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1/4新西兰人面临生育问题,寻求精子/卵子捐助者数量增加,华人讲述亲身体验

约1/4新西兰人面临生育问题,寻求精子/卵子捐助者数量增加,华人讲述亲身体验
Ruby Tan在新西兰等待三年后找到适合的精子捐助者,如愿成为母亲。 Photo: supplied

在新西兰,许多人因为生育问题开始寻求通过捐助者怀孕。

非盈利组织Fertility New Zealand首席执行官Lydia Hemingway表示,约四分之一的新西兰人将面临生育问题,包括寻找卵子或精子捐助者。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需要精子或卵子的人一直比捐助者要多,而且等待名单很长。

“新西兰是发达国家中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卵子和精子的捐助情况也不例外。” Hemingway说。

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Fertility Associates)在新西兰有6家诊所,以及一个中央精子和卵子银行。该协会医疗总监Andrew Murray表示,患者等待适合捐助者的时间最少也要18个月。

“目前IVF(试管受精,即精子和卵子在试管结合后再放入子宫)精子捐助者的等待时间大约为18个月。对于IUI(子宫内受精,即医生将精子放入子宫内受孕),我们需要大量速度更快的精子,这个的等待时间是三年。” Murray表示, “对于卵子捐助者,目前的等待时间是18到24个月。”

数年的等待时间让许多人望而却步。而为了尽快成为母亲,有华人尝试飞往海外寻求适合的捐助者。

为了成为母亲,华人女子曾两次飞往澳洲寻找精子捐助者

Ruby Tan的儿子如今已经2岁半,而为了成为母亲,她就曾飞到澳大利亚寻求精子捐助者。

“快三十岁时我特别想要孩子,于是在29岁时去了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做咨询,当时就被告知要等三年。” Tan表示,因为身体因素,她想要尽快怀孕,于是两次飞到澳大利亚,希望尽快找到捐助者。

“澳大利亚精子捐助者更多,加上一些州允许从海外精子库引进精子、卵子,所以不用排队。” Tan表示,”而且通过澳大利亚(生育诊所)还可以查看到捐助者更多个人信息,包括(对方的)声音、照片等。”

Tan表示,她在澳大利亚做了两次IUI宫内受孕,但因为求子心切,加上往返澳新两国奔波劳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受孕。而就在她心灰意冷时,她收到了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发来的好消息,等候三年后她终于等到了适合的捐助者,最终通过 IVF试管婴儿成为了一名母亲。

2021年5月,Tan的儿子出生。她和伴侣以及家人都非常喜爱这个孩子。

“我们双方父母都很支持,都很喜欢这个孩子。我们一开始也有顾虑,后来他们(父母)完全理解。” Tan表示,”非常感谢捐助者的帮助,让我们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庭,或许只有当你真正(把孩子)抱在手里那一刻,才能深刻体会到(孩子的)来之不易。”

Tan表示,她和伴侣都属于LGBT群体,身边同样情况的朋友大多也是等了三年才等到适合的捐助者。

“(新西兰)捐助者少,很多人排了太久决定不怀了,或者是身体不允许了。” Tan表示,她周围也有许多单亲妈妈希望通过捐助者怀孕,但排队等候捐助者的时间长也成为大家共同面对的问题。

Ruby Tan takes a photo of her 2 years old son, who was conceived through a sperm donor.
Ruby Tan的儿子如今已经2岁多,她非常感谢捐助者的帮助让她成为一名母亲。 Photo: supplied

和Tan一样,奥克兰华人女子 Demi Yao也决定通过辅助生育技术成为一名母亲。今年9月,她通过奥克兰一家生殖医学诊所进行了冻卵手术。

Yao表示,冻卵的成功率其实并不高,但她觉得这是一种有备无患的选择。

“譬如我冻了14颗卵子,解冻后可能就五六颗存活,(这些卵子)再去和精子结合,最终成功率真的不高。” Yao表示, “而且做冻卵手术不便宜,做下来大概1.1万纽元,要是(受精卵结合)不成功,这钱最后就是打水漂了,但还是要尝试一下。”

Yao表示,她在准备做冻卵手术前,医生就询问她是否要加入”捐助者等待名单”。

“现在的等待周期大概就是三年,医生说伴随着等待,可能时间轴还会被拉得越长。医生说现在新西兰单身女性,(把医生的原话)翻译成中文是’去父生子’ 的人越来越多了,于是开始寻求捐助者,使得等待周期越来越长。” Yao表示,虽然等待时间长,并且最后可能不一定怀孕成功,但她觉得新西兰为女性的生育自由提供了很好的支持。

“三年时间对我来说不算长,但如果等不及,可以选择去美国或者欧洲其他国家找捐助者。” Yao表示,”我身边就有朋友计划要三个孩子,但新西兰排队等捐助者的时间太长,完成(三个孩子计划)大概需要8到10年,但她说她如果去美国做(试管婴儿),第一次就可以要两个(孩子),五年之内她就可以生完三个孩子。”

白种人捐助者最多,医疗人士解析捐助者不足原因

Fertility Plus是新西兰的官方生育诊所,接收新西兰人捐助的精子、卵子以及受精卵胚胎。该机构医疗主任 Cindy Farquhar介绍,新西兰捐助者不足的问题已持续多年。

“我们人口基数较小,但寻求精子或卵子捐助者的人数不断增加,包括单身女性以及希望创建家庭的同性伴侣,”她说。

除了需求的增加, Farquhar 认为新西兰严格的法规也成为导致捐助者数量不足的原因之一,”我们不允许通过经济手段对他们的捐献支付报酬。另一方面,捐助者不能匿名,当捐助所生的孩子年满18周岁时,他们可以寻找自己的生父或生母是谁。”

“这是我们法律非常重要的部分,它保护了捐助所生者的福祉,但这对于捐助者来说或许有些令人畏惧。”

Farquhar特别提到,根据新西兰2004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法】(HART法案),所有捐助者捐助所生的孩子都有权知道他们的生物学上的捐助者(父亲或母亲)是谁,包括父母要告知孩子他们是通过捐助者捐助而出生的。

“对于孩子到18岁时(有可能)联系他们,捐助者也要保持开放态度–捐助者(对孩子)没有法律责任,但应保持开放,愿意(与孩子)进行对话。” Farquhar表示。

Dr Andrew Murray , Fertility Associates Group Medical Director
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医疗总监Andrew Murray。 Photo: supplied

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医疗总监Andrew Murray说,在新西兰向捐助者支付报酬属于违法行为,捐助者对捐助所生后代要保持可识别性。再加上新西兰诊所不允许从海外精子卵子库引进精子或卵子,这种种原因都导致精子和卵子供不应求,等待名单过长。

“我们一直在努力地招募新的捐助者,并积极游说议员改变有关捐助者经济补偿的法律,以使之更准确地反应社会的需求。” Murray表示。

Murray还提到,据估计,目前协会10%的生育治疗,针对的都是需要精子捐赠的女性。

“由于社会和人口因素,女性生育孩子的时间开始变晚,许多女性也想要在找到伴侣前就有自己的孩子,” Murray表示。”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同性伴侣希望成为父母。”

过去三年 Fertility Plus大约接收了60名精子捐助者和50名卵子捐助者,这一数字包括诊所招募的捐助者以及已知捐助者,即受捐者的朋友或家人。

“60%的精子捐助者是已知捐助者,40%是诊所招募的。” Farquhar表示,”Fertility Plus 所见到的卵子捐助者中,只有15%是诊所招募,其余85%是受助者的朋友或家人。”

此外,Fertility Plus还提供了捐助者年龄和族裔的统计。从年龄上看,诊所招募的精子捐助者的年龄为20岁-45岁,而卵子捐助者年龄则为20岁-35岁。

“在与受捐者和捐助者进行恰当的医疗咨询后,已知捐助者的年龄可能会更大。” Farquhar表示。

从捐助者族裔来看,白种人( Caucasian )所占比例最大。

“在过去三年,我们58% 的精子捐助者是白种人,33%是亚裔,4.5%是毛利人,4.5%是太平洋岛裔。” Farquhar表示, “我们的卵子捐献者中73%是白种人,14%是亚裔,8%是毛利人,5%是太平洋岛裔。”

单身女性通过网络寻找捐助者,专家警告存在风险

根据RNZ此前的报道,因为不愿等待太久,一些新西兰的单身女性开始转向Facebook群组、专门的网站和论坛寻求帮助。

Ruby Tan表示,她此前也加入过Facebook群组,但发现通过网络寻找捐助者并不安全。

“感觉网络上找捐助者非常不靠谱,诊所的捐助者都是经过专业的健康评估的,毕竟怀孕是一辈子的事情,万一(网络上找的捐助者)隐瞒疾病史,孩子生出来不好,有畸形怎么办?” Tan表示。

Murray表示,捐助者等待名单让许多绝望的女性转而向社交媒体寻求精子捐助者,但这样的行为有很多风险。

“首先,对于这些(进行捐助的)男性可以向多少女性进行捐助,没有任何管控。这可能导致捐助者的后代们以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伴侣。” Murray表示, “如果没有进行充分的筛查,也有捐助者感染受捐者的风险。”

Murray表示,新西兰生殖医学协会听说过一些 “Facebook捐助者” 坚持进行 “自然授精”,也就是和受捐者发生关系的案例,这也是对这些男性的真实动机的提醒。

Murray表示,”在这些约定中,捐助者和受捐者双方都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这意味着受捐者可能会面临捐助者夺取父母权益的情况,或者捐助者可能被要求承担孩子的部分抚养费。”

Murray还表示,受捐者无法从捐助者那里得到详细的医疗历史也是问题,譬如捐助者可能有会被遗传的基因问题。

“通过诊所(寻求捐助者),相应的医疗历史记录会被收集,基因筛查、感染筛查会被安排,并为所有涉及方提供咨询。” Murray补充道。

Farquhar介绍,Fertility Plus对捐助者是否符合条件就有一整套的评定标准,包括捐助者必须是新西兰居民。

“卵子捐助者年龄在20岁至35岁,精子捐助者为20岁至45岁,” Farquhar称。”捐助者必须不吸烟、不吸毒、不滥用酒精。不是遗传性疾病的携带者。并且需要能够多次前来诊所,进行关于医疗史和家族史的医疗讨论、咨询和手术。”

“精子捐助者,需要提供6至10份精液样本。而卵子捐助者,则需要自己进行10至12天的激素注射,随后进行全日手术来采集她们的卵子。”

Murray还特别提到,受帮者寻找捐助者其实并非大家想象的”类似购物”。

“新西兰的捐助者是出于利他主义,他们是想帮助别人成为父母,” Murray表示。”精子捐助者通常是还没有找到伴侣的单身男性,但仍然想传递自己的基因。其他一些情况,他们可能是有自己家庭的男性,但想要帮助他人。卵子捐献者的情况通常是那些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想要帮助他人的女性。”

“受助者和捐献者都需要填写关于自己的资料,包括体貌特征、动机、性格类型等。所有相关方除了进行医疗检查之外,还会接受详细的咨询。” Murray补充道,”当排到等待名单最前面时,受捐者会收到几个匹配过的捐助者资料供查看。如果愿意,有时捐助者和受捐者还可以选择见面。一旦所有相关方都同意继续,治疗就可以开始。”

Fertility New Zealand首席执行官Lydia Hemingway说,每个人都有创造他们梦想中的家庭的权利。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捐助者能献出这一非凡的礼物。” Hemingway说。

* 本文首发于RNZ中文,作者:Duoya Lu,根据授权转载。

Read more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拿到新西兰PR后,华人夫妇双双辞职,回中国生娃:“想让孩子有选择”

“在国外生孩子”曾经是很多孕妈妈的愿望,让孩子一出生就拥有发达国家的护照。 而现在,却有一些海外华人选择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回中国生娃,入中国籍。 今天,“发现新西兰”记者采访了新西兰一位华人孕妈妈Lucy,她分享了自己回国生娃的心路历程。 01 从犹豫不决到坚定回国 2017年,Lucy到新西兰读研,毕业以后工作、拿PR,就这么留下来了。 后来,她遇到了人生伴侣,今年年初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有新西兰PR,如果孩子出生在这里,就默认是新西兰国籍。 Lucy和老公一开始就考虑过回中国生孩子,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两人都在新西兰有工作和稳定的生活。 直到产检的时候,他们得知怀的是双胞胎,终于下定决定:一起辞职,回国生娃。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都是在新西兰医院生的孩子,所以我说要回国生娃的时候,很多人质疑,表示不理解。”Lucy说。 但两人毅然辞掉工作,处理好在新西兰的事情后,今年5月,他们登上飞机,飞回了Lucy的老家吉林长春。 此时她怀孕15周。 虽然这个选择看起来“反常规”,但对她和老公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因为他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 02 “在

By 发现新西兰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遭遇百万债务,华人家庭信托被击穿!律师:这个关键操作不能忽略

新西兰是一个资产相当透明化的国家。无需花太大成本,你就能在网上查到别人名下的房产、公司、甚至在哪家银行贷了款等等。 但俗话说财不露白,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样透明的情况下经商或投资时,我们的资产也很可能被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如何保障好自己的财产,成为了每个人的必修课。 01 家庭信托 家庭信托作为一种财产保全的方式,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私密性”。 和公司的详细信息是公开的不同,家庭信托的信息并不对外公布,外人无法知道你名下是否有家庭信托。 当个人把资产放进家庭信托后,这些资产便不再在其名下,所以如果真的经历困境时,家庭信托能够保护资产不会被拿出去抵债,从而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 M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君尊律师介绍,关于什么时候成立信托,其实也很关键。 成立家庭信托的时候,信托资产落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一旦有所疏忽,家庭信托很可能就没办法实现保护财产的功能了。 举个例子,A先生十年前在奥克兰买一套290万纽币的房子,其中自己出了100万首付,剩下190万从银行贷款,整套房子都买在了家庭信托名下。十年后,这套房子已经涨到了490万纽币,而此时A先生的生意上却遇到些麻烦,需

By 汪君尊律师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敢去看病了”,新西兰家庭医生费用暴涨到$70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上一次去看家庭医生时的诊金是多少? 近日有网友发帖吐槽说自己刚收到家医提价邮件,让网友大呼震惊。 家医诊费暴涨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我们的卫生系统到底怎么回事了???”。 里面提到,网友的家医诊金目前已经升到$69一次,每半年的定期更新处方都要掏$69,真的是生不起病了。 有网友回复说:“这算好了,我要更新处方,本来的家医近3个月都被约满了,在同一家诊所的另一个门诊电话约了另一个医生,通话短短6分钟,只是开了原来的处方而已,就搜了我80刀,那次之后我马上去找了家更便宜的。” 还有网友说:“这意味着你的家医的补贴变了,最近好像挺常见的,我的家医诊费本来是19.5刀,现在变成了65刀。” 有本地媒体也报道,称基督城部分家医每次诊金要$70,上涨幅度之大让许多处于“贫困线”的病人感到担忧。 报道提到,上个月全科医生拒绝了新西兰卫生部提出的将“人头费”上调4%的提议,称诊所需要将患者费用涨7.7%才跟得上通胀步伐。 在此期间,部分家医开始提价。新西兰全科医生协会主席Bryan Betty表示,每一届政府都承诺医改,但至今都未见动静,患者需要付更多钱便是因

By 新西兰生活快讯
如何在新西兰寻找实习工作岗位?

如何在新西兰寻找实习工作岗位?

从新西兰的学校毕业,却不知道如何进入职场?或者是在学习的同时,想尽早接触真正的工作环境?新西兰有不少的公司能够提供实习岗位,并且一份好的实习机会,不仅可以教会你很多的东西,得到一封好的推荐信,更有可能由于你的出色表现,让实习的雇主直接给你发一份正式工作的邀约。然而,在新西兰找实习工作却并不容易。本文会给出一些关于如何做好准备工作,如何找到实习工作以及如何把握住机会的建议。 制作简历 在寻找实习工作以前,一定要先制作好简历,这样有利于迅速把握住招聘网站上的出现的实习机会。简历一定要标准化、职业化,而且里面的英语语法不要有错误,不要出现 Chinglish 的成分在其中。 如果写不出满意的简历,很多新西兰的学校都设有就业指导的人员,负责提供实习信息、提供建议、也可以适度的帮助你修改简历和求职信。 另外,简历需要匹配你所求职的岗位,不要“一份简历走天涯”,那几乎可以宣告你的所有实习申请都会失败。 如果没有任何工作经验,那么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积累相关工作经验。别看实习岗位可能没有工资,但大公司的很多实习职位竞争激烈,没有工作经验很难被录用。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先做一些志愿工作或比较

By KANNZ