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大学住宿成本上涨

新西兰新闻 RNZ中文 552浏览 0评论
Student halls of resid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坎特伯雷大学学生宿舍(资料图片)。 Photo: Supplied/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对有些人来说,住在大学宿舍被视为某种意义上的成人仪式,年轻人在这里结交朋友,也会留下许多回忆。 但就像新西兰在2024年的诸多领域一样,大学寝室的住宿费从没有如此之高过。

奥克兰大学一年级新生Aidan Lupscombe对求学生涯的开销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目前我每周能从政府那里拿300块钱,不过这甚至无法全额支付我的住宿费。这还不算学费。”

“能获得今年的费用减免,我感觉还挺幸运的,至少不用操心这些事了。但之后我还需要每周跟我爸妈借190块钱来支付住宿费。”

Lipscombe每周一日三餐及洗衣房的开销在490纽元,这与惠灵顿、基督城以及但尼丁的消费水平基本相同,而在这些城市,学生宿舍每年的住宿费在1.9万纽元至2.35万纽元之间。

怀卡托大学含全餐的住宿费用是最低的,刚到1.5万纽元/年;而梅西大学北帕校区则为1.7万纽元/年出头。

在奥克兰大学主校区攻读法律及心理学专业的学生Kristen表示,她住不起学生宿舍。

“我还跟父母住一起。我手头有点紧,希望明年能搬出去合租之类的。”

“我有个兼职,事实上是两个–都在购物中心里。”

Lipscombe表示,他的大多数同学今年都住在父母家。

“大部分人都留在奥克兰,因为上大学期间跟父母同住还挺方便的。基本上是八比二的比例,80%留在待在自己老家,20%去了其他地方。”

Joel在奥克兰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他是陶朗加人,现在每周要支付450纽元的大学宿舍费用。

“我父母说会帮我一点忙,但我很快也会找个工作。希望能一周能工作个……比如12小时,或者够付住宿费就行。然后我也有学生贷款,所以我现在先把钱拿来用着,以后再还。”

Paul O’Flaherty是坎特伯雷大学的人文及校园生活主管。他表示,尽管生活成本上升,但该校意识到当前的求学需求前所未有地高。

“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学生,且毫无疑问地,我们当下正在经历生源增长。未来几年,我们计划根据我们认为将持续增长的需求来建设更多学生宿舍。”

“我认为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基督城,但如果我们自身没有良好、坚实且有吸引力的学术项目,这(生源增长)也压根不会发生。所以我认为这是这些新生们综合考量的结果,而且他们也对此感到满意。”

该校最贵的学生宿舍Arcadie Hall每年住宿费高达2.35万纽元,这还不包括三个月的暑假–放假时学生们必须另寻住处。但也有一些其他选择。

“我们的住宿费从每周166纽元到500纽元不等,取决于你想住在哪里以及申请什么样的宿舍条件,”O’Flaherty说,”所以按最高住宿标准来算,你相当于有食宿和其他服务全包的住宿,比如洗衣房以及其他你能想到的东西。”

O’Flaherty表示,坎特伯雷大学90%的学生都是外地人,不少来自北岛的偏远地区。他表示,每周500纽元的费用听起来很多,但也在租赁市场的合理范围内。

“如果你看一下公寓租金均价–我有些学生现在就是合租–现在在基督城跟人合租,在条件还过得去的公寓里,你如果能以每周300纽元至350纽元的价格租到一间独立卧室就应该感到满意了。”

“而通常来说,这只是一居室的开销,还不包括其他东西:伙食、用电之类的。所以即便是(学校宿舍的)最高住宿标准,我想也是相当划算的。”

至少在基督城,对于那些想要体验完整大学生活的人来说,价格似乎并没有阻碍他们。而当O’Flaherty看到学生们聚在一起并形成一些特殊纽带,也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我不认为这种模式有太大改变。我40年前读的大学,我不认为现在它有什么变化。你在宿舍里遇见的人,许多在之后的两三年里会成为你的大学室友,其中一部分人会继续留在在你以后的生活中,成为你的朋友。”

在奥克兰,商科专业的学生Aidan Lipscombe正尽可能享受自己的大学时光。他表示,学生贷款的事会留在毕业后再考虑。

“这并不是一件时刻萦绕在我脑海里的事,但完全忽略它也不容易……我脑子里总会有一个声音说,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在大学学习,但与此同时,当我毕业参加工作时,我明白我不得不偿还一笔不菲的学生贷款。”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根据授权转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