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移民新西兰,中国盆景艺术也“生根发芽”

华人移民新西兰,中国盆景艺术也“生根发芽”
林火生在自家后院培育了近400盆盆栽,在他眼里这些盆栽就是自己的”孩子”。 Photo: RNZ / Duoya Lu

盆景,在中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以微观的艺术形态展现风格各异的树木、植物以及风景,被誉为是一种承载着自然之美与生命奇迹的艺术。

盆景,在中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以微观的艺术形态展现风格各异的树木、植物以及风景,被誉为是一种承载着自然之美与生命奇迹的艺术。

伴随着越来越多华人移民到新西兰,近二十年,中式盆景艺术也逐渐在新西兰崭露头角。

盆栽是活着的艺术,更是生命的传承

林火生来自台湾,目前是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的一员。20多岁就在台湾师从日本盆栽艺术家学习的他,如今已经从事这门技艺近40年。

走进林火生位于奥克兰的家,就像走进一个迷你花园。他的后院摆满了近400盆造型各异、大小不同的盆栽–鼠眼木、鸳鸯茉莉、雁果、万寿梅、状元红等。在林火生眼中,这些盆栽就像他的 “孩子” 。

“我一天(照顾盆栽)的时间超过8小时,有时做到晚上11点、12点,” 林火生说。 “早晚都要(给盆栽)浇水,一天最少2次,夏天则3至4次。”

林火生介绍,除了浇水,培育一盆盆栽还有许多细致活,譬如拔草。

“一盆盆栽要用夹子拔1000棵杂草,很难,不要小看它。这个月拔完1000棵,下个月可能只剩600棵杂草,之后一个月后可能剩200棵、300棵杂草。五六年换一次盆,又要重新开始,没完没了。”

为了让盆栽达到理想造型,林火生也会用铝线给树做造型。

“一棵盆景大概需要200条至300条铝线,一棵盆景(扎铝线)大概就要三五天。”

每天花大量时间在盆栽上,林火生表示,盆栽之所以吸引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是活着的艺术。

“盆栽是活的,一直在生长,它不像一幅画,你可以挂在家里墙上,可以放一辈子,盆栽不行。”林火生表示。”一棵盆栽,第一个十年稍微可以看,培育好差不多要二十年。大型盆景需要五十年,甚至六十年。”

“有人问我,你现在(把盆栽)雕刻到完美,但是三五年后它又长了怎么办?我说,到一个程度又要重新来,甚至全部改造。”

“在台湾,一辈子如果能培育出一棵大家都认同的盆栽,那就是大师级别,就一棵就好。”

林火生表示,除了盆栽不断生长带来的 “惊喜”,他同样看重盆栽艺术的 “传承性”,他的上百盆盆栽,已经陆续开始捐赠给新西兰大大小小的花园,包括汉密尔顿花园、 奥克兰的Eden Garden。

“盆栽就是传承,我没有办法养它一辈子。汉密尔顿花园中国园我捐了6盆, Eden Garden我计划捐50盆。年纪大了,我管理不过来,只有传承下去,它才能活到百年,甚至千年。”

Huosheng Lin, a Taiwanese Bonsai practitioner based in Auckland, has around 400 Bonsai and Penjing in his garden. He describes Bonsai as a living artwork that is always changing and developing.
林火生的盆栽作品,一年四季的景色各异。 Photo: supplied/ Huosheng Lin

相比中式盆景,日本盆栽在新西兰知名度更大

尹新龙( Steven Yin )同样是一位盆栽艺术从业者,他投身盆栽艺术已经20余年,10岁他跟随家人从北京移民到新西兰,15岁就开始接触盆栽,从此产生浓厚的兴趣。

如今,尹新龙已经将这一爱好发展为事业,作为MiniGardens Bonsai NZ的创始人,以及新西兰盆栽协会的一员,他位于惠灵顿的家中摆放着5000多盆大小不同、风格各异的盆栽、盆景作品。

“我一直喜欢大自然,我记得我还是孩子时,我经常去花园里,拿一个小网试图抓昆虫,每天放学后我都可以在那里呆几个小时。(我的盆栽创作)大部分受童年记忆的影响。”

他说,自己在跟父母同住的时候,在他们住处种了很多树。这一爱好不断生长,最终变成了一份事业。

Chinese Bonsai artist Steven Yin
尹新龙与他的盆栽作品。 Photo: Celeste Fontein

尹新龙曾前往许多国家观摩与学习,并且拜访了日本、中国、印度尼西亚等不同国家的盆栽苗圃。他表示,盆栽艺术真正开始在新西兰的年轻一代中流行还是近二十年的事。

“许多西方人去日本学习,并且把这一艺术带回自己的国家,开始打造他们自己的苗圃。”

尹新龙表示,相比中式盆景,日本盆栽艺术在新西兰有着更大的知名度。盆栽出现在电影【小子难缠 Karate Kid】中,许多人也是通过这部电影认识了盆栽。

说起日式盆栽和中式盆景的不同之处,尹新龙认为日式盆栽更注重”树”本身,而中式盆景除了树,还有”造景”。

“盆景是微型树、景观建造的开始。而日本人把主要精力放在树本身,把它做成盆栽,而不是盆景,” 他表示。 “新西兰人大部分人都是从盆栽开始,随着他们对盆栽研究的深入,他们会意识到盆景其实也有它的美感。”

尹新龙表示,中式盆景在新西兰不普及的另一个原因是其并不容易”上手”。

“盆景很难掌握,它非常个人化,每个人都可以建造一个微型景观,他们可以使用树木、岩石、苔藓来创造一个完整的场景,而不仅仅是树木。”

虽然日式盆栽、中式盆景有着许多不同,但尹新龙认为,在日本盆栽中,有一种风格却很接近中式盆景–“文人式盆栽”。

“在中文里,我们称呼它为’文人树’,” 尹新龙表示。”它是通过更加瘦小的树来打造优美的韵律、动感,保持树木的简约风格,而不是(使用)非常强壮有力的树。”

尹新龙表示,中式盆景在新西兰逐渐开始流行。”我在学习这两种艺术形式,我发现它们都非常有意思。”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一独特的艺术,如今尹新龙会不定期地在网络上通过在线课程、工作坊与希望了解盆栽、盆景艺术的人交流。他也非常看重自己 “中国人”的身份给这一特别艺术所带来的”价值”。

“我认为我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我本身是中国人,我对我们文化的起源非常了解,我能将它运用到我的作品中,这也是为了与新西兰分享东方的艺术形式。”

新西兰本地华人更容易接受盆景艺术

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New Zealand Chinese Bonsai Society)一直致力于在新西兰推广中式盆景艺术,协会注册人数大约为100人,主要为华人。该协会现任会长何新华表示,协会的英文名称特别用到盆栽Bonsai一词,而非盆景Penjing,主要原因就是新西兰人对盆栽的接受度更高。

“Bonsai是日本盆栽的发音,为什么新西兰人更接受,因为这个词在英语国家都通用,” 何新华表示。”新西兰许多艺术家20多年前都去日本学习,所以他们更接受这个名字。但(新西兰)本地华人更容易接受盆景艺术,洋人也很欣赏、很喜欢。”

“盆栽就是在盆上栽上植物,盆景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有形象、风景、寓意,我们都说诗情画意谈盆景。”他表示,目前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主要以盆景艺术创作为主,相比起日本盆栽艺术,中式盆景更展现出多样化、丰富化的一面。

New Zealand Chinese Bonsai Society event
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向观众展示中式盆景的魅力。 Photo: supplied/ New Zealand Chinese Bonsai Society

“盆景生长环境和气候有很大关系,中国长江以北,气候比较寒冷,盆景很难生长,” 何新华介绍, “我个人比较认同中国盆景分为南派和北派。”

“南派就是指岭南派,包括广东、广西、福建等,长江流域区域已经算北派,包括我们说的五大派,包括苏州、杨洲、上海、安徽、杭州这一圈。”

他表示,中国盆景的不同派别,有不同的风格和造型。

“苏派及扬州一带,剪为主,扎为辅,层次分明。苏州传统 ‘六台三托一顶’主干为S型,有三分枝:左,右,后。左右每枝各有三云片。共六片称六台,后边一枝也有三云片,称三托,然后顶部再修剪大枝为顶。”

何新华表示,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目前盆景作品以岭南派为主,其最大特色就是”自然”。

“岭南派更加自然,特点是’截干蓄枝’,这和气候有关,因为岭南的植物长得快,需要根据树的自然造型进行截断、修剪,多年后它会变得非常飘逸自然。”

“现在中国的盆景艺术和很多展览已经不拘泥于派别了,而是看整个盆景的艺术造型,这才是盆景应该被欣赏的地方。”

何新华表示,伴随着越来越多华人移民到新西兰,协会也致力于召集更多华人加入,一起分享、展示中式盆景的独特魅力。

今年是龙年,新西兰中国盆景协会将在3月23日在奥克兰带来龙年盆景展览(Dragon Bonsai Day)。今年也恰逢协会成立二十周年,何新华表示,协会会员将会把最经典的、最有代表性的一些盆景作品带到现场进行展示。还会将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图片集结制作成纪念册,让更多新西兰人欣赏到中式盆景的魅力。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713新西兰华人抗议活动:他们走上奥克兰街头,对现状大声说不

“惩办凶手,自卫无罪!” “修改法律,还我公正!” 上周六(7月13日)下午,奥克兰皇后街的Britomart广场,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 大批华人聚集在一起,发出最愤怒的呐喊,要求新西兰政府改变现状。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国家党华人议员Nancy Lu(陆楠)、议员Cameron Brewer、奥克兰副市长、工党议员Phil Twyford等均出席现场,力挺此次活动。 华人集体出动,“严惩肇事者!” 7月13日下午1点40分,有几百号华人已经到达Britomart广场,“反犯罪”游行一触即发。 “平安新西兰”,“新西兰是我们的家”,“不要抢劫,不要死亡”,这些标语显示着大家的心声。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小朋友,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诉求:“拒绝暴力”。 这次活动的直接导火索是奥克兰华人少年公交遇袭一案。6月28日,在奥克兰Pakuranga公交车上,一名39岁女子种族辱骂一名16岁的华人男孩Jason,打掉了他数颗牙齿。 此事在新西兰华人社区引起轰动,而新西兰本地媒体的不积极报道和公交公司的不作为寒了所有华人的心。 100多

By 发现新西兰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