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应该这样生活”,公屋租客希望相关新政切实有效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380浏览 0评论
Kāinga Ora tenant Cheyne Smith has had nails put in her tyres (left) and her home has been egged.
公屋租客Cheyne Smith的车胎被人扎过钉子,家也被人丢过鸡蛋。 Photo: Supplied

一些遭到邻居霸凌的公屋管理机构Kāinga Ora的租客表示,对政府打击行为不端的租客的政策能否切实改变他们行为表示质疑。

住房及财政部长已经发信要求公屋管理方对不守规矩的租客提高对其行为管理的严格度。

相关部长表示,旨在让租客待在家中的”持续租赁框架(Sustaining Tenancies Framework)” 意味着他们没有动力改善反社会行为或停止破坏房屋的行为。

Cheyne Smith自2015年就一直是Kāinga Ora的租客,他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奥克兰,并遭受到来自邻居的霸凌。

“我被揍过、家被抢过;被鸡蛋丢过、被酒瓶砸过;家里来的客人被袭击过,车也被偷过。简直是噩梦。”

去年9月,他搬到了汉密尔顿的另一个公屋公寓楼。

他表示,与其他公屋邻居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存在。

“在这儿住了差不多5周时,有一次我带着我儿子去买东西,然后租客在我的车胎下面放了大头钉和螺丝钉,导致两个车胎都爆了。自那以后,他们还多次踹我的门。”

他联系到自己的公屋物业管理员并表达了他的担忧,但结果并不理想。

“我的物业管理员……上周来了一趟,就跟我说’我们不会给你换地方,我不能告诉你(涉事邻居)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归其他物业管理员管。'”

“我当时的反应是:你逗我呢?”

Smith表示,哪怕他在家时,也会遭到霸凌。

“我很少打理门口的草坪,因为会时常发生霸凌,非常吓人,让我压力很大。没人应该这样生活。”

他认为,政府对(公屋租客的)反社会行为的打击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

“我不认为这能改变(不守规矩的租客)的行为,因为Kāinga Ora长期以来放任不管。”

“我的物业管理员看起来很害怕那样的人。他们(租客)如今非常不守规矩,哪怕是Kāinga Ora自己都很怕他们。”

以下视频记录了去年劳动节周末时的一起事件:画面显示一名男子用锤子敲打Kāinga Ora公寓大楼的外墙。

公屋租客:”我很害怕他们”

另一位公屋租客、Smith的邻居Leoni也是反社会行为的受害者。

“(我的邻居)是一对年轻两口子,有至少5个孩子。有一回我只是让他们的一个孩子不要站在车道上,他们就对我大发雷霆。”

“他们大喊大叫,我刚停好车就把我堵在门口。他们骂我是’白垃圾’ 、老XXX。他们对着我的花园吵嚷还吐口水,太吓人了。”

她称,她多年来向公屋署的投诉都石沉大海。

“我们的物业管理员过来后贴了个提醒小孩子不要在车道上玩耍的标识–这就完了。”

“他们说过他们会处理,但你也就听他们那么一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希望公屋方面关于反社会行为的新政策能够让她找回安全感。

“我希望(政府)切实地推行那些所有人都要遵守的租赁法规。”

“(有关部门)不是说仅提供一个住所就够了;提供的住所要确保是安全的,要确保那些不守规矩的人会承担后果。”

“我感觉不安全且孤立无援”

在基督城,58岁的Bernice Hodges知道生活在恐惧中是什么样的滋味。

“多年来我们一直有这样的邻居,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公屋租客,他们让整个社区都心惊胆战。”

“他们日复一日地大吼大叫,逢人就骂,竖中指,我们路过的时候就飙脏话。”

她说,害怕回家对她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

“我感觉不安全,而且孤立无援。因为那些谩骂、脏话,我害怕到只要是走出自己车道或是回家的时候,我就开着录音。”

Hodges尝试过联系公屋管理方采取行动来应对这些反社会行为,但她表示什么效果也没有。

“他们只是背过身去,就当事情一扫而空了。”

为了重新争取平静的生活,在多次沟通无果后,Hodges将Kāinga Ora告上法庭。

“他们什么事都没干,直到我决定去租赁仲裁庭要求强制执行。”

“在仲裁员的强烈建议下,结果是Kāinga Ora搬走了那些邻居。”

对于政府就打击公屋租客反社会行为的动作上,Hodges持观望态度。

“Kāinga Ora的管理员以及团队领导需要和其他物业管理机构一样接受监管,他们需要接受培训,了解如何在这些情况下采取行动,以及如何将租赁规则应用于不守规矩的客户。”

“我相信只要本届政府真心把公屋相关的事放在心上,新政策是能够奏效的。”

RNZ已经联系过Kāinga Ora要求置评。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