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新西兰退役人员被曝执教中国军事院校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485浏览 0评论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oldiers patrol at Tiananmen Square ahead of the secon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in Beijing on 7 March, 2024.
2024年3月7日,中国”两会”期间,天安门广场上执勤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兵。 Photo: AFP

情报机关日前披露了来自中国的进一步威胁,并告知国会议员,有7名新西兰国防军退役人员受雇帮助培训中国人民解放军。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局长Andrew Hampton向国会情报及安全委员会(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报告,过去18个月以来,该局已经确认7名新西兰人受雇于南非测试飞行学院(Test Flying Academy of South Africa)。

他表示,他们主要为军事及航空训练提供帮助,而这是中国提高军队能力和战斗力的全局战略的一部分。

“他们所教授的训练内容和专业知识是通过新西兰国防军以及友军的退役人员获得的。这种活动显然构成了一个重大的国家安全风险,对于新西兰来说,让退役军事人员训练其他与我们价值观不同的军队,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Hampton表示,相关7名人员目前已经不在上述岗位上,但同时警告或有其他人会接替他们受聘。

上述相关信息披露的当天,主管政府通讯安全局(GCSB)和安全情报局的情报部长Judith Collins也同时披露,新西兰国会服务处(PS)和国会法律顾问办公室(PCO)在2021年遭受网络袭击,中国与此有关。

“幸运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与受影响部门合作及时制止了相关活动,并在黑客获得访问权限后不久将他们移除了。”

GCSB主管Andrew Clark表示,新西兰人可以放心的是,黑客在入侵后被迅速发现,并在敏感数据泄露之前就采取了行动。

他表示,过去一年里共有316起”网络事件”涉及到国家级的重要组织,大约四分之一(23%)的实施者背后可能有政府支持。

安全专家:中国的网络间谍行为如今也针对个人及民间组织

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学院教授Lesley Seebeck表示,在过去的10至15年里,中国一直在从事攻击性的网络活动并且程度日趋激烈。

“在过去,他们主要从经济目的和国家安全目的出发来针对网络系统,如今相关举动已经转向了个人,特定个体。”

她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进行个人数据采集,这从美国的指控中就可以看出,但事实上中国也在针对英国议员。

在被问及新西兰为什么也成为中国的目标时,Seebck说,他们并不做区分,(针对新西兰)也只是既定流程的一部分。

“他们还对分化瓦解盟友非常感兴趣,联盟是他们最担心的形式之一。新西兰是”五眼联盟”的一员,所以成为目标也是毫无疑问的。”

去年公布的澳大利亚国防战略评估报告指出,印-太地区以及太平洋地区来自中国的战略竞争正在加强,她表示。

“他们会搜集情报或数据,从而可能对未来开展情报行动和实施影响。”

她还表示,电子信息在情报搜集领域的应用历史已经很久了。

“这种情况下我们所看到的是,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的攻击变得更加复杂,他们正在不断越界。

因此他们正在故意并且相当直接地以个人为目标–不仅仅是我们过去所预期的那样,比如国家安全机关、军事设施及力量、政府机构–现在他们还针对民间社会,当然,出于一系列原因,他们也针对工业体系,不仅是工业对防御系统的作用,而且还为了在贸易中获得立足优势。”

(中国大使馆的)模式化的回应表明他们并不真正在意(相关批评),每次他们这类行为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被揭露时,他们都会声称这是”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指控”,她说。

“我们出于自己的原因揭露事实很重要,这类活动可能会对我们的社会产生’寒蝉效应’,这关系到民主的核心含义。”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