新西兰被引入,与其他浆果相比,其结果期较短,并且果季末期味道会变淡。波森莓的收获期也较短,一般从12月底到来年的1月初,大概持续两到三周。因收获季较短,建议去采摘这些莓果前先与果园取得联系,获知可采摘品种的最新信息。

Ruby Glen Orchard

1997年就开园的一家果园,位于北岛内皮尔市区以南,果园种植各类莓类水果及樱桃。PYO采摘包括树莓、蓝莓、Ranui莓、泰莓(tayberry,红莓和黑莓的杂交品种)以及红加仑(red currant)。

Julians Berry Farm & Café

一家两代人运营的果园,位于北岛Whakatane,在1975年创立。园主Monica介绍,今年从12月到1月初,果园有草莓、波森莓以及黑莓可以采摘。

Smithfield Raspberries

这家位于南岛 Ashburton 的树莓园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从基督城开车约50分钟可以达到,主营树莓、黑莓以及 Ranui 莓。树莓PYO采摘从12月底开始。

Pataka Berries

基督城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莓子农场,自1909年以来一直由 Johnston家族经营,目前已经是第四代传人在运营。农场树莓园PYO会在12月底圣诞节后开放,一直持续到1月底,具体采摘时间请与农场联系获取最新信息。

Cheeries PYO in Cromwell
南岛克伦威尔镇不少果园的樱桃采摘已经开放。 Photo: supplied/ Cheeki Cherries

樱桃

除了风味极佳的各类莓子,新西兰的核果类水果(stone fruit)也是夏季水果的代表。新西兰南岛的中奥塔哥地区就是核果类水果爱好者的美食胜地。

距皇后镇约1小时车程的克伦威尔镇(Cromwell)盛产核果类水果,享有 “新西兰水果之乡” 的美誉,这里有着各类美味水果–杏、油桃、桃子、李子、苹果和梨,在夏季,樱桃是最受欢迎的水果之一。

根据Te Ara和Manatū Taonga文化和遗产部的信息,新西兰现有的核果类水果,包括樱桃都属于引进水果。譬如桃子原产自中国,油桃原产自中亚,而樱桃则原产自里海-黑海地区,东至中国。核果类水果最初沿着贸易路线传播到欧洲、非洲北部,随后由欧洲人带入新西兰。

新西兰种植的樱桃都是甜樱桃品种,从2000年代初开始,新西兰人对甜樱桃的需求量开始增加,并且在每年圣诞节前达到高峰。比较知名的品种包括Dawson、Sweetheart、Sonnet、Sandra等。

在新西兰,樱桃采摘季在北岛、南岛会有一些差异。南岛中奥塔哥地区一般从12月底持续到来年2月中旬,樱桃主要出口至海外,而北岛的霍克斯湾地区则从11月中下旬一直持续到来年1月初,樱桃主要供应本地市场。如果你计划今年圣诞、新年假期PYO一些樱桃,那么这些主要产区的樱桃园值得前往。

Cheeki Cherries

果园位于克伦威尔镇,提供出口级别的樱桃,包括普通樱桃和白樱桃。樱桃PYO采摘已经开放,果园表示今年采摘季或持续到2月中旬。

Cherry Tree Farm

位于克伦威尔镇附近一处家庭经营的果园,主要向本地农贸市场提供植物和农产品,樱桃是果园的主角之一。园主Sharon介绍今年PYO采摘从12月18日开始,果园有9种不同品种的樱桃可供采摘。

Smithy’s PYO Cherries

果园位于克伦威尔镇,樱桃主要出口海外市场。今年樱桃PYO计划在12月26日或27日对外开放。农场还提供冰淇淋,孩子在农场还可以喂羊和羊驼。

Coal Creek Gardens

位于南岛中奥塔哥地区的一处家庭经营的果园,果园将从12月26日Boxing Day开始开放树莓、樱桃的PYO,李子PYO将从1月中旬开放,PYO时间为每天中午12:30至下午4:40(根据天气情况调整)。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进口到新西兰的中国产食品是否安全?

关于食品安全的事情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于是有网友发帖询问:那些进口的国产食品究竟靠不靠谱? 进口国产食品是否有检测? 有人在Reddit论坛上发帖问:进口的加工食品需要经过检测吗? 网友提到,近期的食安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不知道新西兰在进口食品时,会不会确认它们是否安全,以及是否会对成分表的真实性做检测。 有自称资深食品工程师的网友回复说:“没有检测,对问题的后续跟进也很少。” 还有网友回复:“我认识的一对新西兰华人从不买国产食物,原因是他们觉得太不安全了。” 不过下面马上有人说:“我就是华人,吃很多国产食品,尤其是辣椒油。我觉得你是该小心点,而不是完全抵制。” 还有网友提到2004年新西兰进口的中国玉米粉被检出铅含量超标,导致部分制品被召回的事情。 “......我认为那是在有人出现铅中毒症状后才开始检测的,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不是没有替代品,我都不会买中国制造的食品,而且像玉米粉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会被‘使用进口原料’的声明所掩盖,(让人发现不了)。” 究竟是否有检测? 网友们众说纷纭,那么到底进口食品在来到新西兰之后,需要经过什么步骤才会到货架上呢? 据新西兰初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新西兰法律所允许的抗议示威活动

Protest ,中文示威,是西方民主国家赋予其人民的广泛权利中的一个。在新西兰,示威活动是一群人共同表达意见的展现,是激进主义的一种类型,通常采取一干人集结在同一地方的形式。因为有一群人为了同一意见而集结,他们所主张的意见也因此显得有重要性。示威可以用来表示对一公共议题的观点(不论是正面或负面的),尤其是和社会不公及人民疾苦有关的议题。一场示威活动若参与的人越多,通常被认为是越成功的。示威活动所关注的通常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议题。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具有新西兰特色的,就是有关于“毛利”的示威活动,无论是因为历史上毛利战争所签订的条约,或者是有关于Crown与毛利土地的争端,亦或者是毛利人在其它林林总总方面感觉到“不爽”,都随时可以组织一下,跳着哈卡、吐着舌头,就上街示威游行了。 除去毛利相关的示威外,新西兰最常见的示威游行的原因有以下一些: * 劳资纠纷 * 气候变迁 * 动物福祉 * 环境污染 * 女权 * 儿童福利 * 少数族裔问题 示威活动通常都是公开的,因为只有“把事情搞大”示威的组织者才能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自己的意见,并通过公众的压力来施压政府。 新

By KANNZ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